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兩個人每天面對面上班。她有時候會看著他走神兒。
他有張好看而略微頹廢的臉,看得多了,他會注意到她,便總是沖著她笑。
她低下頭,臉突然就紅了。很快,周圍的同事也窺測出她的心事來,
頻繁開起他倆的玩笑。一來二去,他和她竟真成了戀人。

他們都到了結婚的年齡。那天一起吃飯的時候,她猶豫著,提到了婚事
當時他愣了一下,沒有作答,半天才囁嚅著說,只怕……只怕以後,你跟著我會吃苦。

"不怕的。"她小聲說。

他不再說話,輕輕歎了口氣,在她看來,他算是答應了。

回到家,她把兩人的事告訴父母,遭到強烈反對。父親和他們是一個單位的,
對他的印象不好,一直就反對他們交往。理由是,他是不上進的男人,懶散,
沒事業心,還跟外面社會上一些不務正業的年輕人來往,女人跟了他以後,
以後絕對沒有好日子過。尤其現在,工廠效益每況愈下,有能力的人都自己出去單幹,
而他還在流水線上混著,一個月只有幾百塊錢。這樣的男人,沒前途的。

不僅父母,當初開他們玩笑的同事中,和她關係走的近的,也反對她嫁他,
理由和父母一樣,說這樣的男人喜歡可以,絕對不能當丈夫。

她卻鐵了心一般,不管誰勸,就是一句話:我就要跟他。

父母失望至極,母親沖她嚷:你這是拿自己的幸福做賭注!

她擡起頭,斬釘截鐵:就算是不幸福,就算會輸,我也認了。

所有人的阻止都無濟於事,24歲,她嫁他為妻。租了套小房子,
從家裏搬了出去。這也似乎更證明了大家的猜測,他是她本命年的劫。

可事實....


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結婚後的他像換了個人似的,分外刻苦努力起來。
他先是離開半死不活的廠子,斷了外面那幫亂七八糟的朋友,去一家私企跑起業務。
開始時沒底薪,他又是外行,不知道走了多少彎路,費了多少心思,
總算艱難的在那家公司站住了腳。那一年,她看著他變得又黑又瘦,
大夏天頂著太陽走在快被曬化的柏油馬路上,汗都顧不上擦。
晚上幾乎沒有在10點之前回來過,
一回家,倒在床上,衣服不脫就睡著了。
一年後,他的工作走上正軌,業務提成漸漸多了起來,而她卻下崗了。
索性,他不讓她再出去工作了,安心呆在家裏,等著做母親。

孩子出生的時候,他做了業務經理,手裏有大把的客戶,
還在業餘時間重新學了英語和日語。
公司給他配了車,他們按揭買了新房,每個人都看見了他的大好前途。 ,

這時的她,因為生孩子胖了許多,又總不出門,穿衣服隨意起來,和他站在一起,
竟有種不相配的感覺。此時,當初替他擔憂過的人又開始有了新的擔憂,
擔心長著一對桃花眼的男人,會在這個時候離她而去。
這個年頭這樣的事,簡直就是數不勝數。

但這次,大家又看錯了他,在他人生和事業不斷攀升的日子裏,他愛她始終如一。
那愛,不知比戀愛時紮實了多少倍,是貼心貼肺的呵護。
從衣食住行的大事到心情喜好的小事,
他面面俱到,從來沒有忽略過。
從她坐月子起,每天晚上,都是他給她洗腳,這個習慣一直被他保留了下來。

他從來不隱瞞對她的感情,有時同時和朋友開玩笑說:什麼都換了,現在該換老婆了吧。
他搖頭,認真的說:這輩子,就是她了。

她的幸福,讓所有人無話可說。其實當初她也不確定會擁有這樣的幸福,
那時她只是愛這個男子,捨不得離開他。哪怕跟著他吃苦,像她說的,她認了。 ,

那天晚上,他又給她洗腳,溫暖在水中,他一如既往,把她的腳握在掌心。
她忽然笑著問:怎麼會對我這麼好?這個問題其實已經在她心裏存了很久,
她甚至還想問:如何會在就婚後,變了一個人?
只是覺得不妥,所以只問了這一句,半開玩笑的口吻。

他依舊蹲在她的面前,握著她的腳,擡起頭來,看了她片刻,然後認真的說:
因為當初,你拿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做賭注,要跟著我,
你是這個世界上唯一這樣信任我的人,我怎麼捨得讓你輸。

她看見,向來愛說愛笑的他,說完這句話,眼圈紅了。

作為男人,不能讓一個能把自己終身幸福都押在你身上的女人輸,
因為你輸不起,愛你的那個女人更輸不起!!

 

  撰文/李存昌.整理/K   近日春雨綿綿,悶熱的春夏時節來臨,常讓人汗如雨下。許多朋友也開始為了體味而苦惱,這揮之不去的味道,會讓人害怕正常的社交活動,產生不必要的心理負擔,頂漿腺切除術可以解決腋下多汗異味的困擾。     造成腋下異味的原因? 在人體中有...

台視、三立週日偶像劇「我的愛情不平凡」蔡黃汝撲倒楊一展,拍攝當天重感冒帶著低沉嗓音講情話誘惑他,呈現外表甜美漂亮,卻是聲音低八度的男聲狀態挑逗,讓大家狂笑,而蔡黃汝火力全開狂攻楊一展,他也大解放玩的比她還兇,蔡黃汝笑說:「原本我是餓虎撲他,結果反被撲」;對於主動,蔡黃汝表示自己很黏男友,最會做的事就...

當初那個擁有水汪汪大眼、惹人憐惜的紫薇格格,如今已褪變為處變不驚、靜如一池湖水的傾世皇妃。現在的她是如此強大,肩負著多重角色的重擔,她仍顯出一派輕鬆,無論是眼神,以及雙唇吐出的字字句句,平靜且沉穩,彷彿世上沒有任何事可以在她心上激起漣漪。這一路走來,練就了堅毅的心,也回歸了寧靜。 攜手《我可能不會愛...

在生活德國八年,友人問我,碰到的最大失敗與挫折是什麼?我想應該就是無法順利生第二個小孩。 潛意識不願生第二個孩子,但卻又因為生不出來而崩潰 懷恩典前,我就流過兩次產,後來他兩歲時,常用那會說話的雙眼問我:什麼時候要給他生一個弟弟或妹妹?有一回,他認真向耶穌禱告,那時我也還沒放棄,想再試試懷第二胎,...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