分享

有人說,愛情是兩個人的事;有人說,愛情是一個人的事……都對,也都不對。

愛情走到盡頭,卻是兩個人的責任。不同的只是輕重之分……不同的只是: 到底是誰先轉身,愛上別人…..

  

在我的感情裏,卻不是用這個就能說得清,也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不過,不管過程是什麼樣,結局都一樣。

我放棄……但是,我不再躲在角落裏哭泣,不再獨自悲傷的舔食自己的傷口。

我把這些,都當作一場夢,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夢囈而已……醒來後,都會過去。地球還在轉,日子也依然……

我不能因為失去了誰就不活,也不會因為失去了誰就不能活。這些傷口,終會成疤;這些痛楚,終會散去。

而我,在若干個日子以後,會昂著頭直視陽光。還有,上揚的嘴角…

 

對愛情,我的腳步始終太慢。而時間,卻總是流得太快……

對他,我拼了命的追隨,他的微笑和溫度依稀可見。可是,卻仍然趕不上地老和天荒…… 

 

我說, 我要一個人生活。雖然孤單,雖然寂寞,卻甘之如飴。那會是自在的吧?

就像這些野地裏的蘆葦,在空曠的藍天下,借著風,自在的搖擺…… 

也曾想過,要為了愛情永無盡頭的付出,永無怨言的追隨,可是……

等年華盡耗,等繁花滿地,我終究也會成為一堆灰燼……

 

於是,在春天花開滿地的時候,我說,我要離開。你不挽留。你早說過,我們都只是無根的浮萍,總也漂著……

我倔強的咬緊嘴唇忍著淚水,在心裏對自己說:一個人來的,就要一個人走……

 

可是,心仍未死,愛也還在。在夏日的黃昏裏,我孤身只影,心裏還有期望……

時而還眩暈,誤以為幸福還在身邊,未走遠。我在記憶裏擁抱你,而你並不回應……

若是兩個人的思念,會很長…因為,思念會用記憶的線織成溫暖的圍巾,始終纏繞著我們,不會遠離,不會分開。

 

當撕裂了心裏一切自欺欺人的幌子,我崩潰了。恍惚中,你的言語還在耳畔回蕩~ “你真的很好,你真的很好……”

如果我真的很好,你為什麼?為什麼不要??

 

我在酒吧裏買醉,借著昏暗的燈光和震耳欲聾的鼓聲放聲哭喊……這樣尷尬的境地,要進還是要退?

冰冷的水嘩嘩的~~ 澆醒醉酒的同時澆醒我的心。我的心跟我說:寶貝,哭了就好了,這些,都會過去的……

你們可能相愛過 你們也可能喜歡著彼此但是 為了什麼原因你們沒能在一起?也許他為了朋友之間的義氣 不能追你也許為了顧及家人的意見 你們沒有在一起也許為了出國深造 他沒有要你等他也許你們相遇太早 還不懂得珍惜對方也許你們相遇太晚 你們身邊已經有了另一個人也許你回頭太遲 對方已不再等待也許你們彼此在捉摸對...

網海中一次不經意的點擊,遇上了網那邊你,彷彿就在轉瞬即逝的一霎那,注定了我們一生難捨難分的情意,冥冥之中有一種久違的期盼在靜靜的等待。網這岸的我問:網的彼岸你一切都還好嗎? 也許我只能做一個知你懂你卻不能擁有你的紅顏也許我只能做一個想你疼你卻不能愛你的知己猶如相思積澱在心那就是距離帶來的美...

一對年輕的夫婦正在所租的小套房裡為著添購新家具的事情而鬧彆扭,女的口才犀利,男的剛毅木納。過沒多久,作老公的就已處於挨轟的態勢。不一會兒,兩個人都嚷得精疲力盡,說不出話來,這時前幾分鐘一直被迫採低姿態的先生忽然開口了,他感慨地對他所愛的老婆說:「老婆,就算妳講得全都對,但為了辯贏我,而毀掉一整個晚上...

你相信「Mr. Right」存在,還是「Mr.Rights」存在?也就是說理想的伴侶真的就那麼一個嗎?還是有很多個呢?往往許多人在抉擇伴侶時,容易東想西想,不知所措,就是因為害怕一時做錯決定,看錯人,造成終生的遺憾。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蕭伯納說:「此時此刻在地球上,約有兩萬個人適合當你的人生伴侶,就看你...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