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曾經有一段很好的愛情擺在我面前,我沒有去珍惜。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說,我愛你。如果非要給這份愛加上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這段經典的臺詞在人們的愛情生活中幾乎被說爛了街,但仔細琢磨,這簡直就是普遍道理。

當一個人追求你時,你可能沒有感覺,和他在一起時,感受不到激情,甚至覺得他很煩人,可一旦他主動地離開你,你就會覺得原來他是如此的好,你早已經愛他愛得不能自拔,他離開你你會生不如死的。這是為什麼呢?

愛情也是一種持續的刺激,習慣後便感受不到 

心理學家做過這樣一個實驗:讓人持續聽一種聲音,觀察人的腦電波,發現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對這種聲音刺激的反應越來越弱,腦電波的起伏越來越小,而猛然使聲音停止或者換另外一種聲音來刺激,人的腦電波就會產生劇烈的反應。我們都曾經有這樣的感覺:當周圍有持續的噪音時,通常我們是感受不到的,而噪音戛然而止時,我們才能感覺到剛剛有噪音在騷擾。這就是突然變化的外界刺激對人腦電波影響的佐證。 

愛情其實也是一種持續的刺激。人長時間的沉浸其中,就會對其視而不見、充耳不聞。當這種刺激突然停止,也就是戀人突然提出分手的時候,才會感覺到強烈的不適應。這個時候,就會有一系列的強烈反應,甚至做出過激行為。 

突然失去“自我中心”的感覺會使人心理失衡 

人與人之間的相互作用、相互影響能夠促使人形成某種心態。當別人持續表現出愛慕,被追求的人就會形成“自我中心”的心理狀態,感覺自己非常出色,簡直就是人見人愛,無比自信。這種心理狀態會使人陶醉其中,非常快樂,久而久之這種心理狀態會非常完善,不容被打破。當戀人突然離開,維持這種自信的環境就被打破,人會感覺自己一下子變得一錢不值。為了挽回以前維持自信的環境,人會想盡一切辦法,甚至會去自傷、傷人。 

戀愛中,戀愛雙方總是被對方關心、照顧和寵愛的。借用一句古文:“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當人處於一個時時被關心照顧的環境中,會感覺很舒服,但習慣於這種舒服之後,就會覺得是理所應當的,也感受不到什麼特殊的快樂,一旦失去,就會非常不適應,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

“挫折吸引力”這一心理規律使失戀後的人覺得更愛對方 

失戀的痛苦是人在進化性過程中形成的一種反應。心理學家把失戀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抗議”,第二階段是“放棄’絕望”。在抗議階段,被遺棄的一方為了讓對方回心轉意,會苦思冥想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怎樣才能重新使對方愛上自己。他們有時會出其不意地出現在戀人的家中或工作場所,然後咆哮而去;他們不停地打電話、發電子郵件和寫信,一再地拜訪倆人共同的朋友……隨著這些行為的愈演愈烈,被拋棄的一方對對方的愛情不僅不會減弱,反而不斷地加強。這種現象被稱為挫折吸引力,意思是當愛情受到阻礙時,被遺棄者對戀人反而愛得更深了。 

這樣奇怪的行為是有生理學基礎的。精神病學家認為,這與多巴胺有關。多巴胺是一種控制肌肉運動、並讓人產生滿足感的化學物質。在戀愛剛剛開始時,產生多巴胺的系統被激活。在抗議階段,多巴胺的活動也增加,使得遭到拒絕的戀人感覺到更為強烈的激情。 

失戀引發的抑鬱使人覺得自己更加需要對方 

美國加州大學的社會學家曾對114個失戀的人進行評估,發現大約有40%的人屬臨床抑鬱症,這其中,12%的人患中度或重度抑鬱。抑鬱會使人無精打采,對周圍的一切都沒有興趣,只沉浸在導致自己抑鬱的那件事情中不能自拔。這就使失戀的一方根本無法把精力轉移到其他的事情上。他們會覺得工作、學習、生活一切都不重要,只有把失去的戀人重新找回來才是最重要的。 

處於抑鬱狀態的人由於已經把自己禁錮在自己的世界中,會變得非常固執,一旦認定某件事情,很難被改變。由於失戀而抑鬱的人會固執地讓自己反復考慮這件事情,認定自己要擺脫痛苦,唯一的出路就是使戀人回心轉意。愛情就這樣在他們的心裏變得越來越強烈。 

有 人 問 : 「 甚 麼 男 人 最 可 愛 ? 甚 麼 男 人 最 可 恨 ? 」 以 用 家 的 角 度 來 說 , 當 然 是 愛 我 的 男 人 最 可 愛 , 不 愛我的 男 人 最 可 恨 。 他 愛 上 我 。 那 麼 , 即 使 他 有 很 多 缺 點 , 他 ...

女人的脾氣常被歸類為無理取鬧,或是任性刁蠻,但是女人的脾氣也是很可愛的,永遠不會發脾氣的女人就如同一杯白開水──解渴,卻無味。 你遲歸,她向你發脾氣,是因為她緊張你,她怕你出了什麼意外。 你喝酒抽煙,她向你發脾氣,是因為她擔心你的身體健康,她希望跟你長長久久,白頭到老。&nbs...

分手都已經十個多月了,對你的思念還是沒有退,我們還是朋友,複雜關係的朋友,因為我還在乎你,每天探聽著你的生活、你的想法,時時刻刻要你還記得我。 曾經我告訴過你,希望你可以交過個女朋友,找尋一個他很愛你的而你也很愛他的,不想要你回到過往的生活,但對你卻有一種不想放棄,不想將你交給別人,我是很...

為甚麼女人要問:你愛我嗎? 梁芷珊 飯局裡,男人半投訴半炫耀地,指著身邊的女人說:「她每天都問我是否愛她。」 其他男人露出一副極驚恐厭惡的樣子,當面審判女人:「為甚麼你經常要問?是愛你的,不必掛在口邊;不愛你的,口裡說愛也不代表甚麼。」 在場女仕當然站在同一陣線,插口...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