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孩都怕黑,怕蟲子,怕打針……怕很多。但男生們卻始終不知道:我們真正害怕的只有一件事

在一起一年、兩年、三年、四年……牽手走過了無數個春夏秋冬,體會了無數​​個喜怒哀樂,經歷了無數個小災大難。最後和你牽手走過紅毯的人,竟然不是我。而我身邊站著的男人,也不是你。

站在他身邊淺淺微笑,望著你和你美麗的新娘,那一刻我竟然沒有悲傷。

我曾經對你說我們結婚,不要盛大的婚禮、漂亮的婚紗、厚厚的禮金、太多人的祝福,只要手牽手到民政局領個紅色的本本,然後開始柴米油鹽的農夫與農婦的平淡婚姻---我便知足。

你還笑著問:“人家都是王子和公主,怎麼到咱倆這就成了農夫和農婦?”

很簡單,因為我早就不相信童話了。

那麼多年的路邊攤、地攤貨、為數不多的近郊旅遊,以及洗洗涮涮變得粗糙不堪的雙手,讓我明白了什麼是平平淡淡,什麼是素年錦時。

平平淡淡就是無論去哪裡你都牽著我的手、吻著我的臉,讓我知道,無論發生什麼都會陪在我身邊。素年錦時就是每個清晨醒來身邊的人是你,我用指尖輕輕劃過你的額頭、眼眉、鼻翼,悄悄親吻你的臉頰。

後來的後來,我們常常為了一些瑣碎的事情發生爭吵。你總是說我變了,我也開始怪你不夠體貼、溫柔。雖然流淚的時候,我想依靠的還是你的肩膀。

我對你說:沒有你,我哪兒也不想去。

我對你說:只要有你,我什麼都不怕。

我對你說:無論如何,請你不要放開我的手,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我對你說:如果我任性的讓你無法理喻,請給我一個擁抱,一個擁抱就可以好。

我對你說:你是我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想嫁的人。

我說過的太多太多,可你不記得了,我該怎麼辦?

女人,總是在愛一個人的時候失去所有理智。無論在別人面前顯現得如何驕傲,終究逃不過眼淚的劫難,卻在不斷的百般糾結、失望、尋死覓活中不知不覺中淡然了。

於是開始練習一個人安穩的走路、吃飯、看書、寫字、睡覺。試著不再期待那些小驚喜、不會為了一句話就弄得眼眶紅紅、不會為了一件小禮物就歡天喜地好幾天、不會原諒一個人把相同的錯誤犯無數次、不會在深夜瞪著手機等著誰晚歸的電話、不會把一時的敷衍當做一世的承諾、不會不分時間地點傻傻哭了......

可這些不會,卻都是我為你做過的。

我努力對身邊的人笑,努力成為太陽花般燦爛的女子。

你看,我終究還是長大了。不論以後會不會愛人、被愛我都不會那麼衝動了。

當我穿著白色的婚紗,被爸爸挽起左手緩緩走入教堂,把我的手交付到另一個男人的手上,神父問及彼此是否願意無論貧窮,災難或疾病都相依相守到死,回答YES I DO後在彼此左手的無名指套上一抹絢爛色彩的瞬間---我的眼淚默默爬滿面頰。

這是我第一次在那麼幸福的場景下哭泣,也是最後一次為你掉淚。

如同今天的你,站在聚光燈下的禮堂,挽著你的新娘,在眾人面前宣誓---要與她相伴到老。

那似曾相識的誓言,忽遠忽近的漂浮在我的耳邊。

亦如數年前你初見我,溫柔臉龐映襯下的集萬千寵愛於我獨身的眼神。

婚宴上,你前來敬酒,我平靜的說著祝福的話。

看你為他點煙,為我剝糖。然後牽著他的手悄然離開。

以前的你,知道我怕黑,怕蟲子,怕打針……怕很多。

卻始終不知道:我最害怕的事,是我最終沒有嫁給你。

 

 

via:http://blog.renren.com/share/846002932/17721940508

其實,偷偷喜歡一個人就是這樣,不一定要和他一起,也不一定時刻打聽他的消息,偶爾聯繫,知道他生活得很好,那就安心了。喜歡一個人不一定要住進他的心裡,讓他安靜的住在你心裡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有多少我愛你,最後成了對不起。有多少對不起,最後都是沒關係。有多少沒關係,最後說了謝謝你。你看,悲...

故事 1妻子出門旅遊去了,留下了男人一個人在家。妻子不在家,男人喝著啤酒,不停地換著電視頻道。這時,女孩的電話打來了,她說:「我閑著沒事,到你家坐坐吧!」男人說:「這……不行,我正要出去。」女孩其實已經在男人的樓下了。女孩是男人的部下,女孩很多次對他表示了好感,男人都巧妙...

女人在對一個男人有好感時,會情不自禁向他靠近,會主動和他說話、主動約他吃飯、主動和他有身體接觸……這些舉動也許不是刻意而為,但是本能的反應更加能表現出你的情不自禁。女人8個舉動說明你已經對他動心。 同男性談及家人或閨蜜等的私人話題 “關係好到一定程度就會同他...

不必再演了,李香蘭 給你看她的照片,你會認出她嗎?你認出的她,叫什麼名字?李香蘭?潘淑華?山口淑子?Shirley Yamaguchi?大鷹淑子? 不同的名字,是她不同的人生階段所代表的不同身分。 你說,她是「李香蘭」。這三個漢字,日語是Ri Koran;華語是Li Xianglan;粵語是Lei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