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呢?也是應該坦白嗎?

在我為成人大學上的一堂課上,我做了一件「不可原諒的事」。

我給全班出家庭作業,作業內容是「在下週以前去找你愛的人,

告訴他們你愛他。

那些人必須是你從沒說過這句話的人。」

這個作業聽來並不刁難。

但你得明白,這群人中大部份超過三十五歲,

他們在被教導表露情感是不對的那個年代成長。

不能表現情感或哭泣(這是絕對禁止的!)。

所以對某些人而言,這真是一個令人震驚的家庭作業。

在我們下一堂課程開始之前,我問他們,是否有人願意,

非常希望有個女人先當志願者,就跟往常一樣。

但這個晚上卻有個男人舉起了手,他看來深受感動而且有些緊張、害怕。

他從椅子上拉開身子(他有六呎二吋高),他開始說話了:

「老師,上禮拜你給我們這個家庭作業時,我對你非常生氣。

我並不感覺有什麼人要我對他說這些話。還有,你是什麼人,

竟敢教我去做這種私人的事?

但當我開車回家時,我的意識開始對我說話──它告訴我,

我確實知道我必須向誰說『我愛你』。

打從五年前我的父親和我交惡了,從那時起這事就沒有真正解決。

我們彼此避免遇見對方,除非在聖誕節或其他家庭聚會中非見面不可。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幾乎不交談。所以,上星期二我回到家時,

我告訴我自己,我要告訴我父親我愛他。

說來很怪,但做這決定時,我胸口上的重量似乎就減輕了。

我一回到家,就衝進房子裡告訴我太太我要做的事。她已經睡著了,

但我還是吵醒了她。

當我這樣告訴她時,她還沒真的起床,忽然抱緊我,打從我們結婚以來,

這是她第一次看我哭。

我們聊天、喝咖啡到半夜,感覺真棒!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精神奕奕的起床了。

我太興奮了,所以我幾乎沒睡著。

我很早就到辦公室,兩小時內做的事比從前一天做的還要多。

九點我打電話給我爸,問他我下班後是否可以回去。

他聽電話時,我只是說:『爸,今天我可以過去嗎?有些事我想告訴你。』

我父親以暴躁的聲音回答:『現在又是什麼事?』

我跟他保證,不會花很長的時間,最後他終於同意了。

五點半,我到了父母家,按門鈴,祈禱我爸會出來開門。

我怕是我媽來應門,而我會因此怯懦,乾脆告訴她代替算了。

但幸運的是,我爸來開了門。

我沒有浪費一丁點的時間,我一踏進門就說:『爸,我只是來告訴你,我愛你。』

我父親似乎變了一個人。

在我面前,他的臉變柔和了,皺紋消失了,他開始哭了。

他伸手擁抱我說:『我也愛你,兒子!而我竟沒能對你這麼說!』

這一刻如此珍貴,我一點也不想移動。

我媽滿眼淚水的走過來。

我彎下身子給她一個吻。

爸和我又擁抱了一會兒,然後我離開了。

長久以來我很少感覺這麼好過。

但這不是我的重點。

兩天後,我那從沒告訴我他有心臟病的爸爸,忽然發病,在醫院結束了他的一生。

我並不知道他會如此。

所以我要告訴全班同學的是:

『你知道必須做的,就不要遲疑。

如果,我遲疑著沒有告訴我爸,可能就沒有機會了!把時間拿來做你

該做的,現在就做!』」。


能夠找到一個喜歡自己~

而自己又喜歡的人~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有很多人為了面子~

而放棄這難得的機會

明明心有著對方~

卻不敢讓別人知道

想想那些愛上一個永遠也不會愛自己的人

他們很努力地爭取機會~

但永遠都不會得到人就是這樣~

得不到的東西才會稀罕...

你同意嗎?

經由朋友當媒人介紹認識,他們的感情進展神速。一見鍾情的魔力常常是天生緣分的最佳註解。但隔了一個周末,問題就出現了。周一到周五,他非常積極,一天照三餐問候,打電話、發簡訊、約會……窮追不捨,到了周末竟銷聲匿跡,不見蹤影。 她問媒人說:「他到底有沒有腳踏兩條船?」會...

愛情的過程是可以決定結果在感情的世界裡如果其中一個人感覺不同了對另外一個人來說是很慘忍的一個還在享受著那幸福的味道而另一個卻已深陷在痛苦之中 我們都認為 愛一個人就是要對他好對他好的同時 是不是也去考慮到對方要不要這份好?沒錯 你不能阻止任何一個人 對你好 喜歡你 愛你如果他沒有要求相對...

要找到真愛,便要找一個懂妳的人,這個人也許並不是十全十美,但因為他懂妳,所以,妳就認為他是十全十美的,就是這麼一個懂字。懂是什麼呢?當你遇到挫折時,他不說一句損妳尊嚴的話;當你意氣用事時,他絕不遷就而會娓娓解說事理給你聽;當你心情不好時,他絕不和妳一般見識而大吵大鬧;當你遠隔千里難得見面時,他也深信...

「我累了,想休息一下。」有時候是實情、有時候是藉口,但是都無法改變感情已經走到瓶頸的事實。至於「休息多久?」「休息夠了,能不能復合?」完全不必探討、也無須追究。或許,喊停的人休息夠了,換等待的另一方累了。當復合的期望,被放在感情的盡頭,雙方只能靠誠意,不必憑努力了。 像往常一樣的約會,像...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