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師教你如何問問題 
文●王茜穎 

學習問一個好問題,是這次台灣諾貝爾科學營最重要的功課。

五十位來自台灣各地的基礎科學資優生,十二月十一日,與六位來自全球的諾貝爾獎得主,舉行一場別開生面的對談。為了這場可以「開眼界」的會面,學生先是在中研院原子與分子科學研究所接受兩天、十五個小時的密集訓練。課程包括光化學、表面與奈米科學、量子力學等十堂專業科目,由台大、清大、中研院教授與研究員輪番上陣指導。

接著,為了爭取當面提問的機會,前一天晚上,五十個學生絞盡腦汁,只為擠出一個好問題。十點截止,不願放棄機會,不少人拖到十一點才交。全部學生總共交出三十個問題,接著由中研院的兩位研究員林志民與倪其焜負責篩選,因為隔天的對談中,只有八張發言條會被選中,由學生當面向大師們提問。

「即使是一個受過well-trained(良好訓練)的教授,也不見得可以問出一個好問題。」林志民一語點出提問的難度。

要能問一個好問題,確實大有學問。除了要具備膽識和對基本知識的理解外,諾貝爾科學營的手冊上提出了問好問題的幾個原則:一、好問題是經過思考的,應避免類似What、Why這些不用想就能問的問題;二、應就主題進一步發揮,例如:「如果能……,是不是就能……」;三、先行推演疑問再發問,例如「我做了……推演,但仍有……無法想通之處」。

林志民還強調:「應該多問How的問題,因為科學就是一門關心How的學科。」

只有八個問題獲選可提問 

與大師們正式會面前十分鐘,五十位學生先集合坐定。像是公布選秀得獎名單一般,兩位研究員公布連夜篩選出的八個問題。唱名之後,學生們又開始一堂提問課,由研究員向學生一一分析每個問題好在哪裡、不好在哪裡,並指導學生如何修正或進一步延伸他們的問題,並建議發問的對象。

「這個問題建議你問波蘭尼,不要只問量子力學研究有多困難,我們誰都知道很困難,但即使困難,還是要做點事情。你應該問:『我們能做什麼?從中又能學到什麼?』」

「通常人家都問:『得到諾貝爾獎後,生活有什麼改變?』他們會跟你說,很忙很忙,邀約太多了。但問他們:『你的人生目標是否因此改變?』就變得很有創意。」

會談正式登場,緊握著麥克風,台大化學系學生胡立志用青澀但流暢的英文問賀西巴赫:「如果,能再年輕一次,你想研究什麼領域?什麼最有挑戰性?」

「很多年輕學生都愛說,東西都被你們這些人發現光了,我們還剩下什麼可以做的!」賀西巴赫的幽默引起在場所有人哄堂大笑,「年輕人,你們比年長的人有更大的優勢,你們繼承了前人的很多方法,理論的、概念的、實驗性的,讓你們能夠進一步去發掘身邊許許多多的新問題。」

很多台灣父母都期待能教出得諾貝爾獎的小孩,讓孩子學會問問題,應該是第一步。

妳已經不是20出頭歲的女孩了,將近30歲的妳,已經離開校園生活好一陣子。或許妳住在發達的都會中,有著熱愛的職業,但妳卻漸漸發現身邊的好朋友似乎愈來愈少?!想找到一個人陪妳做這做那都好困難?好友們相繼走入婚姻家庭,或到國外工作各奔東西,距離遠了,聯絡少了,妳感到孤單卻不願承認。 或許妳認識的人多了,但...

我懷疑太太偷看了我的部落格。最近我寫部落格的時候,抒發了一下所有中年男人都會有的對情人的幻想。我渴望有個情人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只是天時、地利、人和皆不具備,所以我的情人理想只能化為文字寫成部落格:我的情人,她要年輕漂亮,性感嫵媚,會討男人的歡心,當然,我也順便發洩了一通對黃臉婆的不滿。沒想到,第...

女孩們的身邊是不是會有幾對即使已經交往許久,但還是一直處於熱戀期,讓人又愛又恨的情侶存在呢? 能夠一直維持戀愛保鮮期其實是有秘訣的!   為對方空出時間 如果可以盡量空出時間給對方的話,對方也會珍惜你所謂他做的一切喔! 能夠面對面的和對方相處,也是最能夠和對方貼近的一個方式。因為兩個人的...

你以為灰姑娘真的是一個善良平凡的女孩跟王子一見鍾情最後幸福美滿的偶然故事嗎?並不是,這很可能是一個充滿心機的綠茶婊攻城記。 當廣大土肥圓婦女同志還沉浸在灰姑娘嫁給王子的美夢中,期待著在自己的生命中也有一個不一樣的霸道總裁撿到你的達芙妮高跟鞋也要掀翻整座城市把你拖進城堡時YangFanJame真的很...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