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中專畢業後開了個攝像工作室,沒想到開張第一天,就迎來了一個特殊的顧客。
  
這顧客是個小男孩兒,八九歲的樣子,穿得土里土氣的,他低著頭進來,搓了搓手,輕輕地問:“叔叔,你是管錄像的嗎?”我點了點頭:“是呀!你想給誰錄?”

男孩兒沒回答,紅著臉接著問:“要多少錢?”我答道:“200元,可以錄60分鐘。”

男孩兒掰著小手演算一番,怯怯地問:“我錄50塊錢的,一刻鐘,行嗎?”我哭笑不得,便沒好氣地說:“不行不行!哪有錄這麼短的?”

男孩兒呆呆地看著我,突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他一邊哭,一邊說:“我爸爸,他……要死了。”   

我心中一顫,問:“你是想給你爸爸錄像?” 男孩兒點了點頭,懇切地說:“叔叔,求求你,就給我爸爸錄錄吧,他的病太重了。”   

我給男孩兒擦了擦臉上的淚珠,鼻子酸酸的。我也是在男孩兒這麼大的時候失去了父親,因為窮,父親連張照片都沒能留下……我被這個孩子的孝心
  

感動了。於是,我背上攝像機,來到男孩兒的家。一看,我呆住了。這屋子真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唯一值錢一點兒的東西恐怕就是櫃子上那台電視機了。

男孩兒的父親倚在被垛上,骨瘦如柴,努力瞪大眼睛,打量著我。我呆呆地看著他,同情之心油然而生。  

“叔叔,可以開始了嗎?”   我匆忙把工具包打開,掏出攝像機,把鏡頭對準這對不幸的父子。  

“我爸爸不會說話了。” 男孩兒一邊很熟練地給父親輕輕擦身,一邊對我說,“他……他的病太嚴重了……我們沒錢治了……嗚嗚…… ”  

孩子的哭聲打動了我,我的眼睛模糊了,拿著攝像機的手不停地打戰。我努力調整自己的狀態,我要把這感人的時刻,記錄下來。  

當我擦乾眼淚,再次將鏡頭對准他們的時候,男孩兒正用小嘴親著爸爸的臉,抽泣著說:“媽媽又出去借錢了……我希望有好心人……幫幫我們……我爸爸是好人……”

男孩兒張開雙臂,費力地抱著爸爸的身子,往被垛上靠靠,然後端著水盆下了床,來到我面前,感激地說:“叔叔,謝謝你,已經夠一刻鐘了。”   

我沒有停下來,我把鏡頭定格在了孩子父親的臉上,那是一張憔悴但慈祥的臉,我要讓男孩兒不再有我的遺憾,我要讓男孩兒不管過去多少年,都可以看到爸爸的臉……   

第二天, 男孩兒來取光盤,皺著眉頭翻看了一下,疑惑地問:“可、可這怎麼在電視上放出來?”我笑著回答:“要用VCD才可以。”

男孩兒顯然有點兒迷惑,他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問我:“叔叔,那你能不能幫我放一下?”   

我突然想起他家只有一台電視機,便毫不猶豫地抱著VCD,再次和男孩兒來到他家。  

當電視裡出現爸爸和男孩兒的圖像時,男孩兒激動得蹦了起來。看著孩子開心的樣子,我為自己完成了孩子的心願而非常欣慰。

男孩兒開心地笑了一陣,跳上床指著電視說:“爸爸,你看,你也上電視了。”爸爸看著電視裡的畫面,艱難地露出了笑容。

男孩兒又跳下床來,緊緊拉住我的手,哭了:“謝謝叔叔,我爸爸也上電視了……上電視的病人就可以有捐款了……我爸爸這回有救了…… ”   

我的腦袋嗡的一下,眼淚止不住地流了出來,我這時才明白了孩子的用意……
  






出處來源:http://www.puresky.org/

那個人迎面而來,你給了他一個微笑,他卻對你視而不見。就算你不是個多心的人,也知道他不喜歡你。這種時候,你只能再給自己一個微笑。如果他喜歡你,你應該覺得無所謂,因為那往往是他的問題,不是你的。一個人喜歡或不喜歡另一個人的理由都純屬個人,所以,誰也沒有義務去承擔誰的負面情緒。而你如果因為他的冷漠也不喜歡...

對你來說,他曾經是十分重要的人,但是,後來他離開你了。你試圖挽留他的腳步,不成;你失控地向他哭喊,沒用;你把一顆血淋淋的心掏出來給他看,他說饒了我吧。全世界都知道你很難過,但你究竟要這樣發狂到幾時?其實,親愛的,你弄錯了,不是他要離開你,而是你要離開。因為他在你生命裡的階段性任務已經告一段落,現在...

你總是說:等到我以後如何如何,我就可以如何如何......。那個「如何如何」,是你對「幸福」的畫面。但是,一旦你真的可以如何如何時,你又會預設下一個幸福的畫面。如此,你一再憧憬著遠方的幸福,卻沒看見此刻的甜美。你要的幸福其實不在於下一個階段,而在於每一個階段。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幸福。例如,單身時就獨...

看不見他,你擔心他沒有在想你 看見了他,你又怨惱他的表現不如你預期。你總是抽絲剝繭著他的某一句似乎不太中聽的言語。你總是在顯微鏡下解剖著他的某一個似乎不怎麼樣在意你的表情。親愛的,確定你是在談戀愛嗎?如此患得失,倒像是在進行一場緊張兮兮的保密防諜任務呢。愛情原本應該讓你感到甜美與豐盈,如果對你來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