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4年4月5日,女兒李娜冤死湖南省汩羅市高家坊第一職業中學。雙手被繩子捆綁,背部、腹部、手臂有明顯傷痕,脖子倆側有大片瘀血塊。

明顯他殺嫌疑,可恨的校方卻反覆說是自殺。而汨羅市警方不去保護現場,查明真相,卻一再阻撓家屬保護屍體,查看第一現場。卻將校方惡意破壞第一現場的行為視而不見,甚至幫助校方,私自將屍體送至火葬場,欲毀屍滅跡。

我是湖南省汩羅市橫柏鎮的村民王玉林。4月6日早上10:00多鐘,學校打電通知我說女兒病了,要我們到醫院去看看。到了學校,校方突然說我女兒自殺了,把我們直接拉到火葬場,趕到火葬場時已經有很多警察和警車等在那裡。我問女兒在哪,他們說在冰庫裡,我想把女兒從冰庫里拉出來見最後一面,這時很多警察同時衝過來,不準我們打開冰庫。我對警察大聲吼叫:「難道我沒有權力見我的女兒嗎?誰?誰?誰有這樣的權力,給我站出來。」警察看我才慢慢退後。

女兒死於學校,他們竟然私自將屍體送至火葬場,欲毀屍滅跡。
當我見到女兒時,她雙眼睜得特別大,躺在冰冷的冰庫裡,我肝腸寸斷,昏死當場......

女兒啦,你才18歲,正值荳蔻年華,就撒手人寰,離媽媽而去,你讓媽媽以後怎麼過呀......女兒啦......女兒......

高家坊第一職業中學的校領導對我解釋說,李娜是4月5日晚上八九點鐘左右,死於學校寢室的床上的,死因是割腕自殺,但另一個人又說是喝藥自殺的。

我爬起來仔細查看了女兒的屍體,只見她雙手被繩子捆住,手腕上有一道傷口,但未傷及經脈,脖子兩側有大片瘀血塊,手臂、背部和腹部也有大片瘀痕。尊重的高家坊第一職業中學的領導、汩羅市的警察同志們,睜大你們的雙眼,摸著你們的良心,這個特徵是自殺的表現嗎?有自己把自己的雙手綁起來,然後自己掐死自己的嗎?如果死的是你們的女兒,你們還會不會一口咬定這是屬於自殺?

女兒絕不是自殺!!!

屍體是最好的鐵證,不能火化。當我們要求將女兒帶走時,在場民警上前阻止,不讓我們動屍體,說要馬上火化。經過在場鄉親的爭搶,才把女兒帶出火葬場,送到汩羅殯儀館把屍體凍起來,然後24小時保護,防止被搶。

這個屬於非正常死亡,誰也無法否認。在這種情況下,汩羅市警方的職責是不是應該保護現場、妥善處置屍體、詢問有關人員、進行現場勘查,待解剖鑑定後出具鑑定結論,並根據調查情況向死者家屬出具「死亡調查結論書」。但貴警方似乎忘記了自己的職責,既沒有保護現場(4月6日我們查看死亡現場時,寢室既沒有民警,也沒有貼封條,所有人員隨意進出),也沒有妥善處置屍體。相反,他們協同校方,準備火化屍體,消毀證據。在沒有法醫鑑定的情況下,隨意的編造自殺的理由。他們履行得最好的職責就是,阻止我們查明真像,防止鬧事。

本人和鄉親們不是警察,也沒讀過幾天書,但通過這兩天的調查,都可以發現以下疑點。難道作為有專業知識、有高等文化的教師和警察,還看不出來嗎?

如果看出來了,他們為什麼一口咬定是自殺的呢?

校方和警方的目的是什麼?他們的行為是瀆職,還是包庇?或者更嚴重一點講,知法犯法?

下面,我把大家共同羅列的疑點寫下來,各位領導和朋友們,看一看,這些到底是事實,還是我們在污衊:

 

疑點一:屍體的傷痕是鐵的證據。女兒的背上、肚子上、手上、脖子上都有淤血,雙手被繩子捆綁。自殺的人不可能將自己搞得這麼痛苦,將身體搞得遍體鱗傷,更不可能將自己的雙手捆綁,然後割腕或自己掐死自己。4月6日,我們在校方的帶領下查看了寢室(沒有一個警察陪同)。校方的領導說是割腕自殺,現場地上或床上應該有大量血跡,但都沒有,女兒的床單不見了,被縟上有兩滴血,就算被帶走的床單上有血,但床單不是塑料布,血是可以滲到被子或被縟上的,從女兒手上的傷口分析,根本不是割腕自殺的特徵,這個民警或法醫一看便知,大家也可以在網上查看相關圖片。我們懷疑是死後兇手故事製造的假象。

疑點二:校方的另一個領導說是喝藥自殺,屍體的膚色一看便知。但在做屍檢之前,我們查看了校方所指的第一現象,女兒的寢室很乾凈,現場明顯被打掃過,床上只有一床被子和一床被縟,女兒的床單、手機、電腦都不見了。是誰去打掃的?如果說是喝藥死的,藥瓶在哪?為什麼有人要故意破壞第一現場?

