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婚姻分等級3可1不可

國學大師張中行在《婚姻》一文中說:“世間的一切事物,都可以分等級,婚姻也是這樣。以當事者滿意的程度為標準,我多年閱世加內省,認為可以分為四個等級:可意,可過,可忍,不可忍。”

    什麼叫婚姻?有人說,婚姻是美夢的開始,也是愛情的歸宿;有人說,婚姻是一本書,第一章寫的是詩篇,其餘則全是平淡的散文;有人說,婚姻是一條繩索,套上了脖子,就再不容易打開;有人說,婚姻是一個金色的鳥籠,在外面的想進去,在裡面的想出來;有人說,婚姻是一雙鞋,舒服不舒服,只有腳知道。

張中行把婚姻分成四個等級,看似非常殘酷。一樣的大紅證書,一樣的洞房花燭,誰不希望恩愛?誰不盼著幸福?但婚姻就像一塊土地,並不是每個耕種的人,都能取得豐收。有人感覺到了甜蜜,也有人感覺到了酸楚;有人感覺到了快樂,也有人感覺到了痛苦。

“可意”,就是稱心如意。相貌、人品、職業、家庭,以及學歷、才氣、性格、愛好都“可意”。但這樣的“十全十美”,並不太好遇。再說,你對人家“可意”,人家也未必對你“可意”。而且任何事情都是不斷發展變化的。談戀愛的時候,雙方都覺得“可意”。但過了一段日子之後,有一方就可能覺得“不可意”了。有的是因為發現了對方的毛病而“不可意”,有的是因為遇到了“更可意”的而“不可意”,還有的是因為一方升官發財而覺另一方“不可意”。所以,婚前“可意”、婚後也一直“可意”的婚姻,實際生活中並不多。

“可過”,就是雖不十分滿意,但可以把日子過下去。張中行評價自己的婚姻,就屬於“可過”這一級。張中行幼年由家庭包辦在農村訂婚,十七歲時正式結婚。後他在北大讀書時,又與比自己小五歲的楊沫同居,並生下一女兒。但最終二人分手,張中行又回到前妻身邊。後來楊沫創作的長篇小說《青春之歌》轟動一時,有人認為張中行就是小說中的余永澤原型。張中行認為這只是小說,未加申辯。此後,張中行與他並不“可意”髮妻共同生活了幾十年,其詩中尚有“添衣問老妻”之句。這種婚姻狀態,在現實生活中也最為普遍。雖有一些“不可意”,但日子卻過得有滋有味。

“可忍”,就是很不滿意,但仍處於能夠忍受的程度。之所以要忍,是基於以下幾種原因:一是另一半的錯誤,尚有迴旋和改正的餘地;二是為了孩子和老人,不得不保持家庭的完整;三是如果“不忍”。自己還找不到更好的出路。夫婦生活的過程,也是相互包容和轉變的過程。時間不僅能淡化一切,而且能改變一切。所以“忍”也是解決問題的有效辦法之一。有時候,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比直接的質問、訓斥和吵鬧,效果會更為明顯。

“不可忍”,就是感情已經徹底破裂,這日子沒法過了。或者,對方給你造成了巨大的傷害,讓你再也無法忍受;或者,人家鐵了心不再要你,九頭牛也拉不回;或者,兩個人都看著對方不順眼了,在一起就是一種煎熬。到了這種時候,只有不忍才能平衡​​,只有分開才能解脫。

可意的婚姻,是天上的花朵;可過的婚姻,是地上的花朵;可忍的婚姻,是塵埃里的花朵;不可忍的婚姻,是牢獄裡的花朵。但無論婚姻處於什麼狀態,都應該精心經營。因為愛情是兩顆火花的碰撞,只有在摩擦中才能交融,在寬愛中才能提高。


生活在一個地方久了,所有的一景一物,都盡收在你的腦海裏,當你有不得已或先得離開的理由,多年後再回到此地,任憑你想找尋當時的過往記憶,人事已全非,面對日復一日的變化,曾經美好的情景,你也只能深藏在心裡;逝去的感情,在失去的當時,也許努力的力挽狂瀾過,也或許瀟灑的轉身,若干年後,當年那純純或轟轟烈烈的愛...

大姐你好: 我承認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三,一個女人恨之入骨,男人愛不釋手的小三。那又怎樣?你有多恨我你老公就有多愛我! 你以為你一個又一個的電話,一哭二鬧三上吊的伎倆就能讓你老公回家?你以為罵罵咧咧的說我是狐狸精我就會怕你?不怕告訴你,我們做小三的現在都是經過專業培訓的。   老婆來電話說...

女人要不要偷一個情人? 是的,女人也需要情人。只有情人才會讓女人懂得什麼是愛。情人,能讓女人們的生活出現一道淡淡的愛的彩虹;所以,有情人的女人最漂亮 ,有情人的女人風情萬種。(圖片來源) 情人,能讓女人們平淡的生活變得不平凡。情人,具有丈夫所沒有的一切優點。情人,是一杯紅酒,他即使讓女人迷醉,但有利...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