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都說,第一次是失去童貞的那一次,定義也許每個人不同,但其實第一次,並不是失去,反而更像是完整了人生。


失去童貞的並非失去第一次,真心相愛的那次,才是
在黑暗的電影院裡,她感受著他握著自己的手。

劇情緊湊,她緊緊地揪著他,輕輕搔刮他手心的手指也隨之加重力道;眼睛盯著螢幕,她卻知道自己的心思並沒有專心放在光亮亮的銀幕上。

她不是第一次戀愛,只是運氣不好,總是遇人不淑。她過去遇上的人,總是只想維持曖昧關係,而她卻總是一心一意地奉獻全部,甚至給出了自己的身體。

不算後悔,畢竟是自己的決定,但是這心情上被背叛的傷,依然不淺。

於是她漸漸地不再相信愛情,漸漸地用寒冰將自己的心封印了起來,不再輕易讓人接近。

而現在身旁坐著的這個男人,用溫暖和誠意突破了她封閉已久的心,每當他輕吻她的唇,她就感覺心頭的冰又崩碎了一塊。他耐心地牽著她的手,等待著她,要她不要擔心,不要著急,牽著她一步一步地走。

和他相處非常自在。
不知道為什麼,過去幾年只要有疑似對自己有意思的男性近身就會築起厚牆張起防護罩,將對方隔遠遠的警戒模式,完全在還沒啟動的狀態下就被擊破了。

現在他們坐在電影院,她的眼瞳中閃過一幕幕電影的光影畫面,腦中卻儘是前一晚他的懷抱,和他在她耳邊的話語。

那是個週五晚上,下班之後她去接他,並且直接在他家過夜,準備隔天一起出遊。 他細碎地輕吻著她的唇和臉龐,道了晚安,讓她偎在自己臂彎,緊緊摟著。 她將臉埋進他的胸膛,然後在黑暗中,聽見頭頂上傳來的問句

「吶,你希望我們之間變成什麼樣子?」他的聲音平淡沉穩。
「.......不知道....大概就這樣下去..吧...?」小小聲地,她回答得不是很確定。

他們一認識就相談甚歡,像相見恨晚一般。她快就發現他對自己有好感,自己對他也很有好感,漸漸地他們就發展成穩定的約會關係。就像一種默契一樣自然,他們牽手,他們接吻,沒有人多說什麼。

但是其實,她心裡還是有一點小小的疑慮,一點小小的,小小的疑慮...
「就這樣繼續下去吧」,意思是她在他身邊覺得很好。

但是她原本打算再觀察一小陣子再問他願不願意正式交往,因為她還不敢確定他的心意。因為她已經主動告白打破曖昧過太多次,卻總是落空。她怕痛,即使她很想相信這個人。

「那…你願意正式和我交往嗎?」像是看透了她的心,他問。
「你願意正式和我交往嗎?」他的語氣平穩堅定。

這是生平第一次,有人對她說這句話。 生平第一次,有人如此堅定地回應她的感情。

她在黑暗中撐大了眼睛。 然後她抱緊了他,無聲地點了點頭。那句話像魔咒一樣,擊碎了最後一塊冰晶,印在她腦海直到坐在電影院的現在。

搓揉著他的大手,時不時轉頭偷瞄一下他的側臉, 她無法不繼續回想前一晚睡前的光景,她忽然茫了。這是一種酸甜苦辣各種感覺彙集又消退之後留下的感動,還有衝動。

她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他。
她忽然好想要這個男人。

意識到自己的心情和身體變化,她不禁失笑。她想,她已經準備好了。既然確定了他的想法,她是隨時願意把自己交出去的。

回到家裡,邊閒聊邊看電視。窩在他臂彎裡,玩弄著他的手,她有點心神不寧。 她有點...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喜歡一個人而真心地想抱他,想被他擁抱,是很自然的吧。

都到這裡了還有什麼好說的呢?還有什麼好顧慮的呢?她缺乏一點主動的勇氣,不然她真的好想好好疼愛這個男人。

直到夜深了,直到關了燈,他摟著她,輕撫著她的髮際,她稍稍湊上前,吻上他的唇角。他們在黑暗中互相試探性的輕吻,他的指尖輕撫過她的輪廓,滑過下巴、頸線和鎖骨,握住她胸前的柔軟。

