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孩子,我們都必須習慣一個人生活

如同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好別人一樣,只有過好一個人的生活,才能過好兩個人的生活。

多多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即便讀大學,也是在本地讀的,雖然學校安排了宿舍,但她從來沒有住過一天,每天寧願坐兩個小時的地鐵,也要回家。大學畢業後,她在上海找了一份文秘的工作,薪水不高,但因為離家近,便欣然接受。談戀愛談了兩年之後,男友央求她從家裏搬出來,過兩個人的小日子,她不舍那個如魚得水的家,遲遲沒有回覆。直到有一天晚上,心情郁悶的她夜裏十點多,打車去男友的家,一進門,看到男友懷抱裏有另一個女人。

第二天,她決定從家裏搬出來,她覺得就是因為自己不願離開家,所以才造成男友的劈腿。趁這個教訓的熱氣正旺,她一定要跟家做一次告別,否則,以後會更難走出這一步。

於是,她用自己微薄的工資在寸土寸金的上海,租了一間十平米的單人間,和三個人共用廚房、洗漱間和衛生間。最開始的一個月,為了不狼狽地去和室友爭搶著洗漱,她一直用濕巾擦臉,然後化妝;遇到尿急,也要憋著去公司;從來不做飯,在路邊隨便找家便利店買點零食將就一下。雖然沒有家裏的熱湯熱飯,她想著只要能漸漸適應一個人的生活,也是值得的。

不幸的是,她遇到的舍友們“志同道合”。除了她以外的那三個女孩子,時不時地帶男友回來過夜,或者請一大堆朋友來家裏喝酒唱歌,或者就這三個女生,搓麻將到半夜。就像多多無視她們的存在一樣,她們也無視她的存在。利用公共空間時,從來不和她打招呼,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但多多是狠了心地要住下了,付了半年的房租,不能說走就走。撐,往死了撐!

可第三個月剛開始的時候,她就一句話沒說地搬回家去了——她可以與別人鬥,可以與生存環境鬥,但鬥不過自己,鬥不過自己的無聊、寂寞和無所事事。

她的父母都是普通公司的職員,沒有過多的日常應酬,從小到大,家裏總是有一個人陪伴她,她沒有一個人吃過飯、一個人睡過覺,連逛街都會叫上媽媽一起,所以,從未嘗過一個人生活的滋味的她,從家裏搬出的那天晚上,在房間裏看著墻上自己的影子,第一次感受到了形單影只的落寞。那一刻,她恍然明了:長久以來自己貪戀的不是家裏舒適的床、可口的飯或者隨時可以洗澡的熱水器,而是總有一個人在身邊的小熱鬧。

為了對抗一個人的無聊,工作日下班後,她就趴在床上看美劇,直到看得眼睛酸疼,才倒頭就睡,兩個多月的時間,她幾乎把近五年錯過的美劇看了個遍。只不過,每到周五晚上,她就沒有看美劇的心情了,總在打算周末兩天怎麽過?想著在十平米的天地裏,站著、坐著、躺著,都是一個人。她也想過去逛街,給朋友打了幾個電話之後,就放棄了,人家都忙,沒有時間陪她,後來,她便打消了外出的念頭。她覺得一個人站在街上,所有人都能看到是你一個人,而一個人在屋裏,只有自己知道是一個人。

於是,看美劇、發呆和躺在床上無聊地翻網頁,成為了她最日常的生活。有時,想到下班後要回到那個一個人的房間,還要和三個女人鬥爭,她就想在辦公室多待些時間。可看到那些格子裏的人一個個散去,空蕩蕩的辦公室只有她一個人時,又會迫不及待地收拾東西走人。

孤單就是這樣一種東西:沒有覺察到就不存在,而一旦覺察,它便如影隨形。後來,多多在上下班的路上,都會覺得路人在看她,似乎在說:“瞧,一個人呢,多可憐”;以前她無比討厭合租的那三個女人,覺得她們生活粗糙得讓人受不了,可某一天,她回家時,看到三個人圍在一起吃熱氣騰騰的蔬菜火鍋,便羨慕不已;兩個月裏,她沒有回過一次家,因為害怕一旦回去,就再也沒有勇氣出來。

日子越過越像是一場戰役了。她嘗試各種辦法讓自己忘記是“一個人生活”這個事實,但總是忘記之前先想起,反而是一遍遍地強調了自己的孤單。甚至,這影響了她的工作,如果辦公室的幾個女同事一起出去吃午飯而沒有叫上她,這頓飯她就不會吃了。以前也有這種情況,但她會屁顛屁顛地跟上她們,但現在,她不會了。

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歧視孤單的人。

一切都變得乏味了,她幾乎忘掉了快樂的滋味。於是,大哭一場之後,她決定搬回家,如同搬出來一樣決絕,第二天,她就搬了回去。她想:“過不了一個人的生活,不過就是了。結婚之前住在父母家,結婚之後,有了丈夫和孩子,到老都不會是一個人了。為什麽非得把自己逼進死胡同呢?”

