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木暖是那種很可愛、很開朗的女孩兒,她紅著鼻子,吐著寒氣對我講:你知道嗎,小莫,人家都說天上飄著的不是雪,是天使身上為幸福的人兒掉下的羽毛。


【1】
木暖暖緊張的抱著一束玫瑰花找到我,對我一臉的幸福和害羞。整個酷熱的夏天有了木暖暖不在那麼熱了,她整天開心的像個公主一樣,沒有什麼事會放在她的心上。白色的陽光透過
樹葉耀在她的俏臉上格外好看,她嘴裡氣喘吁籲的吐著熱氣。
  
“有人送我玫瑰花了呀,我該怎麼辦啊,我第一次收到玫瑰花,我真不知道該開心還是該難過了。”接過她手中十一朵玫瑰花,裝模作樣的看了一眼。
  
“那你應該開心啊,終於有人送你玫瑰花了,多幸福啊你。”
  
“可問題是我不知道是誰送的啊,萬一是個醜八怪怎麼辦!”她舉著玫瑰花上的一張卡片在我面前搖了搖,上面寫著:我愛你--某某人。
  
看著她可愛的樣子有些可笑,傻瓜,她當然不可能想到是我了。
  
我跟木暖青梅竹馬,一起穿著開襠褲長大的。我們一起光著屁股洗過澡,一起偷隔壁院裡的大棗樹,一起逃課去網吧,然後一起挨打。反正從小我能把她帶壞的事情,我都帶了,只要
木暖離我不超過十米,那麼她就永遠就少不了我的欺負。
  
“幹嘛這樣的表情啊,那你希望是誰送的呢?那你認為是誰送的呢?”
  
木暖拿著卡片在臉上刮來刮去,然後是一番猜想。終於在四分之一柱香之後她才鼓起勇氣對我說:“我希望是盧安琪送的,但是我認為不是他,我也不知道是誰,我就是不知道是誰才
來請教你的嘛。”
  
盧安琪是學校的校草級的人物,比我們大了一歲,帥氣的外表讓他在學校成為萬千女生追捧的對象,也是男人憤恨的人物。他是木暖的同桌,盧安琪也很喜歡木暖,兩個人的關係一直
很曖昧,所以我厭惡盧安琪。
  
“一聽到這個名字我就來氣,長的帥有什麼用?刷卡?買房子?小白臉而已啦。”木暖怎麼可能會讓我侮辱她心目中的羅密歐呢,當即抬起穿著超高的高跟鞋朝我的腳上狠狠的踩去。
  
【2】
  
我安靜的載著木暖走在一片金黃的油菜地邊的小路上,沐浴著春風,吹著口哨,幸福般的陽光溫暖我們心中每一寸。也只有這個時候,我們才能短暫的去停止爭吵,來享受這片刻的溫
馨,和諧。這時候的木暖是最美的,也是我最喜歡她的時候。
  
“餵,今天是什麼課啊,我們逃課去網吧好不好。”木暖安詳的坐在橋上,高高的仰著白皙的臉,沐浴在春光裡,美麗無限。她很少主動去找我逃課,這恐怕也是唯一一次吧。
  
“你想死啦,是班主任的課哎,被他逮到你爹會親自過來抓你的。”
  
“怕什麼啦,班主任上次不是說不管我們了嗎?沒事的,相信我,乖啦,我請客!”
  
看著她信心滿滿的拍拍小胸脯的樣子只能無奈的點點頭,但願能如她所說的那樣吧。
  
去網吧的路上,她攔著我的腰,一路哼唱著王菲的《紅豆》,興起的時候,張開兩隻手開心的搖擺。她總是那麼天真,那麼心無雜念。好想時間靜止在單車上的日子,春風得意的日子
,無憂無慮的日子。我的世界裡,究竟是被她歌聲形成的空間裡變的那麼緩慢慢;還是我的腳沒用力,這就不得而知了,我只知道,這麼幸福的時刻,慢一點多好。
  
默默喜歡她兩年,追求了她兩年,付出了兩年。她那麼傻,一定還不知道吧。她只知道無論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總有那麼一個人靜靜的守著她,隨叫隨到。儘管我每每都會欺負她
,但她還會那麼開心。
  