她輕嗯,雙手環抱著他的項背,指尖時不時施力按摩著他的背部肌肉,她的心好癢好癢,身體好熱好熱,黑暗中什麼都看不見,只能隱約摸索著對方的身形,用自己的身體去擁抱。

他進入的時候有一點點痛。與其說痛,不如說是久缺性事的身體不習慣龐然大物的侵入,但是更多的是一種莫名激動的心情。

她泣不成聲,只能緊緊摟著他不斷啜泣。她不知道這淚水究竟是開心還是難過,只知道有東西徹底破碎了,有什麼東西徹底被驅走了,長年以來堵在心口和喉頭的東西,頓時消失無蹤了.....

她不是第一次和人發生親密關係。但是,這是她第一次和真的正面回應她感情的人發生親密關係。

她曾經天真地在曖昧關係中以「性」來當作對方是否對自己認真的依據,以為全世界的人都和自己一樣,要真的喜歡,才能有性,卻忘了喜歡和認真在一起不見得能畫上等號。

而這次,生平第一次,她知道這個人是真心希望她好,真心願意和她一起走,不再是她單方面一廂情願地付出。

她閉著眼睛仔細感受著他在自己體內進出,感受著他將自己填滿又掏空,他們不斷交換著深吻,她拱起腰身尋求更多身體接觸,緊緊環抱他的肩,用臉頰蹭他沁著汗水的頸項,在他耳邊傾吐炙熱銷魂的喘息,盈滿的不只是身體的快感更是她的心,當兩人雙雙達到高潮時她終於再也承受不住爆發的情緒,如此豐盈,如此美麗的高潮她從來沒有體驗過,她失聲叫喊,像要將他嵌進自己身體裡一般緊緊摟著,再次流下淚。

「妳還好嗎?」喘著氣,他心疼地輕吻她的臉龐,吻去眼角的淚痕。
「...我很好,我太好了,嗚...」 她又哭又笑地看著他。

黑暗中他的眼睛反射著窗外微弱的光線,清澈明亮,帶著笑意,好深情。她抹了抹臉,抹去再次滑下的淚。

伸手輕撫他的臉龐,眉毛、眼睛、鼻子、嘴唇, 再沿著下巴滑過耳際,在唇上印下深深的一吻,環上他的頸項緊緊抱住。這不是她的第一次,但是是她和他的第一次。

而且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和真心相愛,全心信賴的人纏綿,竟是如此美妙的感覺。或許,以某種狹義的說法來看,要說這是她的「第一次」也可以吧。

偎在他懷裡,聽著他的心跳,她決定再也不要放開這個人。

請不要假裝對我好,我很傻,會當真的。誰把誰真的當真,誰為誰心疼。愛那麼短,遺忘那麼長。我還在原地等你,你卻已經忘記曾來過這裡。誰的寂寞覆我華裳,誰的華裳覆我肩膀。經不住似水流年,逃不過此間少年。原來地久天長,只是誤會一場。 幸福,就是找一個溫暖的人過一輩子。痛過之後就不會覺得痛了,有的只會是一顆冷...

男人上班的時侯給家裡打電話,電話鈴聲響起,小女孩接起電話聽筒……男人:「喂,寶寶,我是爸爸,媽媽在哪兒?」小女孩:「媽媽和陳叔叔在樓上的房間。」男人有點生氣地說:「哪個陳叔叔?我們家不認識叫陳叔叔的人啊!」小女孩:「有啊,每次你上班後就來的陳叔叔啊。」過了很久,男人沉住氣...

男人和女人準備結婚, 男人有15萬,女人有10萬。 男人在婚前用15萬付了首付,女的用10萬裝修房子併購買家電。   婚後,男的每月工資3000元還貸,剩餘1000元。女的每月工資3000元,男女一起養家。   3年以後,女的懷孕了,孩子出來了,男的升職了,工資7000元。 這時...

魯豫和前男友相戀了六年, 前男友都沒有娶她的意思。 於是她選擇了結束六年的感情。 當她遇到現在的老公時, 見第一面時,魯豫說她想結婚了。  她老公只是笑了笑, 在一起吃了頓飯,很開心, 第二天各自回家告訴父母, 一週後...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