回家後,多多又過起了天堂般的生活,早上起床後就有母親準備好的熱騰騰的早餐;晚飯後,會和父母一起去散步,聊著彼此在工作中發生的趣事兒;周末窩在家裏,和母親一起看韓劇,吐槽這個男人帥那個男人糟,或者牽著手,一起逛街。細水流長的日子和過去沒有什麽兩樣,這讓多多更加堅信搬回家的選擇是對的。

一年多以後,父母給她安排了一次相親。由於父母之前做了充分的準備和認真的挑選,多多只見了一面,便覺得很是合適。男人成熟穩重,在一家網絡公司做銷售主管,在上海有房子,這一切都符合多多想要擁有一個安慰的家的願望。兩個人年齡相對來說都比較大了,而且雙方家長和彼此之間也都挺滿意的,半年後,兩個人就閃婚了。多多為此興奮不已,像是完成一個任務一般,大松一口氣,她終於要有屬於自己的家了。

初為人婦的她,對家裏的一切都感覺格外新鮮,似乎有幹不完的活兒在等著她。每天下班後,她會第一時間沖回家,打掃房間、洗衣服,然後進廚房精心準備晚餐。倘若她做的這些再能得到丈夫的讚美,那就再好不過了,甚至於,相比較工作而言,她更喜歡待在家裏,一整天一整天地待在家裏。丈夫對她也非常滿意,因為工作比較忙,回家之後,就有幹凈整潔的家和熱騰騰的飯菜等著他,一天的疲憊也就緩解了很多。

可這種美滿幸福的日子,並沒有持續長久。半年之後,男人被安排去統籌和策劃一個新的部門,加班的時間漸漸多了起來,有時,加班到半夜,為了方便,就不回家了,在辦公室睡一會兒起來再繼續工作。丈夫不回家吃飯、不回家睡覺,多多突然之間就變得沒有激情起來,似乎她做的所有家務都是為了讓丈夫看到,而一旦他不在,她覺得自己做得這些沒有人欣賞和肯定,也就沒有意義了。

於是,她又恢覆了單身時的生活,雖然家裏有整體廚房,但她還是會在外面買了快餐帶回家吃,丈夫不在家,她就不想開火做飯。下班後,也沒有精神氣兒打掃房間了,就窩在沙發裏看電視;一堆衣服落在洗衣機裏,就是不願按動按鈕,讓它滾動。“整個人想死了一樣”,她說。這時,她會想起之前搬出家的兩個月時的狀態,和現在的無聊、寂寞沒有什麽兩樣。

最讓她受不了的是晚上。剛開始時,丈夫偶爾不回家,她雖然心裏不願意,但還是想著要體諒他的工作,又不是他不想回來,只是工作迫使而已。可慢慢的,她養成了如果丈夫某一天不回家,她就一晚上就睡不著的習慣。一整夜一整夜地失眠,昏昏欲睡,卻就是睡不著。她給丈夫打電話,他一邊忙著手頭的工作,一邊安慰她幾句,也就掛了。過上一兩個小時,她還是睡不著,再打一次,如此往覆,一夜又一夜。直到有一天,丈夫惱怒地對她說“不要每天晚上都給我打那麽多次電話,煩不煩啊,你睡覺就是了,晚上加班,本來效率就不高,你還一個個電話打斷我。”她也覺得委屈,哭著說“可沒有你在家,我睡不著啊。”丈夫丟下一句“以後這樣的日子多著呢,這麽大年紀的人了,連一個人睡覺都怕,那還能做成什麽?”就走了。

多多還是幸運的,這樣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很久。丈夫日夜加班,用三個月的時間完成了領導交給的任務,終於可以以正常的時間回家了。多多欣喜不已,像是忍耐了一冬的春天一樣,一下子就朝氣蓬勃了。家裏的活兒也似乎破土而出了,忙碌的生活也讓她充實了很多。丈夫就是她的太陽,瞬間就能把她照亮。

