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女孩子,小的時候腿不利索,常年只能坐在門口看別的孩子玩,很寂寞。  
  
有一年的夏天,鄰居家的城裏親威來玩,帶來了他們的小孩,一個比女孩大五歲的男孩。因為年齡都小的關系,男孩和附近的小孩很快打成了一片,跟他們一起上山下河,一樣曬得很黑,笑得很開心,不同的是,他不會說粗話,而且,他註意到了一個不會走路的小姑娘。  
  
男孩第一個把捉到的蜻蜓放在女孩的手心,第一個把女孩背到了河邊,第一個對著女孩講起了故事,第一個告訴她她的腿是可以治好的。第一個,仔細想來,也是最後一個。  
  
女孩難得地有了笑容? 

夏天要結束的時候,男孩一家人要離開了。女孩眼淚汪汪地來送,在他耳邊小聲地說:“我治好腿以後,嫁給你好嗎?”男孩點點頭。  
  
一轉眼,二十年過去了。男孩由一個天真的孩子長成了成熟的男人。他開一間咖啡店,有了一個未婚妻,生活很普通也很平靜。有一天,他接到一個電話,一個女子細細的聲音說她的腿好了,她來到了這個城市。一時間,他甚至想不起她是誰。他早已忘記了童年某個夏天的故事,忘記了那個臉色蒼白的小女孩,更忘記了一個孩子善良的承諾。  
  
可是,他還是收留了她,讓她在店裏幫忙。他發現,她幾乎是終日沈默的。  
  
可是他沒有時間關心她,他的未婚妻懷上了不是他的孩子。他羞憤交加,扔掉了所有準備結婚用的東西,日日酗酒,變得狂暴易怒,連家人都疏遠了他,生意更是無心打理,不久,他就大病一場。  
  
這段時間裏,她一直守在他身邊,照顧他,容忍他酒醉時的打罵,更獨立撐著那片搖搖欲墜的小店。她學到了很多東西,也累得骨瘦如柴,可眼裏,總跳躍著兩點神采。  
  
半年之後,他終於康復了。面對她做的一切,只有感激。他把店送給她,她執意不要,他只好宣布她是一半的老板。在她的幫助下,他又慢慢振作了精神,他把她當做是至交的好友,掏心掏腹地對她傾訴,她依然是沈默地聽著。  
  
他不懂她在想什麽,他只是需要一個耐心的聽眾而已。  
  
這樣又過了幾年,他也交了幾個女朋友,都不長。他找不到感覺了。她也是,一直獨身。他發現她其實是很素雅的,風韻天成,不乏追求者。他笑她心高,她只是笑笑。  
  
終有一天,他厭倦了自己平靜的狀態,決定出去走走。拿到護照之前,他把店裏的一切正式交給了她。這一次,她沒再反對,只是說,為他保管,等他回來。 

在異鄉飄泊的日子很苦,可是在這苦中,他卻找到了開寬的眼界和胸懷。過去種種悲苦都雲淡風清,他忽然發現,無論疾病或健康,貧窮或富裕,如意或不如意,真正陪在他身邊的,只有她。他行蹤無定,她的信卻總是跟在身後,只字片言,輕輕淡淡,卻一直覺著溫暖。他想是時候回去了。  
  
回到家的時候他為她的良苦用心而感動。無論是家裏還是店裏,他的東西他的位置都一直好好保存著,仿佛隨時等著他回來。他大聲叫喚她的名字,卻無人應答。  
  
店裏換了新主管,他告訴他,她因積勞成疾去世已半年了。按她的吩咐,他一直叫專人註意他的行蹤,把她留下的幾百封信一一寄出,為他管理店裏的事,為他收拾房子,等他回來。  
  
他把她的遺物交給他,一個蜻蜓的標本,還有一卷錄音帶,是她的臨終遺言。  
  
帶子裏只有她回光返照時宛如少女般的輕語:  
“我……嫁給你……好嗎?……”  
  
拋去二十七年的歲月,他像孩子一樣嚎啕大哭起來。  
  
沒有人知道,有時候,一個女人要用她的一生來說這樣一句簡單的話…



1當我覺得——沒有自信,總覺得不如人。我應該這麼做——1.停止批評和責難自己。《肯定自己‧欣賞自己》一書的作者克萊基荷芬解釋,會不斷苛責自已,說喪氣話的人,通常是對自己不夠肯定的人。「要對自己溫柔點,停止猛烈的批評,是建立自信的第一步,」她建議,拿枝筆...

有一種人,不需要愛情。三、四十歲了,一個人過得很好。他們的自我已經形成一個完整的圓,沒有別人加入的空間。一個人還能圓滿,這是天份。   他沒這種天份。他看完電影想跟人討論,回到家希望客廳已經開燈。加薪時得找人分享,躺在床上懶得數羊。他像一個梯形,等待一個頭,和他拼成一個對稱的三角形。過去...

浮生總是有很多聚散的,這讓人唏噓又悲哀。 從小時候離開母親的懷抱,獨自行走開始;到老來黃土埋身,病榻邊與兒女握別 …… 有散必然先聚,聚散其實是一個局。對弈者是誰呢?以蒼生為芻狗的老天嗎?還是自己的左手和右手? 或許,是那一彈指六十瞬間的時光,鋪開這一局,我們置身其中。...

「世上的東西,有些失去後,就難以再得到,友誼如此,緣份如此,機會如此,感情如此,要不然世上還有什麼是可貴的呢?」   人的一生能擁有多少東西。 一生下來,擁有親情;上學之後,擁有友誼;懂事之後,擁有愛情。   在人生的路途上,除此這外,還擁有時間、金錢、地位、名利,而這些是靠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