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年,
她終於決定逃離嗜賭成性的先生,
北部的舊家打包,
帶著三名子女風塵僕僕地下到南部避開先生與債權人的糾纏。

接下來的每天,
她清晨三點半就起床,
騎著從鄰居那要到的破爛二手腳踏車,
到市場採購當天需要的菜色,
回家仔細地配料捲成漂亮可口的壽司,
再趁年輕人趕著上學和上班的時間,到公車站前擺攤叫賣。 

賣完早餐回到家,兩個孩子已經到學校去。

她拿出一塊塊布料按工廠要求裁製成需要的樣式,
這樣忙沒幾個小時,到快中午時,
她得頂著豔陽或大雨將存放在冰箱裡的第二批壽司,
帶到某個熱鬧的街頭一面躲警察、一面叫賣。 

賣完午餐,
她再回家裡趕製更多的成衣直到四點多,
她簡單地為孩子們準備好晚餐擱在餐桌上,
自己再胡亂塞些東西果腹後,
又騎車到一家不怎麼近的公司裡打卡,
搖身一變成為清潔婦,匆匆忙忙地在各個樓層間打掃清理。

晚上十點她回到家,孩子們已經該休息。
她得相當努力才能維持自己母親的身份,
溫和地喚他們上床睡覺,
將所有因為疲憊、虛脫、怨懟、悲傷而幾乎要湧出雙眼的淚水吞回肚裡。

這樣一天硬撐過一天,
幾年後她終於存下一筆錢,
便不再賣那最耗費她體力的壽司,也推辭了成衣加工
白天到附近一家花店賣花,晚上仍當她的清潔婦。
又過了一兩年,朋友將花店頂讓給她,
她乾脆也不做清潔婦了,專心地經營起她的花店。

漸漸地,她的花店生意愈做愈好,
口碑比朋友經營時還響亮,
她的生活獲得更多改善,
孩子們靠著她的犧牲,
個個高學歷、成就非凡。
逢人問起她如何將自己的一生推到如此的顛峰時,
她總是聲淚俱下,提起所有的孤獨坎坷,
認為沒人能比她更為淒慘,這一切都是靠自己掙來的。 

表面上為自己驕傲,內心裡卻難過無比
──
這麼一條孤單漫長的路,竟然沒人曾拉她一把。 

50歲這年,孩子們為她辦了一個很特別的慶生會。

她在花店裡忙了一整天,
疲憊不堪,走進客廳,
屋子裡的歡呼聲幾乎要掀了她的房子。
她定睛一看,全是過去20年來的老朋友,
他們之中很多人或先或後,都到了不同的地方發展,
為著她的慶生會,還特地大老遠趕回來。

提起當年往事,
那送給她二手腳踏車的鄰居,
因為放心不下她每天都得騎車,
在當鄰居的幾年,定期幫她維修
──
她記起來,多虧他,
別人腳踏車是愈騎舊,她的卻是愈騎愈新,
全由鄰居自己掏腰包幫她換裝零件

一位婦人靜靜地坐在客廳的角落,
含著意味深長的淚水向她微笑
──
她記起這位心軟的鄰居,
在早些年自己忙到沒時間做晚餐時,
她曾每晚定時出現,
無論如何拉她到她家去吃東西,
還要她打包回去給孩子吃。

她有些訝異地,看著屋裡一位位老朋友,
有的人曾送她孩子衣物,持續好幾年。
有的曾免費幫她修理家電用品,從來不拿零件或維修費;
有的曾在她病中分著接手所有的工作;
有的曾自告奮勇,在孩子最需要有人訂正作業時,每晚到家裡來教她孩子
……

這些人來來去去,時代久遠,她幾乎都忘了曾有這些人存在。
她轉向她三個珍貴又貼心的孩子,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
她的成功從來不是單靠自己,
她的辛苦不曾孤單,太多人都幫她分擔過,

有些傷口,時間久了就會慢慢長好;有些委屈,受過了想通了也就釋然了;有些傷痛,忍過了疼久了也成習慣了。然而卻在很多孤獨的瞬間,又重新湧上心頭。其實,有些藏在心底的話,並不是故意​​要去隱瞞,只是,並不是所有的疼痛,都可以吶喊。 ...

愛情如果不落到穿衣、吃飯、睡覺、數錢這些實實在在的生活中去,是不會長久的。真正的愛情,就是不緊張,就是可以在他面前無所顧忌地打嗝、放屁、挖耳朵、流鼻涕;真正愛你的人,就是那個你可以不洗臉、不梳頭、不化妝見到的那個人。 ...

起床了,一句早安有多好。天冷自覺的加衣。感冒時主動吃藥喝熱水。覺得寂寞了,抱抱自己。覺得累了,休息休息。卻發現原來這些瑣碎,自己幾乎沒有認真施予自己。給自己一個機會,好好愛這個世上唯一的自己。 ...

好男人的浪漫,是風雨無阻的接送你上下班,是悄悄而從不解釋的往你皮夾裡塞錢,是你生病時拿著藥丸和水虎視眈眈看你吞下去,是吃飯時不用問卻能點滿一桌你愛吃的東西,是晚上睡覺時悄悄幫你蓋好被子。不用甜言蜜語和賭咒發誓。好男人不用開口,就可以浪漫滿屋。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