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好男人的悲哀和壞男人的辯解

好男人的悲哀

  

「我已經受夠了!為何那些女人總在我面前抱怨自己老是遇上壞男人找不到好男人,而我就在她們面前啊!」看得出來好男人真的生氣了,平時的他待人非常和氣,雖然話不多但臉上總是帶著靦腆親切的笑容,可是現在的他卻活像是站在長阪橋上對著魏軍厲聲大喝的張飛,面露青筋,眼睛充滿血絲,完全與平時和善的他無法聯想在一起。

 

「別生氣啊,也許她們只是還沒有注意到你的好,總有一天你會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我試著安慰好男人。

 

「你知道嗎?我從小就努力的讓自己成為父母眼中的好孩子,師長眼中的好學生,朋友同學眼中的好模範,長大後,我不抽煙、不喝酒、不賭錢,到現在連夜店長什麼樣都不知道,但是你看看,我現在得到了什麼了?那些女人連正眼都不瞧我一下,也許我早該去當個壞男人才對。」好男人憤恨不平地說著,我想現在如果他眼前有瓶威士卡,他一定可以一口乾掉,不用加可樂。

 

「哎唷,當壞男人有什麼好的,你沒看到女人們把他們全都罵到一文不值,壞男人根本不值得愛啊。」夭壽,說實在的,我也不確定,說不定女人真的認為壞男人值得愛。

 

「哼,她們罵歸罵,遇到了還不是個個愛的要死。壞男人從小就受到女生喜愛,當我在漫漫長夜用功苦讀的時候,他正在KTV包廂摟著辣妹唱歌劃酒拳;當我在假日只能和幾個臭男生在麥當勞吃漢堡的時候,他正載著清純可愛的女同學在北海岸飊車兜風;當我還在學習解三角函數的時候,他已經學會用單手解胸罩了。你說看看,是不是壞男人比較吃香?」

 

「那是年輕的時候嘛,那時大家都會想玩啊,現在這年紀了,女人們想法都已經成熟,一定會知道好男人才值得託付終生的。」這是真的,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只想到吃喝玩樂,課本都是拿來蓋泡麵用的。

 

「如果真是如此,我就不會在這裡跟你說這些了。對那些女人來說,我為她做十件事也比不上壞男人的一句甜言蜜語,我幫她開一百次旋轉泡泡球也比不上壞男人的一通簡訊,我每天接送她上下班也比不上壞男人一個月只出現兩三次;她們明明知道壞男人不只她一個女人,寧願不斷催眠自己:『浪子會因為她而回頭。』,而她看到我們,卻是馬上掉頭。」好男人緩緩地說著,我能感覺他試著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真有差這麼多嗎?」老實說,我有點吃驚,我現在真的開始同情起好男人了。

 

「我想她們就是喜愛壞男人那種令人無法掌握的感覺吧,然後她們就像是寄居蟹,從這個壞男人轉移到另一個壞男人身上,而我們好男人卻像是隱形人一樣,她們永遠看不到!」說到這裏,好男人的眼眶已經泛著淚光,看得出來他正努力強忍著,不讓眼淚滴下來。

 

「也許這樣對你說,你可能會不高興。如果你能學習壞男人一些哄女孩子開心的把戲,說不定一切就不一樣了,當然我並不是說老實木納不好,畢竟女人還是喜歡聽甜蜜的情話,喜歡浪漫的氣氛,喜歡新鮮的驚喜。如果你能保有好男人的溫柔與安定,又能適時給予女人浪漫甜蜜的驚喜,那你不就是一個女人眼中完美的男人嗎?」

 

我說完後,好男人並沒有回應,只是低著頭沉思。看來從小到大來自於感情上的打擊,真的不是這麼容易可以平復的,我決定讓好男人自己在這裡靜靜,拍拍他的背道別;這時看到壞男人正站在門口,他對我招招手,看來他似乎也有話想要對我說

當妳要問候壞男人祖宗十八代的時候,請先看看妳的電話簿裡其實還有很多好男人。

 

壞男人的辯解

 

「事實上,壞男人是女人一手創造出來的。」我才一坐定,壞男人開門見山冒出這句差點讓我再從椅子上摔下來的話。

「我必須先說明,壞男人也是有分優劣的,我不是『有吃有玩又有拿』那種爛人。」壞男人接著說,這是標準被告人開始自我辯護的開場白。

 

「什麼叫做『壞男人是女人一手創造來的』?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論調。」這是叫做賊的先喊捉賊嗎?

壞男人從他的煙盒取出一支香煙,點上火後深深的吸了一口,先向前吐出長長的煙霧,他邊看著煙霧消散邊回答我:「嗯,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天生就是壞男人,但至少我不是。」

 

「你知道的,長相俊美,身材高佻,讓我從小就受女孩子歡迎,不用寫情書送禮物去獻殷勤,自然有一堆女生來投懷送抱。由於戀愛的機會多又來得容易,在感情上我們通常很早熟,也成長的比一般人快,當別的男生還在絞盡腦汁追女生的時候,我已經懂得怎麼算女生的安全期了,也因為得來太容易,漸漸地越來越不用去珍惜。」他邊盯著正在點燃的香煙邊說著,彷彿是對著香煙說這段話,而我其實並不在現場。

 

「因為感情得來太容易,所以不用去珍惜?!這根本是藉口吧?」我有點惱火了,因為我到現在還不太會算女生的安全期啊。

 

