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週後,我和丁宇把結婚證書換成了離婚證書。 
走出法院的大門,我一時有些暈眩,仿佛一切都不是真的。
天氣晴朗,空氣中,也瀰漫著一股異樣的味道。壓的厚重的烏雲似乎沉甸甸地壓在了心上。
我們都沒有說話。還是丁宇先開口:“走吧,回去把東西收拾一下,等他來接你。”
我聽了無話,全身卻空蕩蕩的,有種很強烈的失落。我想哭,是一種突然間的情緒。直到現在,這一切恍然如夢,而我竟不知身在何方。
回到那共同生活過的屋裏,我便收拾著自己的衣物。我想把存摺給丁宇留下,卻被他拒絕了。
外面,響起了急促的喇叭聲。
許勇來了。
我步到門口,深吸了一口氣,閉上了雙眼。這屋裏曾那樣熟悉的味道將從此陌生,而我的心情卻紛亂如麻,不知從何整理。
忽然,丁宇叫住我,遞給我一個盒子。我詢問的看者他,沒有接。他的表情又現出了往日那種急促:“這……這是送給你的。就算是個紀念吧!”
“謝謝!”我想打開,被他止住了。
“別看了,走了再看吧。或者,永遠別打開了。”
我又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望了一眼窗外,天氣陰沉的可怕。雖然才下午五點多,卻已然如黑夜降臨。
懸挂的電燈莫名的搖晃起來,接著便熄滅了數秒鐘。我無緣無故打了個寒噤。
屋外喇叭聲又響起了。
燈又滅了。
忽明忽暗幾次後,燈泡掙扎著送來一次光明之後,徹底滅了。就在那一霎,我竟看見了丁宇臉頰上垂落的眼淚。
房屋劇烈的抖動起來。
一切是那麼突如其來。
僅僅是沉默了幾秒,屋外便如炸鍋般,人聲鼎沸,各種雜亂無章將我的驚恐推上了極致。
天花板上的墻皮簌簌地掉了下來。房屋的抖動更劇烈了。
我感到世界末日的來臨。
一雙有力的臂膀緊緊抱住我,低沉而鎮定的聲音響在耳邊:“小冉,別怕,我保護你出去,然後趕緊坐他的車走!”
就在說話的同時,屋外依稀傳來汽車發動聲。丁宇護著我,摸索著打開門,我大聲叫道:“許勇!許勇!”
沒有人回答。
房屋的抖動讓我已經站立不住了,許勇竟然不顧我而先行逃生更讓我全身冰冷,滿心都是被欺騙的絕望。
“喀喇”一生巨響,幾乎同一時間,我被丁宇用力推到一邊。黑暗中,一個重物壓在了我的腿上,劇痛下的我大叫了起來。接著便聽到丁宇悶哼的一聲。
我的恐懼支配了所有的思維,開始語無倫次:“那個混蛋!竟然先跑掉了!混蛋!”罵了半晌又一陣劇痛襲來,反而讓我從歇斯底里中清醒了過來。我試探著開始呼喚丁宇。
黑暗中,丁宇的聲音清晰地傳來:“我沒事。小冉,你有沒有怎麼樣?”
“我的腿被砸著了,動都動不了。”我的聲音裏已有了哭腔,“那個***蛋,居然先逃掉了,混帳東西!”
丁宇沒有回答,半天,嘆了一口氣:“現在別說這些沒有用的話了。好歹我總陪著惆 !倍倭碩?行?弈危?nbsp;“看來得等到明天才有人救我們出去,我的腿也被壓住了。”
這種地獄般的恐怖經歷我從未有過,疼痛和恐懼讓我已經無法正常思考了。
我覺得自己已經快崩潰了。
“小冉,丁宇叫我的時候聲音中仿佛有一點笑意:”還記得咱們結婚時,你問我的問題嗎?“
“……”
“你忘了?再好好想想啊。就是新婚之夜的時候。”丁宇的語氣還是那麼沉穩,我的心竟也安定了不少。雖然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在這種危急時候提到這件事,但我還是老實回答了。
“你說,明天的報紙上會不會登一則新聞,題目……題目就是……地震中夫妻徇情雙亡?”丁宇的聲線顫抖著。我一慌,焦急地問道:“丁宇,你沒事吧?”在這無邊無盡的黑暗中,只有他才能讓我覺得安心。
“我……我真的沒事,你……還擔心我嗎?……咳咳……”一陣劇烈的咳嗽之後,是長久的悄無聲息。情急之下,我拼命掙扎著身子,腿上的劇痛瞬間衝擊著大腦,我一下暈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悠然醒了過來。睜開眼,仍然是一片黑暗。恐懼如同一隻巨大的魔掌抓住我的身軀,我極度無助地大聲呼喚著丁宇。
良久,才聽到丁宇微弱的聲音:“小冉,我在……在這裡,你……你還好吧?”
我終於痛哭出來:“阿宇,我……我怕……”
“別哭,別哭啊!”丁宇有些慌張,“我……我會陪著你,你別……別哭……”聽著他強做鎮定的安慰我,我的心仿佛被撕了一個大口。
“真的,別哭了。我……我以前不是說過,不管多……多危險,我都會在……在你身邊……”丁宇的氣息越來越急促。
“阿宇,你別嚇我,別嚇我!嗚……”我泣不成聲。
丁宇沒有回答。
我慌了,心頭狂跳。
“咳……咳……小冉,我……好想……睡……”
我的淚水如泉涌般不止:“不要,阿宇,你要堅持住,千萬別睡著!”
“呵……呵,我……我不睡…我要陪……陪著你……到天亮……”丁宇的氣息微弱地似在空起中飄蕩。
一團火在我胸中燃燒起來,腦海中不斷出現以前我們相戀時和結婚後的場景。雖然總是那麼平淡,但現在我才發覺這種平淡竟是那麼真實和寶貴。我一直在自我悲哀,卻不明白自己所追求的幸福就孕育在這些平凡中。而我,直到這生死交關之時才發覺。
“小冉……我……好冷……,看來……我沒辦法……陪你了……”丁宇竟然還在自責!
“不!”我用盡力氣大叫:“我不許!阿宇,你說你要一直陪我的,我再也不會離開你,我想和你過完這輩子!你答應我啊!”
黑暗中,是無盡的沉默。冰冷的空氣裏溢滿了死亡的氣息。
“對……對不起,小冉,我……我失信了……”
巨大的悔恨瘋狂地噬咬著我的心,那種鑽入骨髓的痛楚讓我無出發泄,淚水卻無法停止。我這才知道,這個用生命來拯救我的男人,是那樣深沉地愛著我。然而,他的愛竟是用生命才讓我真正明白!
無盡的悲傷中丁宇似乎在自言自語,只是聲氣卻是極其微弱。
“如果……有一天……將……將要離開……這個世界,我希望……最後……的……歸宿……是在你……你的懷中,即使……即使……喝下……孟婆湯,我……我來生……還是……還是會……找到……”
任憑我如何大聲呼喚,卻再也聽不到丁宇的任何聲音。撕心裂肺的悔恨讓我徹底崩潰了。
冰涼透骨的寂暗裏,只有我無止無盡的悲傷。
不知過了多少個小時,我終於被人從殘垣斷壁中救了出來。
眼前,是我這一生永遠也不可能忘記的畫面。
一面坍塌的墻死死壓住了丁宇的大半個身子,只有左手臂和頭還在外面。在丁宇的身下,一大灘血漬早已變成褐色。丁宇的臉龐仍對著我躺倒的方向,挂著笑容,似乎正準備繼續安撫我的恐懼。蒼白如雕刻的臉上,是一雙永遠也睜不開了的雙眼。
我的胸口猶如被萬斤重錘擊中,一下子撲到他的旁邊,抱著他的頭,用盡了全身的氣力嘶喊道:“丁宇——”
聲音劃開了廢墟,卻換不回永遠沉睡的丁宇。
周圍的救護人員無不潸然淚下。


