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婚姻的有效期限

有多少男人還愛著自己的妻子?

電視劇販賣給女人一個最不可能實現的希望,幫晚歸的男人陪女人。我相信九成以上的有過五年婚齡的男人(用不著熬到“七年之癢”),至今仍留在妻子身邊決不是因為愛情,而是因為道德、責任、事業、前途、輿論、財產、時間,或者沒有新目標等等,他們的“理由”成就了“愛情”。符合以上標準的男人用不著急赤白臉地申辯,說自己對妻子有多麼的忠貞不渝。你表現得情真意切,我會覺得你僥倖屬於那百分之十;你讓我覺得不順眼,我就只當是你妻子正在身邊,你是“有賊心沒賊膽”的口是心非。何況,你何必和我計較?你在意這樣的說法,只能說你做賊心虛。

愛情是有期限的

眾所周知,愛情是有期限的,沒有一秒鐘那麼短,也不會有一萬年那麼長。把現實的婚姻建築在抽象的愛情上,本就愚不可及,還想給它添加防腐劑嗎?在空氣中,愛情注定會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失去可人的外表,甚至變得面目可憎。

愛自己妻子的男人可能已經不多了,這標準不是他們是否離婚,不是有沒有外遇,而是愛的交流。遺憾的是,不愛妻子的男人卻仍在維持沒有愛情的婚姻,因為那是套在男人脖子上的該死的——責任。

要感激他們會被這樣那樣的理由束縛,仍舊給妻子一個偽裝的安穩。但也要恨他們,因為他們竟然以為自己的虛偽只是“善意的謊言”,他們還在給自己的欺騙塗脂抹粉。

倖存的忠貞男人應該驕傲,一輩子只愛一個女人,愛到老,愛到死,這已經是童話了。

三個月前,經過無數次跳槽過後,我落腳在一家外資公司打工。說實話,在這家公司工作還不到三個月時間,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我又動了跳槽的念頭。一有時間,我就抱著求職表在人才市場轉來轉去,渴望能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這天是星期天,得知我休息,一個春節打算回家的朋友託我幫她去車站買票。我答應了。本以為是小事一樁...

羅娜憑紮實的功底和溫婉的舉止進入了某知名企業。上班前一天,家人教導說:“職場險惡,該說就說,不該說的一句話不說。”羅娜記住了。新人中,除了羅娜還有艾小萌分在人事部,兩人受訓期間就已是朋友,彼此承諾互相照顧。開始也順利,羅娜負責社會保險,艾小萌負責員工培訓,辦公室多是女子,一到...

上帝創造蜜蜂的時候,為了使蜜蜂擁有一定的防禦能力,就特意為它設計了一根尾針。當它受到威脅的時候,就可以用尾針來反擊對手。有了尾針,蜜蜂感到非常得意。它想,有了這樣神奇的武器,我就不怕別的動物欺負了。於是飄飄然起來。有一次,蜜蜂在樹上的花蕊中採蜜,正巧松鼠從附近經過。蜜蜂非常生氣,它覺得松鼠打擾了自己...

一個男人,同時愛上兩個女人,他不知道自己愛她們哪個多一點。 有人教他:你遇上開心的事情,首先想到要告訴哪一個?你首先想到她,就是愛她多一點。 不!~這不是驗證愛情的唯一方法。 你悲傷的時候,你想跟哪一個一起?你首先想到她,才是愛她多一點。如果你開心和悲傷的時候,首先想...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