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人啊~~ 其實妳嫁給誰妳都會後悔的...

  嫁給有錢的男人,食有魚,出有車,豪華別墅,錦衣麗服,珠圍翠繞,暗香彌漫,這種日子應該很不錯的吧?可是,男人掙錢需要時間和精力,有錢的男人不是錙銖必較的商人,就是忙於應酬的權貴。商人的腦子裡充滿利益,每天算計投入和産出,缺乏溫馨。許多年前的那個江州司馬早已看透了這種男人的本質——重利輕別離。
  權貴男人的腦子裡充滿關係,每天衡量著該和誰近,該和誰遠,缺乏柔情。有錢的男人往往沒時間,會將女人冷落一邊。嫁給這種男人的女人,等於嫁給電視機,嫁給美容院,要忍受長久的精神上的空虛,空有一份表面上的華麗,內心的苦澀有誰知道?


嫁給帥哥,顯然是自取滅亡。帥哥就算有心一生只愛妳一人,也頂不住別的女人不管不顧的愛心奉獻。帥哥長的帥,豔遇來的快,快的叫妳斬不盡殺不絕,春風吹又生,然後妳的婚姻就成了一場妳方唱罷我登場的鬧劇。


嫁給有閒的男人,每天都有人陪伴,他事情很少,記性好,妳的生日,妳們的結婚紀念日,甚至妳***生日,他都會記得一清二楚。他每天按時回家,還做得一手好菜,願意陪妳逛商場,很會教育孩子。妳每天生活在他的包圍之中,應該了無遺憾了吧?不,這種男人往往能力有限,沒有很多的錢,妳必須千辛萬苦和他一起打拼,才能獲得一份溫飽生活。看到別的女人養尊處優,年過四十依然面容姣美,十指纖纖,而妳年紀輕輕,已經皮膚粗糙,玉手變形,就會不甘心——別人怎麽能嫁個“鑽石男人”,自己怎麽嫁了個破銅爛鐵?


嫁給會說甜言蜜語的男人,妳的心情會格外舒暢,這種男人聰明心細,善於發現女人的美。妳換了一個髮型,換了一件衣服,甚至換了一種牌子的口紅,他都會及時發現,並馬上贊美。他會別出心裁地誇獎妳透明的耳垂,誇獎妳渾圓的腳踝,妳會在這種被人欣賞的感覺中陶醉——因爲有些美妳自己都未發現。可是,妳應該清醒一下,這種男人也很善於發現除了妳之外的其他女人的美。他會把甜言蜜語說給很多女人聽,妳甚至都不知道妳是第幾個聽到他甜言蜜語的人。這種男人很危險,一不小心就會在外面豎起幾面“彩旗”,在情感上與別人“分一杯羹”,妳會內心充滿痛苦和恥辱的。


嫁給樸實拙抐的男人,妳盡管可以放心,他對妳忠心耿耿,毫無二心,對身邊擦肩而過的美女絕對可以目不斜視。可是,這種男人往往遲鈍得可怕,妳換了一雙新款的鞋子一周了,他都沒有發現;妳問他塗粉色指甲油好還是淺紫色指甲油好,他通常會一臉茫然。嫁給這種缺乏情趣的男人,妳會覺得自己的女性之美形同虛設。


嫁給哪種男人比較好?比較不會痛罵自己瞎了眼睛?女人一定要嫁的好,嫁的不好,即使從圍城裡僥幸逃出,也跌了身——除非是妮可.基德曼。


嫁給才子,這事怎麽說呢?先把才子分爲出人頭地懷才不遇兩種。前者的各種翹楚有徐志摩、郁達夫,他們的愛情婚姻都轟動一時,可是結果不甚美妙。才子佳人的組合太旖旎,就會折福。懷才不遇的才子最好別嫁,嫁了也是陪他一起譴責上蒼無眼、小人當道、時運不濟。懷才不遇者都有股怨氣,怨的久了、深了,人也就陰暗了。別叫我找實例,因爲他們都已被殘酷的生活所埋沒。


嫁給專業人士好像不錯,比如律師醫生,婚後遇到什麽事情都有人護航。這類人較有素質,一般不會發生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的悲劇。可他們通常都很忙,半夜要出診,假期不見人,而且可能不浪漫,有一種嚴謹的職業病,把妳一個人困在婚姻裡哀嚎。


嫁給教師,他們很難有升遷機會,不大會給妳驚喜。其工作方式就是從低年級向高年級爬,然後直線下跌,周而複始,樂此不疲。他們的優點是每年會有三個月可以做家庭婦男,並且免費我子女做家庭教師。


妳也許會說,嫁給既有錢又有閒,既有情趣又有忠貞不渝的男人,肯定不會後悔。

是這樣的,但是,世間沒有這麽完美的男人。即使有,我們也配不上–因爲我們自身不夠完美。因此,嫁給誰都後悔,我們只能守著一份凡俗的婚姻,誰都不能幸免——因爲我們都是有缺點的人。這很無奈,但這就是生活。也許誰都不嫁不後悔。不後悔,但形影相弔比後悔更可怕。



寂寞和孤獨不一樣,寂寞是每晚一個人坐在電視機前吃便當,一股淒涼感從心中升起;寂寞是半夜醒來,覺得天地之間只有一個人;寂寞是不想一個人,偏偏只有一個人。有一天我和一位男性朋友講電話,他說希望能有一位女朋友分享生活上的心得。比如說連下幾天雨後,忽然放晴,看到外面的太陽,心情變得很快樂,就可以打電話給女朋...

隨著人們婚戀觀念的不斷變化,傳統的家庭模式正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戰。一位時尚女性與兩名深深愛著她的男友共同組建了一個家庭,並與其生育了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這樣的家庭結構形式雖然違背了傳統觀念,但他們三人都深深愛著對方,而且三人都認可這種開放式的“多角愛戀關係”,他們在家庭活動中分...

池袋最近總是下雨,即使只是下午3.4點,天色也是陰沉沉的。江口涼之無奈的放下手中的鉛筆,似乎嘆了口氣。畫板上的素描人像因為從窗外透進的微光而染上一圈神秘。江口涼之沒有打開燈,他出神的看著畫像。畫像上的青年眼眸溫和,嘴角牽著淡淡的微笑。江口涼之搖了搖頭。野原久,到現在我還是畫不好你呢。江口涼之是一家雜...

李強以前是位軍人,半年前轉業分配到老家離江這個縣級市,在機關事務局工作,他的模樣高大威武,眼神堅毅,是姑娘們心目中那種標準男子漢的形象。 李強在部隊時是正營級職務,根據國家有關規定,從部隊轉業到地方職務上須降半級,於是,他到局裡只能任副局長,不過工資什麼的還是可以參照部隊裡的職務套改。局裡那位漂亮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