結婚一兩年之後,日子開始變得平淡如水,再也沒有最初兩個人如膠似漆的激情了。最先變化的是丈夫,不管之前工作有多忙,他都會盡量地回家吃飯,而現在呢,他有事兒沒事兒地就在外面和朋友一起吃,一周之內,至少有三天的時間是在外面吃。多多不高興,說“外面的飯有什麽好吃的,連材料都看不到,多不健康,回家吃多好。”丈夫安慰她說:“整天在家裏吃是好,可我一個做銷售的,如果不和朋友保持好聯系,怎麽可以。看似是在吃飯,其實很多生意都是在飯桌上談成的。”

多多是個明事理的人,可在日覆一日的生活中,她漸漸地沒有了最初的耐心。在家一個人的無聊,比什麽都能讓她感覺痛苦。她一想到今後的幾年都要這樣孤單地生活時,就變得有些失去理智。她會在丈夫在外吃飯的時間給他打電話,說她身體不舒服,要去醫院,丈夫不得已趕緊趕回家,看到在舒服地再看電視的她,她解釋說“剛剛吃過藥了,好了很多。”;或者會在下班之後,直接到丈夫的辦公室,等他和她一起回家,這樣,有同事看到人家的妻子在等,就不好意思喊他去吃飯了;更或者有一天,她給最經常和丈夫吃飯的朋友打了電話,話裏有話地告誡他們以後盡量不要和她丈夫一起吃去吃飯。

沒過多久,丈夫的朋友都知道了多多不想讓他吃去應酬的事兒,所以,為了人家家庭的和諧,朋友也就盡量以後吃飯不叫他了。丈夫先是覺得奇怪,酒場突然就少了很多,某一天,他從朋友的玩笑話裏才知道,原來是多多在暗地裏做了這麽多事情。

男人,對朋友這件事的重視超出人的想象,所以,多多這樣做的後果,可想而知。丈夫甚至撂下狠話,說“如果再幹涉他的生活,就離婚。”而且,他還越發的“叛逆”,多多越是這樣在背後操作,他越是增加在外面的應酬。

生活再次變得暗無天日,有時,多多真想著要離婚,兩個人這樣敵對,還不如一個人來得輕松,可是離婚之後呢,一個人生活,她能對付得了嗎?所有的事情,當遇上“一個人生活”這個問題時,多多都會敗下陣來。這次也是如此。她堅決不能離婚,即便丈夫晚上有應酬,可是還是回家的啊,周末有時候也是在家的啊,仔細算起來,在家的時間也是挺多的,有個人可以說說話,可是好的嘛。

三四年過去了,因為丈夫喝酒,兩個人依舊沒有孩子。多多朝思暮想地想有個孩子,一方面有了孩子後,和丈夫的緊張關系可能得到緩解;另一方面,有孩子在,她的生活也會忙碌、充實很多。

只不過,我們朋友談起多多來時,卻說“還是沒有孩子的好。因為在她那裏,還是不是孩子,而是一個可以讓她充實起來的東西,和打掃房間、燒火做飯是一樣的。”是的,多多為了擺脫無聊,就想辦法栓著丈夫,栓不著時,就想著拴住孩子,可她從來沒有想過——要拴住自己,自己陪伴自己,比丈夫和孩子都要長久和容易很多。

我身邊的“多多”不止一個,而是隊伍龐大。他們只能生活在人群中,一旦一個人,就生不如死。有人說,這也是現代人的通病——害怕獨處、害怕孤單、害怕一個人。所以,很多“聰明”的女孩子,從家裏出來之後,趕緊找個人嫁了,實現從一個“家”到另一個“家”的完美過渡,中間不給自己留一點“獨處”的縫隙。可她們不知道的是:你可以不強迫自己過不喜歡的生活,可生活會強迫你;你以為婚姻可以讓你覺得不再孤單,殊不知,兩個人的孤單才更孤單。企圖用婚姻來“逃避”自我的方法,最終還是會毀了自己。一個不會與自己相處的人,也一定不會和他人相處。


我想,女孩子一定要過幾年一個人的生活。不是一個月、半年,是至少一年以上,如同訓練一樣。讓女孩子一個人生活,不是為了鍛煉她做家務、整理房間、燒菜的能力,而是學習如何與自己相處。而在女人的一生中,沒有比學會如何與自己相處再重要的了,它是女人的命根。

一個人獨立生活,尤其是女人,關系到一個底氣的問題。它會帶給你一種不依傍的自信。這種來源於自身的能量,可以讓女人在戀愛,或者是婚姻中留有屬於自己的空間。聽過太多女生一深愛,就忘了自己的慘痛故事,女人失去自己,斷斷不會是因為愛上了一個人,而是在此之前,就沒有覺察到自己的存在,只不過,之後被更深地淹沒了而已。在很多年裏,同學、同事、朋友前擁後抱、熱熱鬧鬧,讓人誤以為這就是生活的常態。但其實,孤單才是永恒的狀態。

