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一份愛幸福得讓你不安,請不要自己推倒它。


我有一對堪稱神仙眷侶的朋友。

自從他們倆遇見後,就不可收拾地墮入愛河,從此像兩顆糖果一樣粘在了一起,上班短信不斷,下班形影不離,無聲無息地搬到一起並結了婚,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快樂得像兩隻老鼠。平日里,就是看見他們親密得一塌糊塗的樣子,都讓人好生歡喜。


可是過了兩年,那個女孩來找我,訴說她的不安。

她問我,你說怎麼辦,我們這樣在一起,真是太沒有出息了。


我說,你們這樣不快樂嗎。

她告訴我,就是因為太快樂了,所以糊里糊塗一下就過了兩年,完全不思上進,回想起來,我覺得心裡慌慌的。遇見他之前,我本來為了升職,準備去年在職研究生的,結果沒去,他也沒有按原計劃出國深造。我們甚至都沒有開始攢錢買房子。

我問,為什麼要這些“上進”呢?

她答,為了將來啊,我們可以生活得更幸福。

猶豫了一下,這個女孩又告訴了我一個秘密,原來,她以前曾有過失敗的感情的經歷,她為了初戀的男友,放棄了考研,可是他後來背叛了她,這​​使女孩一度非常瘋狂地投入工作和進修,她覺得只有事業,是不會背叛自己的。所以,這一回,她害怕。

我說,讓我來給你講兩個故事吧。


第一個故事是關於“以前”的。

有一個中年男人,深深地愛上了一個女孩。可是,他有過非常不愉快的婚姻,而且糾纏了整整十年,好不容易離婚了以後,他做出了一個決定,再也不結婚了。

儘管這個男人是如此愛這個女孩,他還是不能忘記以前的痛,不敢重新走進傷害過他的,婚姻之門。結果,他選擇放棄了這個女孩,繼續他單身的生活。

他就這樣一直生活在“以前”,直到又過了二十年,他忽然發覺,自己其實是為了之前的十年,放棄了之後的二十年,而那比“以前”更長的時光中,有無窮美與好的可能性,現在也一樣變成了以前。


第二個故事是關於“將來”。

有一對很相愛的夫婦,睡在一張簡陋的小床上,她枕著他的胳膊,麻了,他忍著,因為不忍心吵醒她,他的腿擱在她的腿上,壓痛了,她一動不動。有一天早上,他們相親相愛地醒來,忽然想,如果有一棟海邊的大房子該多好,可以夜晚聽著​​海浪聲相擁睡去,清晨聽著海浪聲甦醒,看彼此惺忪的睡顏,還有一張大大的鋪滿玫瑰花的床,如果這樣,生活應該會更幸福吧。

於是像很多城市中為了將來打拼的夫婦一樣,她的心思全放在了事業上,家裡變得凌亂不堪,他在外面做事不順利,回家免不了脾氣暴躁。後來,他有了一個到國外發展事業的機會,一去就是五年。她很是寂寞,就與一個同事有了曖昧的關係。

好在婚姻這樣跌跌撞撞,也維持了三十年。直到兩人白髮蒼蒼,銀行的存款真的足夠去買一棟海邊的大房子了,他們卻早已不睡在同一張床上。他們為了一個所謂的“將來”,磨折了自己三十年,這本來可以很幸福的三十年。

這不僅只是兩個故事而已,我們哪個人不是這樣荒唐地在生活著,在“以前”的經驗中趑踞不前,並同時為著一個莫名其妙的“將來”,諸如五年後的職稱、十年後的年假、二十年後的退休計劃,三十年後的環球旅行,而說服自己要選擇一個默默忍受的現在。

活在以前和將來的人,即便眼下就是唾手可得的幸福,他們也不會安然捧起,他們會把這幸福延遲到“將來”才覺得安全,或者讓“以前”來置疑這幸福。人的快樂,都是自己推倒的。

格式塔療法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則,就是讓人關注此時此刻。這也正如佛教所說的當下,如微塵般聚散的世間,每一刻都無常變幻,包括你自己。你所擁有的,不過當下而已,所有對昨日和明日的思慮,都是妄念。

我對這位朋友說,當你覺得快樂的時候,你已經忘記了以前和將來,何必再去想起。昨天已然過去,明天和今天並沒有什麼區別,都是三餐一眠,還能“上進”成怎樣,一日六餐不成?

在從生到死這個無稽的過程中,我們只活一天,若這一天有愛,那便已是永遠。

今年冬天,一日突然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一個聲音帶著久違的氣息叩響我記憶的大門。她— 初戀回到家鄉,約老朋友聚會。當晚回家,躺在床上,一種莫名的感覺指引我想起了年輕那件事。16歲時,高一報導,尚早,坐在心儀的位子上,看著門口,巡視著每一位進來的新同學。陡然間,眼中一亮。見進來的第三位同學,...

愛呢?也是應該坦白嗎?在我為成人大學上的一堂課上,我做了一件「不可原諒的事」。我給全班出家庭作業,作業內容是「在下週以前去找你愛的人,告訴他們你愛他。那些人必須是你從沒說過這句話的人。」這個作業聽來並不刁難。但你得明白,這群人中大部份超過三十五歲,他們在被教導表露情感是不對的那個年代成長。不能表現情...

臨近下班的時候,張華打來電話,語氣溫柔地說:“親愛的,我終於忙完了,晚上我們吃飯慶祝一下啊!”我盯著電腦屏幕上閃動的QQ頭像,略帶遺憾地說:“天啊,我已經約了人呢。要不明天吧,明天一定幫你慶祝,好不好?”張華是我相處近一年的男朋友。他是一家廣告公司的部...

日本大海嘯發生時,居住在岩手縣大槌町的74歲老人芊子,正和丈夫橋本在距離海邊一公里的公路上散步,沒想到災難突如其來。橋本的第一反應就是馬上跑到避難所去,也許快速奔跑對年輕人而言是輕而易舉的,但對於他們來說,無異於比登天還難。因為芊子在20年前就得了白內障,視力幾近失明,每天的生活都是橋本來照顧的。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