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劉強和王雪的“七年之癢”,是從有了兒子的第七年開始的。
俗話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也不知他們之間,誰是愛情的掘墓人,反正從前有說有笑的兩個人,變得行同陌路,一天到晚,冷眼冷臉冷屁股,即使他們在外面帶著八、九十度的高溫,一踏進這個家,立馬降到零下幾度。

沒有了愛情的王雪,把滿滿一腔親情,放在了兒子身上。

一連幾天,劉強沒有回家。

兒子參加夏令營,過兩天,會和同學一道,坐汽車去省城,然後搭乘飛機到北京,登長城、觀故宮,看天安門升國旗,兒子興奮地手舞足蹈。王雪讓兒子給劉強打電話,電話那頭,劉
強似乎很忙:“兒子,爸爸那天不能來送你了,等你回來,你想要什麼爸爸就給你買。”電話嘎然而斷,嘟嘟直響,兒子一臉委屈。

這天,兒子像只羽翼剛豐的小鳥,帶著對世界無比的好奇,踏上快樂的行程。母親的目光如線,線的那一頭,是兒子溫暖清晰的身影,似乎不管兒子身在何處,那線,永遠割剪不斷。
兒子上了飛機,王雪的眼睛也濕潤了。

從省城回來,王雪徑直回家,看見劉強坐在沙發上,一個人正抽著煙。茶几上放著一疊紙。王雪知道,這一天還是來了。

“我們離婚吧,這是離婚協議書,我已經簽字了。房子、存款都是你的,我只要兒子。”劉強說。

“不,我什麼都不要,只要兒子。”王雪大聲喊。

劉強盯著她,說:“你可要想清楚,要兒子,還是要財產。”

“我想得很清楚,劉強,我要兒子。”

劉強嘆了口氣:“我會盡一個父親的責任,每個月我會準時給撫養費……”

王雪冷冷地看著他,沒說話。劉強掏出一支筆,指了指茶几上的離婚協議書。王雪接過筆,正欲在上面簽字,突然,房子像篩糠一樣抖動起來,越搖越猛,家具、家電紛紛倒下,人根
本無法站立。劉強趴在地上,臉色煞白:“地震,地震,完了!”王雪尖叫:“快把沙發的坐墊頂在頭上,到廁所去……”。劉強跟著王雪爬到附近的廁所,剛進去,“轟”的一聲,
房子倒了。

當他們甦醒過來,發現身處一片昏暗。抬頭往上,一個碗口般大小的的口子,把陽光斜斜地投射進來,有三四米高。

不知哪裡的水管破了,“滋滋”冒著水。

“啪”一道亮光,撕開黑色的口子,劉強拿出手機。光芒不大,卻彷彿能照亮整個世界。地震後,信息中斷,所有手機都像聾子啞巴,打不進,撥不出。

“救命啊,有沒有人!”他們叫了半天,無人應聲。

廁所有兩個出口,一個是門,一個窗戶,門好像被堵上了,劉強始終拉不開,而窗戶處堆滿了石塊和泥土,也不知是不是被埋在地底下了。

劉強一屁股坐在地上,說:“只好等救援隊了。”見王雪沒說話,問:“你有什麼主意?”

王雪說:“我渾身疼得很。”

劉強拿著手機湊過去,果然,王雪渾身是血,樣子很是嚇人。

劉強說:“沒藥啊!感染了就麻煩了。我們要想辦法盡快出去。”他起身開始刨窗戶上的泥塊和石頭。刨了一陣,累了,倒在地上喘著粗氣。窗戶外還是滿滿的泥土石塊,一些石塊被
刨去,又有一些添滿留下的空白,窗戶下面的石頭堆得老高。

此時,那冒著的水就是救命稻草,幾天的生存應該沒有問題。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沉悶了半餉,王雪幽幽地說:“幸好大寶去北京了……唉,他以後怎麼辦啊,他還那麼小……”

劉強冷不丁聽她冒出這樣一句,便吼:“老子還沒活夠!要死你自己去死。”說完跳起來,用手機照亮,向門使勁踹去。“咚咚”的聲音,在狹小的空間裡迴盪。踹了一陣,累了,倒
在地上喘著粗氣。

“你在外面有女人了吧?”王雪問。

劉強沉默了一會,說:“我們的婚姻已經死了,我有再找幸福的權利吧。”

“如果那個女人看上是你的錢呢?”

“不會的,我了解她。”

“你們開始多久了?”

“有大半年了。”

王雪說:“如果我死了,請對大寶好點兒,那離婚書……上沒有我的簽字也沒關係了。”

劉強向門的方向猛踹,嘴裡罵:“該死,出不去,說什麼都是屁話”。

一陣嘩啦的聲音,緊接著,劉強“哎喲!”一聲慘叫,就听見他痛苦的呻吟,王雪問:“怎麼了?”

好一會兒,劉強才氣息奄奄地說:“牆倒了……我……我壓在下面了……我在流血。”

王雪掙扎著起來,向劉強發出聲音的地方奮力爬去。

她說:“不要睡著,你的幸福還在等你。”她 ​​要他說他們的過去,說他們一起創業時的趣事,說他們可愛的孩子大寶,說到高興的時候,他笑,她也笑。

他說:“大寶聰明!長大了……肯定……比他老子……掙錢都多!”她說:“我們的孩子……乖啊,比……誰家的都乖。”說話這會兒,她推倒壓在他身上的石塊,為他包紮好了傷口

做完這些,她就像填海的精衛,耗盡最後的力量,暈倒了。
……

兩天后,救援隊找到了他們。已經奄奄一息的他們,被送進了醫院。

出院那天,劉強找到王雪,說:“謝謝,如果沒有你,我肯定死了。”

王雪說:“其實你也用不著謝我,當時,我只是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如果孩子再沒有了你,孩子就孤苦伶仃了!”


出處來源:http://www.xiaogushi.com/

因為我們年輕所以比較懵懂許多人不遺餘力地學習,遺憾的是真知往往來得太遲,以至於我們沒法充分利用它。的確,我現有的知識在我早年的生活中肯定會更實用,這些知識能讓我少走彎路,避免過去那些年受過的痛苦,​​而這些痛苦,我也讓別人承受過。我不相信生活會無故地變得富裕而有情趣,那隻是浪漫的妄想。因為我一生都充...

如果問起熱戀中的情人,下輩子還要不要在一起?多半都是甜蜜的說要生生世世永不分離的。但若是問起已經成為夫妻的眷屬,下輩子還要不要做夫妻,就會有各種微妙的答案出現了:「其實做母子也不錯啊」;「嗯,我想和他當兄妹也挺好的」;「做朋友啊,我們這輩子一直沒機會當朋友」,總而言之,就是不想再當夫妻了。&nbs...

至今記得自己小時候,如果遇到人生重大問題,我鮮少問別人意見,都盡量自己去找答案,因為別人給的答案不一定對自己的問題有效,所以我除了思考、研究、觀察、實驗之外,還會大量看書、上網搜信息,讓自己成為自己問題的唯一解答者。當我成為作家與老師後,我每天被成百上千的問題包圍著,問題包括:我該去考研還是去找工作...

有時候,你很想念一個人,但你不會打電話給他。打電話給他,不知道說甚麼好,還是不打比較好。你很想念爸爸和媽媽,所以打電話給他們,跟他們聊天。可是,每一次最後你們都會吵架收場。下一次,當你拿起話筒,很想打電話給他們的時候,你會猶豫一下,然後放下電話。你打電話給一個很久沒有見面的朋友,以前,你們甚麼也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