一個月後,當許勇手持鮮花出現在醫院時,被我當面把花仍到了他的臉上。病床邊,是一疊散落的文稿,是丁宇在工作之餘寫的一本《我愛我妻》,裏面,記述著我們自相戀以來所有的生活點滴。
我沒有罵許勇,我不想讓他卑劣的靈魂侮辱到我懷中的丁宇。
是的,我懷中的丁宇的——骨灰盒。
他說過,我的懷裏是他最後的歸宿。
我要他下輩子還能找到我。
淚水一滴一滴掉落在黑色的盒子上。那裏面,是我一生唯一的記憶。


{全完結}

2014年,從未流過淚。但是這個堅強的小男孩,讓我流淚了。 青草填肚 捕魚解饞 「棄兒」思親夜不眠     楊六斤:男,12歲。 在他六歲時,父親就去世了,母親帶著弟弟改嫁。隨後不久,爺爺奶奶相繼離世,7歲的楊六斤就成了孤兒。楊六斤獨自住在親戚提供的空房子裡,一個人生活。 楊六...

  如果你有幸看到了這篇文章,那將代表你真的是非常的幸運!因為在生活中,並不是只要努力就什麽都可以的,不只是你,我們都一樣,這篇文章是寫給那些正處於煩惱、迷茫中的人,看了這生命中無能為力的十件事後,相信你會懂得很多,放開很多,得到很多!真的!希望每個看到的人都能夠過得開心,幸福! 一.離你...

  【Part.1】A:你在哪裡?B:和女朋友逛街A:晚上出來喝酒吧B:晚上我答應她看電影了A:那算啦,今天挺難過想找人出來喝酒聊天,算了你忙吧。……B:你在哪裡?剛才女朋友的姐們來電話,說他們晚上有活動,我不去了,你在哪裡?我去找你。—&mdash...

    該愛一個什麼樣的人?在很遙遠的某一天,當我的孩子仰頭向我提出這個問題,我會微笑地回答他/ 她:去愛一個能夠給你正面能量的人。每個人的生活都一樣,細看是碎片,遠看是長河的時間中,間接地尋找著幸福,直接地尋找著能夠讓自己幸福的一切事物:物質、榮譽、成就、愛情、青春、陽光或者回...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