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太懂事的女人,大多沒有什麼好結果

(一)我認識一個姑娘,她性格安靜的和很多姑娘一樣。

 

她告訴我,要結婚的時候,先生說要送她一樣禮物。

 

她耐不住好奇,偷偷點開先生的購物車查看,裡面躺著一條有點廉價的裙子,和一部有點昂貴的相機。

 

然後她收到了裙子。

 

她說她從來沒有問起過作為備選項的另一份禮物,歡天喜地地穿上裙子跟先生進行了結婚登記,然後把裙子疊放進最底層的衣櫃裡。

 

我說,看到禮物的剎那,你難道沒有半分失望?你已經是他的妻子,他竟然還捨不得?

 

她說,那時候,我覺得禮物代表的都是一樣的情誼。對於那時候的我們,相機太奢侈,一蔬一飯才更像是生活。

 

她說,後來,真正讓我失望的是,當一個男人送你一份廉價的禮物,他竟然從不覺得你滿足的笑臉是出於對他自尊心的疼愛;這樣的禮物從此連綿不絕,可是再不是當年一樣的情誼。他會忘了你曾經願意吃多少苦、用多少心去體諒他、陪伴他,他開始覺得在這樣的陪伴和犧牲裡,你也收穫了自己想要的滿足和愛。我認為我不是個物質的女人,但是我開始懂得,從我笑納第一份廉價的禮物開始,在他心裡,我便從此是幾百塊錢可以取悅的、不識貨的女人。

 

我們是在旅途中認識的,她離了婚,拿著新買的相機在拍風景。我想那條裙子,已經伴隨著一個女人貧賤富貴、患難與共的決心被扔回了歲月裡。

 

太懂事的女人,大多沒有什麼好結果

 

(二)

 

網上流傳過一組照片,內容大致是「新郎看到新娘穿婚紗的瞬間」。照片上的新郎激動的淚流滿面,照片我看一次哭一次。

 

那之後我常常去婚紗街,我以為那裡應該是全中國聚集最多驚喜和感動的地方。

 

我去了大概六七次,從來沒有見過那樣驚喜的準新郎,一次都沒有。

 

我看到的畫面大多是,準新郎疲憊地癱坐在婚紗店的凳子上,看新娘興致勃勃地在展示台上唱獨角戲。簾子一次次拉開,新娘不斷地問:親愛的,這套魚尾會不會顯得我太胖了一點?那這套一字肩呢,是不是剛好襯我的鎖骨?拖尾好美麗,可是我們的婚宴紅毯不夠長;要不然還是選那件齊地的,雖然不是最美,可是算下來價錢最划算呢!……

 

幾乎每一個準新郎都不解地看著打了雞血似的老婆們,他們似乎真的不懂得這幾套婚紗有什麼區別,他們心裡或許還在想,這輩子只穿一次的衣服,為什麼偏偏要買,勞師動眾當真不值得。

 

因此吵架的情侶不少。女的大哭說:你給點意見會死啊,我一口氣試了這麼多套,你只坐在那裡看一看還嫌累,我是為了誰,我美,你在婚禮上是不是也有面子?我為了誰!

 

男的也暴怒說:婚禮就是個儀式,誰會記得你穿什麼,你自己挑剔,自己找罪受!

 

……

 

這在我看來不是最悲催的。最悲催的那個新娘,從店舖開張到打烊試了幾乎一整天的衣服,最後討好般地對先生說:要不然,還是第一套吧,雖然沒有後面那套好看,也不是最襯我的身材,但是可以省好多錢!我也不一定要穿得那麼貴是不是,我是不是個會過日子的好媳婦兒!

 

男的立馬暴怒說:誰讓你省錢,省了錢浪費了一天的時間!早就跟你說,在影樓裡租一套,還用得著這麼折騰!

 

新娘子咬著嘴唇,一副要哭的樣子。

 

太懂事的女人,大多沒有什麼好結果

 

(三)

 

如果你嫁的是一個懂得感恩的男人,你可以一輩子都風花雪月的活著,有情飲水飽;因為他足夠體貼和細心,他會明白你的付出和笑納不僅僅是因為你盡己所能的提供給她什麼,更是她願意不計較,你給不了她的所有。

 

但如果你很不幸遇到一個會算計收穫與給予、渴望收支平衡的男人,可能你不能繼續做一個毫無要求、盡情犧牲的女人,哪怕你願意那麼做。因為他會在心裡暗自盤算你的收益,以此抵消掉你的付出。一段看上去收支平衡的愛情和婚姻,背後一定有著填補不了的赤字。在這樣一段關係中,你的愛情在他的物質裡並沒有那麼重要,因為當一個男人認為他的禮物可以抵消你的愛的時候,你們從此再無法在精神上對話。

(圖片僅為示意,來源:電影一生一世) 前天下午3點多,泉州市區浮橋一出租房裡傳出激烈的爭吵。 「要麼給16萬,要麼讓阿麗打胎,沒商量。」黃麗(化名)的母親雙沖林(化名)平大聲喊。「我沒那麼多錢,但孩子我要定了。」林平說。 「你敢。」黃麗的父親也在旁邊幫腔。黃麗站在父母和男友中間,只顧著抹眼淚,插不...

【1】每個男生都好色,不好色的男生我還沒見過,只不過是色的程度不同。 【2】男生基本上都喜歡笨女孩(除了做飯洗衣服)。我不知道為什麼,但事實如此,心眼太多的女孩男生或多或少都會反感。所以你即使不笨,還是要『傻』一點好。但是記住,所有男生非常討厭女人做作,非常非常非常地討厭。 【3】男生都...

Images Source: redocn 、 friendoprod 為何你不懂她的心?眾多為愛而苦的男孩們哪,是否經常在無意之間觸碰女友的地雷而換來令人頭痛的爭吵以及冷戰?是否總是無法得知她真正的心意?是否怎麼做似乎都無法讓她滿意?男女間的交往,最重要的就是彼此理...

「媽媽,我馬上要當小學生了!」每次聽到可可對上學的憧憬,陳女士都心如刀絞。 6歲的可可(化名),是撿來的孩子。 為了讓可可能夠上學,繼續擁有全家人的疼愛。兩個月來,導報記者陪同可可的養母陳女士在各個部門之間奔走十餘次;各部門也在盡力協調處理,民政部門還專門開會討論可可的問題。 然而,眼看著秋季入學報...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