疑點三:校方一會說女兒是割腕自殺,一會說女兒是喝藥自殺,說法不一,這本身就是疑點。再則,校方不是警方,在沒有屍檢的提前下,他有資格下定論嗎?校方為什麼一定就編造自殺的謊言呢?

疑點四:女兒屬非正常死亡,死在學校。只要心裡沒鬼的人,第一個反映就是報警,通知家長,保護現場,收集證據,洗脫他們的嫌疑,推脫校方的責任。學校的領導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懂理懂法,這點應該知道吧。但校方既沒有保護現場,也沒有通知家長,而是擅自破壞現場,甚至把屍體送到殯儀館,準備火化、毀屍滅跡。

疑點五:床單、手機、電腦到哪去了?校方和警方到現在沒有給我們交待。我女兒聰明漂亮,從不惹事,上學期考試成績全校第4名。她沒錢、沒談男朋友,更不可能有仇家,情殺,財殺、仇殺都可以排除,即便是有可能,校方也不可能如此興師動眾的破壞現場,火化屍體,而是為主動協助我們破案,減輕責任。我們懷疑,女兒如果不是自殺,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姦殺。床單可以提供線索,但床單哪去了?

疑點六:當我們要求查看學校監控時,剛開始說可以,然後馬上又說監控被雷打壞了,看不成。當我們要求進監控室檢查時,民警馬上上進阻攔,我們人少,搞不過他們,最終沒看成。

疑點七:在校門口,我們碰到一個女兒的同學,她告訴我們,晚上六點多鐘她還和我女兒在一起,她讓李娜和她一起出去玩,女兒說想睡覺,就去洗澡,然後這位同學就一個人出去了。等她8點多鐘回寢室的時候去看李娜,就沒有反應了。女兒即然洗澡睡了覺,衣服不可能穿得這麼整齊,是誰給她穿上衣服的?

疑點八:校方稱當時報了警,但警方為什麼不保護現場,查明死因。而是花大量警力來阻止我們看望女兒,協同校方火化屍體,阻止我們進入學校查看現場和監控呢?做為警察的職責到底是什麼?警方和校方難道有什麼關係嗎?

只有法醫鑑定後才有資格下死亡性質定義。現在,校方和警方憑什麼下的定義?

他們私毀第一現場的目的是什麼?校方和警方到底有什麼聯繫?警方不履職不作為不說,為什麼一再幫助校方阻止我們調查真相?

我的親屬和村裡的鄉親們都來了,每天餓著肚子和我們一起跑。很感激他們,有了他們的支持,我們更有信心。

我和我的丈夫在此血誓:我們不會無理取鬧,但我們也會膽小怕事;我們會一級一級反映,地方無作為,我們就進北京。我們相信,好官多貪官少,習總書記連「大老虎」都敢打,還會放過縣城的一個小小的兇手嗎?我們會不惜一切代價,查明真相,為我女兒申冤血恨,絕不放棄,哪怕是付出生命!

跪請政府、公安廳的領導,走好「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幫我查明真相,抓住兇手,為我女兒申冤報仇。

各位朋友,如果您看了我女兒的冤情之後,認為我分析得有道理,願意伸出您的手幫助我,請您幫我轉發一下,我攜同我的家人在此叩拜了!!!

對於中國人來說,性生活的事情,一直被認為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即使在最親密的夫妻之間(包括同居)也很難開誠布公地、事無鉅細地交流自己在性生活中的感受和體驗。 所以當夫妻性生活上出現問題,人們往往更在意的是「治標」,如何提高或延長各種「指數」,卻將彼此最真實的感受忽略。 因此,性治療師的出現,更...

結 婚後,我和大多數嫁穆斯林的中國女性一樣,就這麼入了教。得!先從穿衣做起吧,就算不被要求立馬戴上頭巾,至少你所有的短裙、熱褲就全扔了吧,這輩子你是 沒機會再穿囉!家庭的穩定團結靠這個,社會的和諧共處也靠這個!我被動放棄和一切男性單獨相處的機會男女授受不親在阿拉伯得以完美體現。這裡不但廁所分男 女...

結婚後,我和大多數嫁穆斯林的中國女性一樣,就這麼入了教。得!先從穿衣做起吧,就算不被要求立馬戴上頭巾,至少你所有的短裙、熱褲就全扔了吧,這輩子你是 沒機會再穿囉!家庭的穩定團結靠這個,社會的和諧共處也靠這個!我被動放棄和一切男性單獨相處的機會男女授受不親在阿拉伯得以完美體現。這裡不但廁所分男女,連銀...

TEXT/Bella.tw儂儂 PHOTO/[email protected] 愛情中,總是重蹈覆轍?總是愛錯了人?分手真相真的理解了嗎? 我們想要打破愛情輪迴,避免一次次地受傷,《Bella儂儂》邀請諮商心理師許皓宜老師,教妳走出隱形牢籠,失去愛情如何自我療癒、如何重新再愛、並在愛中成長...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