“靜靜的現在的天空,那麼湛藍,那麼美麗,靜靜的有陪著我的小莫,靜靜的有我暗戀的盧安琪,靜靜的喜歡這樣的生活。”我看著屏幕上的字,是木暖坐在我旁邊更新的心情。
  
點下評論,寫下這麼一段話“輕輕的欣賞你的天空,那麼天真,那麼無邪。輕輕的陪著你開心,輕輕的陪著你暗戀他人,輕輕的喜歡現在的你。 ”但終究沒有勇氣 ​​點確定,我不敢,
我是個懦弱的人。
  
“你在玩什麼啊,我們一起玩啊。”木暖的臉突然湊了過來,慌亂之中,趕緊點了關閉。木暖看著我緊張的樣子一臉茫然,隨後又趕緊不屑的說道:“幹嘛啦,你有秘密不可以看的啊
,真小氣,不看就不看啊。”
  
我紅著臉笑笑,生怕她看出我的狼狽。
  
這時候,網吧突然停電了。整個網吧的人開始亂了,吵吵鬧鬧的。我跟木暖是喜歡安靜的人。
  
“我們回去吧,停電了,真不好玩,白跑那麼遠了。”我捏了她的鼻子一下,然後對她說道:“是我帶著你來的,又不是你騎著帶我來的,你那麼擔心幹嘛。”她 ​​沖我可愛的一笑,然
後是一番伶俐的誇獎。得意的我都能搖肩膀了,雖然她人苯了點,可是比起誇人,她可是從小口齒伶俐呢。
  
兩個人茫然的站在學校門前,學校的大門已經緊閉了,上面豎著一個大大:閒雜人等,禁止入內。的字樣,如果我們要是進去的話,會被守門的發現的,被發現的話是會被交到警務處的。
  
所以就只能在學校門口呆呆的站了一個下午。
  
“你說盧安琪又不喜歡你,你還默默的跟傻子似的干嘛啊,不如找其他男生啊。”我憋在心裡整整一下午,終於算是擠出這麼一句話來了。正在拿著小棍發呆的木暖聽到這個問題滿臉
疑惑的看著我說“幹嘛,我暗戀他管你什麼事情哦。”
  
“沒事啊,就是說說而已,木暖啊,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木暖手中的小棍突然滑落了,她睜大眼睛看著我,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時候,學校的下課鈴響了,緊接著就是一群學生的嚎叫。她繼續不可思議的看著我,而我則是低著頭像她一樣撿起了一個小棍在地上畫圈圈。
  
我感覺的到,木暖剛想開口,卻被一個聲音打斷了。我又能感覺的到,是可惡的盧安琪。
  
“你好,能請你吃飯嘛!”一張俊俏的面孔出現在木暖的面前,打斷了木暖剛想開口的形勢。
  
我清楚的感覺到木暖的尷尬,若是以前,她早便激動的蹦了起來,可這時,她卻猶豫般的看向我。
  
“我開玩笑的啦,我先回家咯,明天見。”我努力使自己裝作無所謂的樣子,給自己找了一個台階下,又怕木暖會失去這個機會,所以不得不先撤。
  
留下呆呆的木暖,和疑惑的盧安琪,留下兩個人看著我雨來越遠的背影發呆。


【3】
  
“小莫啊,你昨天,說的真的,還是在騙我?”木暖沒有跟往常一樣哼唱她喜歡的調調,而是安靜了許久才對我講出這句話。
 
“我說過了,我開玩笑的,你別太當真哦。”
  
“可是我昨天怎麼感覺玫瑰花上的字,跟你筆跡差不多呢。”我欺騙的眼光呆洩了,恐怕這個丫頭已經知道了。我原本以為她那麼笨,永遠都不可能知道的事實,原來就那麼容易的就
被拆穿了。我只能無語,我也沒什麼可說的了。
  
“你不要瞎想好不好,真的不是我。”
  
“你不承認算了,就當我沒說過。”木暖只得失望的放棄了,兩個人在單車上一路無話,我們很少會這樣,除非吵架的時候,但這是第一次這樣。那麼尷尬的一路,我還能平靜的騎著
走過,真是覺得自己也挺厲害的。
  
