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婚姻的有效期限

有多少男人還愛著自己的妻子?

電視劇販賣給女人一個最不可能實現的希望,幫晚歸的男人陪女人。我相信九成以上的有過五年婚齡的男人(用不著熬到“七年之癢”),至今仍留在妻子身邊決不是因為愛情,而是因為道德、責任、事業、前途、輿論、財產、時間,或者沒有新目標等等,他們的“理由”成就了“愛情”。符合以上標準的男人用不著急赤白臉地申辯,說自己對妻子有多麼的忠貞不渝。你表現得情真意切,我會覺得你僥倖屬於那百分之十;你讓我覺得不順眼,我就只當是你妻子正在身邊,你是“有賊心沒賊膽”的口是心非。何況,你何必和我計較?你在意這樣的說法,只能說你做賊心虛。

愛情是有期限的

眾所周知,愛情是有期限的,沒有一秒鐘那麼短,也不會有一萬年那麼長。把現實的婚姻建築在抽象的愛情上,本就愚不可及,還想給它添加防腐劑嗎?在空氣中,愛情注定會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失去可人的外表,甚至變得面目可憎。

愛自己妻子的男人可能已經不多了,這標準不是他們是否離婚,不是有沒有外遇,而是愛的交流。遺憾的是,不愛妻子的男人卻仍在維持沒有愛情的婚姻,因為那是套在男人脖子上的該死的——責任。

要感激他們會被這樣那樣的理由束縛,仍舊給妻子一個偽裝的安穩。但也要恨他們,因為他們竟然以為自己的虛偽只是“善意的謊言”,他們還在給自己的欺騙塗脂抹粉。

倖存的忠貞男人應該驕傲,一輩子只愛一個女人,愛到老,愛到死,這已經是童話了。

有一個年輕人, 在路上與他在大學時期的教授巧遇, 老教授關心地殷殷詢問年輕人的近況。 年輕人經昔日的恩師這麼一問,彷如久旱逢甘霖一般, 將自己從離開學校,進入目前工作的公司之後, 所有遭遇的不順利情形, 一五一十地對老教授盡情傾訴。 老教授耐心地聽著年輕人的抱怨,好不容易等到年輕人告一段落, 老教授...

很久以前,有一個小男孩,他非常的自卑, 因為他的背上,有著兩道非常明顯的疤痕, 這兩道疤痕,就像是兩道暗紅色的裂痕,從他的頸子一直延伸到腰部, 上面佈滿了扭曲鮮紅的肌肉, 所以這個小男孩,非常非常的討厭他自己, 非常害怕換衣服,尤其是體育課。 當全部的小孩子都很高興的脫下又黏又不舒服的制服, 換上輕...

技師在退休時反復告誡自己的小徒弟:「無論在何時,你都要少說話,多做事,凡是靠勞動吃飯的人,都得有一手過硬的本領。」小徒弟聽了連連點頭。 十年後,小徒弟早已不再是徒弟了,他也成了技師。 有一天,他找到師傅,苦著臉說:「師傅,我一直都是按照您的方法做的,不管做什麼事,從不多說一句話,只知道埋頭苦幹,不但...

多年前的一場意外,使我由正常人一變而為暗啞殘障,其中的人情冷暖,常令我垂淚。坦白地說,我對人性是有些失望的,尤其在工作上受到的排擠和冷漠,使我幾乎已提不起求職的勇氣,但生存的問題,逼得我必須再三地去懷抱希望,再次接受被拒絕的打擊和刺傷。 輾轉多次之後,我透過社政單位的安排與推薦,進入一新聞傳播機構任...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