「這是事實啊,如果你每天身上都帶著幾萬塊現金,不小心掉了一塊錢在水溝裏,你應該沒什麼感覺對吧,這意思是一樣的。」壞男人又吸了一口煙,然後在煙灰缸裡把香煙熄掉。他接著說:「因為感情經驗豐富,我們很早就懂得如何討好女人歡心,懂得說低調又不誇飾的情話,懂得適時的噓寒問暖,懂得分辯誰好追誰不好追,一切都自然的像是呼吸一樣。當你一旦擁有了這樣輕易吸引異性的能力,這就像是大麻一般會讓人上癮,令人無法自拔。」

 

「難道你從來不曾想過安定下來,別再玩這種周旋在眾女人間的遊戲嗎?」我試著問。

 

「想過,在另一個女人送上門之前。我認為也許是會害怕一旦安定下來,吸引異性的能力就從此消失不見了,忽然不再有女人投懷送抱,不再擁有吸引女人的魅力,這對於從小到大在愛情中習慣處於至高點的我們,一定會不知所措的。」他苦笑著說道。壞男人繼續說:「女人們不就是會被我們壞男人不安份、不穩定的特質所吸引嗎?哈哈,愛情?如果我們不再俊美、不再多金,她們還會愛我嗎?」

 

「話不能這麼說,你不能因為自己對於愛情的不信任,就自認為可以不斷玩弄女人的感情吧?」我忍著怒氣再追問。

「當然還有其他的因素,例如自卑。」他說的十分篤定。

 

「自卑?你們有什麼好自卑的呢?」我不解的問。

「每個人自卑的點不一樣,也許是工作,當初在學校裡根本看不起的書呆子,長大後全變成了律師、醫生、竹科新貴,現在身邊的老婆遠比你把過的任何馬子還正點;也許是家庭,從小在家就得不到溫暖,老爸是酒鬼老媽是賭鬼,自己就變成色鬼,需要經由不斷地把妹來獲得更多的愛與慰藉;甚至是愛情,從小對於愛情是無往不利的我們,決定認真投入一段感情後,只要失敗一次,從此僅存的好男人因數便完全死去。」壞男人認真的說道。

 

「不過在我看來,這些原因都不足以合理化你們對於感情的欺騙。」正方律師持續進攻。

「愛情這檔事本來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應該去問那些所謂的好女人為何不去找適合她們的好男人,而偏偏要找上我們呢?既然我們是烈火,她們還是要往火裡跳,你不可否認,壞男人提供給她們好男人無法給予的快樂。」辯方也不甘示弱展開反攻。

 

「媽的,你們這樣子根本是在利用女人對於愛情的浪漫情懷嘛。」我忍住脾氣用最不用消音的方式說。

「你不覺得女人們所開的擇偶條件很像是小學時的作文『我的志願』一樣嗎,真有這麼完美的對象,還有我們壞男人存在的必要嗎?凡事都是有利有弊,有正有反,有好有壞。要擁有我們的溫柔多情,就要能忍受我們的自由不羈;喜歡聽我們的浪漫情話,就要瞭解我們會說滿嘴謊話。」壞男人仍是振振有詞,不得不承認他的口才很好。

 

「事實上,大部份的男人身上都留著壞男人的因數,就像是病毒一樣,哪天會發作你我都不會知道,也許是和老婆為了一星期要幾次而吵架之後,也許是老天沒眼讓他中了樂透頭獎,也許是公司小妹妹瞎了眼覺得他的禿頭超性感,於是忽然變成壞男人了。至少我們是一開始就擺明是壞男人,比較起來,那些隱性壞男人對於女人的傷害更大吧?」他邊說邊離開座位,比比手錶,向我作勢該離開了。

 

「我今天不是來和你吵架的,我只是想告訴你,壞男人並不是十惡不赦的,我們真有這麼糟糕,也不會有這麼多女人愛我們,如果有一天女人完全不愛壞男人了,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我們自然會消失。」話一說完,壞男人便頭也不回地離開

 

壞男人就像是濃度50%的Vodka,酒量不好請勿嚐試! 

遇到一件事,如果你喜歡,那麼享受它; 不喜歡,那麼避開它。  做這樣一個淡淡的女子,有自己的喜好,有自己的原則,有自己的信仰,不急功近利,不浮誇輕薄,做到寵辱不驚,也會大笑,也會打鬧,心,卻靜如水,淡定安逸。 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

小時候總是想著快快長大,想要不上學,想要談戀愛,想要騎機車。沒想到,終於長大後,我們卻想要回到童年,感受無憂無慮,感受純真,感受純粹的快樂。還記得小時候,總是喜歡帶著一堆零錢到校門前的書局挖寶、跟三五好友在無人的校園盪鞦韆、和表姊在家門前的馬路上跳房子。國高中時,最愛跟朋友約在沒什麼好逛的花蓮市區...

男人常把女人的抱怨當「故障報修」來排除,女人則常把男人的抱怨當「移情別戀」來象徵。男人總把女人的抱怨當作是對自己缺點的不滿,以為只要將這些缺點改掉,就可以解決問題,關係也就可不受影響。但經常女人的抱怨常只是提醒男人該做未做的事,而不是要求改變。 女人常把男人的抱怨當作是「不再愛我」的象徵,然後便開...

一對男女,新婚不久男方要去外地學習一年。 到了外地,輾轉幾次男人終於找到一間滿意的合租的住房,可是,房東是一個年輕女孩,男人躊躇再三告訴了女人,彼時他們相戀六年,婚期不過半年,自信滿滿的女人沒有猶豫就答應了男人。 轉眼時間過去了兩個月,女人替別人上班和不停的加班換來了五天的休假,來不及喘息當夜就乘...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