到了下午放學,盧安琪又來到木暖的面前。我只能眼巴巴的看著木暖被盧安琪牽著手帶走,而我能做的,就是目送她離開學校,然後便就是心頭的一陣苦澀。
  
趴在床上,靜靜的玩弄著手裡的一跟圓珠筆,看著可愛的圓珠筆腦海裡竟想的都是木暖,因為這根圓珠筆是去年生日時她送我的。腦海裡每一刻都有她的笑容,我什麼時候那麼喜歡她
了?我自己也不知道,可腦海總是會不經意的想起她天真笑著的對我說:“小莫,等冬天來了,我們一起去滑雪好不好!”
  
估計就算冬天真的來了,陪木暖的那個男孩,就該不是我了,而是她身旁的另一位吧。
  
突然,圓珠筆從我的手中滑落了,掉在了地上,我彎腰去撿。卻恍然大悟,在夕陽的反照光下,圓珠筆上清晰可見的三個字:喜歡你。
  
我突然的摀住嘴,不知道是想笑,還是想哭,總之,那一刻的幸福不言而喻。
  
我叫著跑在大街上,去尋找木暖,眼裡滿滿是幸福的淚。終於知道原來不只是我一個懂得暗戀,原來她也一直在默默的守著我。奔跑在燈紅酒綠的街頭,一路狂喊,宣洩著自己的幸福。
  
趴在那家餐廳的櫥窗前,望著裡面的木暖。我看的出,她不開心,燈光的閃爍下,她看到了我。我輕輕的張開嘴,用口型說:我愛你。
  
木暖突然從那里站起來,不顧盧安琪的詢問跑了出來。一臉幸福的笑。看著她跑到我的面前,然後抱著我的脖子,在我耳邊輕輕的說:“我喜歡你很久了,比等你還要久。我早就知道
你喜歡我了,而你卻一直不說。”
  
我們在人來人往的街頭擁抱,毫不忌諱別人的眼光。
  
【尾聲】
  
那一年的冬天,我們如願一起滑雪。而味道卻如想像的截然不同,倘若以前是開心,那麼現在就是幸福。我牽著她的手從滑雪場地出來,天空中飄著雪花,這時候,木暖突然對我說:
你知道嗎,小莫,人家都說天上飄著的不是雪,是天使身上為幸福的人兒掉下的羽毛。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總以為,我們很愛某個人,會一生一世地愛下去,等下去,直到滄桑變色,海枯石爛。當所有人都告訴我們,不要執迷,他其實並沒有你想像的好,但我們,寧可相信自己給自己編織的童話,也不願相信身邊人說的。總以為,愛上了一個人,我們就必須是一輩子不變心,總以為我們是能等到冥冥中的緣份再度重逢。千里姻緣一線牽,當云霧...

剛搬進這個房子的那天,她整理完全部的東西,最後拿出一個非常精緻的玻璃瓶,對他說道:“親愛的,3個月內,你讓我每哭一次,我就往裡面加一滴水,代表我的眼淚。要是它滿了,我就收拾我的東西離開這房子。”男人不以為然,有點納悶:“你們女人也太神經質了吧!就這麼不信任我麼,那...

文/吳若權擁抱幸福的記憶,是永遠的陽光,足以讓人生所有的雨季,成為過去。 回憶起幼年的時候,有一次我任性耍脾氣,不肯偕同爸媽去一位親戚家作客,故意在對方家門口放聲痛哭,抵死不肯跨入對方家門。父親不但沒有當眾責罵我,還溫柔地將我迎面抱起,到附近的公園散步。 那時,天氣炎熱,混雜著汗...

文/成小晟他是台灣環保局焚化爐的一名普通工人,二十多年前,熱愛旅遊的他利用假期徒步走完了台灣。那時,他還年 ??輕,單身未婚青春洋溢充滿幻想。後來,通過親友的介紹他結識了漂亮的妻子。未認識前,妻子就看過關於他徒步旅行的報導,直接告訴她,他是個有些瘋狂的年輕人。通過接觸,妻子覺得靦腆的他實際上更像是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