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外遇 偷情,要不要原諒?

當時在台灣微軟擔任副總的杜明翰,主動向楊雀坦承與公司女同事長達6年外遇,楊雀悲痛欲絕。她在學校當輔導老師,常帶一些媽媽團體,熟知美滿婚姻的幾大要素,不敢相信外遇這種事竟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他跟我說他有外遇時,讓我覺得最痛的,不是他有外遇,而是我的信心整個被擊垮。結婚15年來,我努力扮演好各種角色,那一剎那,我心想:我的生命到底怎麼了?」眨著雙明眸大眼,楊雀以低沈的嗓音透露,當時她第一個念頭是想死,其次是離婚。

她痛哭三天三夜,她不相信最親近的丈夫怎麼會背叛她,為什麼她篤信的上帝要這樣待她?

不過,也因為虔誠信仰宗教,她在悲傷中一直祈求,也相信神會帶領她,所以經歷三天三夜的痛苦後,第四天清晨她決定重建婚姻。當天恰巧是西洋情人節,兩人決定把這天訂為另一個結婚紀念日,代表兩人關係的新生。
但重建之路是很辛苦的,特別是事發後至少一、兩年內,而且楊雀也認識第三者,情緒更強烈。

要補償,就不可能有愛
她知道,如果要重建婚姻,絕不能一直把焦點放在外遇,特別是杜明翰已結束出軌,再去蒐集更多過去的證據,無疑與重建之路背道而馳。「我不問,其實也是在幫助自己,」楊雀說。

另外,她在重建婚姻之初就跟杜明翰說好,選擇留在婚姻,不是要他做什麼補償。因為學輔導的她深知,兩人如果要繼續走下去,她絕不能擺高姿態,抱持「你犯錯後要回來,我倒要看看你做了哪些來彌補」的受害者心理,因為這麼做,只會讓杜明翰滿懷罪惡,無益婚姻。

第三者只是冰山一角

面對外遇,與其把焦點放在第三者,更不如積極地重新找回自我。
「外遇一般都在解決第三者的問題,那只是冰山一角,」楊雀說。
雖然她長期做輔導工作,但大部份時間幫別人釐清問題,反而很少真的看自己。面臨生命至今最大的打擊,讓她有機會省思。
走過這場桃色風暴,杜明翰與楊雀的感情更堅。杜明翰多年前從企業界退出,獻身於非營利組織「台灣世界展望會」,為各地需要幫助的人奔走。而楊雀幾年前也放棄教職,現在每星期至少有兩天到展望會作義工。
「我們現在站在同一個根基上,彼此信賴,一起承受生命之恩,那種親密戰友的感覺很棒!」杜明翰說。

受害者尋求報復,生還者尋求救贖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不太幸運的人,也是一個不太快樂的人。十八歲那年,我高中畢業,滿以為可以考上一所重點大學,誰知因為一分之差,我被錄取到了一所普通大學裡。儘管這所大學的環境相當不錯,也是不少同學夢寐以求卻求而不得的,然而我依然感到十分失望。接到錄取通知書時,我沒有絲毫的快樂和興奮,有的只是與重點大學...

她是一條鮭魚。秋天來了,她要回到她的家鄉。阿拉斯加東南部的冰川灣上,此刻正生機勃勃。森林裡有一條緩緩流淌的小溪,那就是她的家鄉,那就是她出生的地方。現在,她感到自己的身體中湧動著一種使命,刻不容緩,那是一種想要回家的強烈渴望。在這種渴望裡,她常常回憶起自己在小溪里的童年。現在,她將回去,回去把自己的...

一頭體格壯實的駱駝,在無邊的荒原中走著,一不小心腳被堅硬的石頭劃破了,血順著腳往下流。非洲的荒原上有成群的野獸猛禽,還有那把蟻巢築得高高的紅螞蟻、黑螞蟻,都忙著尋找食物。當帶著血腥的駱駝走進荒野時,鬣狗撲向了它,大鷲也飛下來啄食它的身體。不一會兒,駱駝就被咬得鮮血淋漓。駱駝東奔西竄,想甩掉鬣狗和大鷲...

三個月前,經過無數次跳槽過後,我落腳在一家外資公司打工。說實話,在這家公司工作還不到三個月時間,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我又動了跳槽的念頭。一有時間,我就抱著求職表在人才市場轉來轉去,渴望能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這天是星期天,得知我休息,一個春節打算回家的朋友託我幫她去車站買票。我答應了。本以為是小事一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