學習如何與自己和解、如何與孤獨相處,如何與時間為伴,是每一個人的必修課,而且它如同養分,對人的滋養,是緩慢滲透的,所以這堂課,越早上越好。可一個人生活總是難的,更多的空閑時間撲面而來,無聊也隨即鋪天蓋地,還要戰勝來自內心和外界的恐懼,只是想想,就覺得堅持不下去,剛開始,我也這樣認為,但真正做起來,完全不是這樣。

因為某些原因,我曾經有兩年多的時間在外地獨自生活。每天都很規律,上午寫稿、下午準備考試、晚上讀書,除了偶爾的身體不舒服和心情不好,700多天都是這樣過來的。

最開始也是很難。二十多年,每天都和鐘表相伴,卻在那一年,第一次清清楚楚地聽到了鐘表的滴答聲;洗了上萬次的腳,那一年,第一次知道用盆接洗腳水的聲音會把暗夜都吵得沸沸揚揚;第一次體會到一天24小時是如此的漫長,自覺做了好多事兒,時間卻只走了一點點。那時,我甚至擔心:如果長時間不和別人說話,會不會得失語癥?我找了很多資料,也沒有答案,但之後,為了避免自己真的失語,只能過幾天,就給朋友打一次電話,聊聊天。

因為有很多書要讀,有很多稿子要寫,漸漸地就忙了起來。雖然還是一個人,但狀態變了很多。為了讓自己的生活變得多樣,我想了很多的辦法。以前早上都是在路邊吃點豆漿油條湊合一頓就行了,後來,我便要求自己,早上六點多起床,步行去市場買菜,置辦夠一天的新鮮食材,回家自己做,這樣做還有個好處就是能接觸到很多人,遇到比較愛說話的商販,可以聊上那麽幾句,心情也會好很多;傍晚時,開始規律地到附近的大學操場慢跑,每天半個多小時,累了就坐在一邊,看大學生們打球的打球,牽手的牽手。有一次,看到有瑜伽工作室招生的廣告,便報了個周末的瑜伽班,和十幾個女人,由陌生到熟悉,最後,竟覺得在這個城市也有很多朋友了。

就這麽一些微小的改變,就把我除了寫稿、讀書的時間全部占滿了,一個人也能變得忙碌起來,一天天下來,竟然也毫無察覺,等到過年回家時,才意識到已是一年過去了。人都會有恐懼,並且會自覺放大恐懼,但事實上,把那些恐懼分解到一天天裏,就沒有了。

兩年的時間,讓我知道:即便有一天,全世界都拋棄我,我也會活得很好。這是發自內心的堅持,是700多個日夜所給予我的最大財富。女生都渴求來自男人的安全感,倘若她們有過一個人生活的經歷,就知道自己給予自己的安全感,更實在。

所以,不論現在獨自生活的你有多麽艱難,一定要堅持下去,直到自己能夠享受這種生活,並真正獲得它的滋養,與它握手言和,才能去過另一種熱鬧紛擾的生活;倘若此刻,你雖在人群裏狂歡但仍覺孤獨,那麽給自己一個獨居的機會吧,你不知道它會有多麽美好。

一路上 愛 有妳 記憶片段 幸福的溫暖一路上 愛 有妳 我的目光 只在妳身上一路上 愛 有妳 直至盡頭 妳在 我在而妳 是我要的女孩而我 生命有妳才精彩不是童話 我卻可以 變的不平凡我的驕傲因為妳在 ...

永恆的夏天多永恆,相遇的瞬間印心中。 這段相遇在雨中,濕了衣卻暖了心。 這段過程像陣風,直直吹來達心中。 這段愛情像流星,只有煞那的瞬間。 永恆的夏天多永恆,相遇的煞那印心中。 這場愛戀是場夢,夢將初醒人將去。 這場空虛是墳墓,紀念死去的愛...

當你踮起腳尖 就會離幸福更近一些 當你閉起眼睛 就會感受到幸福了 ...

人,為什麼要走這一遭?其實人一生下來就注定流浪,每個人都在尋找,尋找能彼此相屬的另一半。有時我們會看不清對方是否就是生命中的心靈伴侶,但只要你閉上眼、靜下心,面對真實的自己,就能感覺到對方的存在。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