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愛情裡,我們都是這樣子長大的,寫入心坎裡了

 

(圖片來源:寒蟬效應)

以前吵架,砸電腦摔手機,兩個人喊得喉嚨冒煙,就為了讓對方說一句“對不起”。吵完之後之後我泣不成聲地看著藍屏的筆記本和碎掉的手機屏幕,元氣大傷。

 

現在,我淡定地聽電話那頭髮飚,聲音扭曲蠻不講理,邏輯錯亂還趾高氣揚地說自己有多麼委屈。對方話音剛落我就來了句“對不起啊這次我錯了”,甜美得自己都覺得牙疼,掛掉電話之後接著刷weibo看人人,順便把剛才taobao的單付款。於是下次電話裡的聲音就更加刺耳尖酸,於是我就繼續甜美地說“好啊聽你的那就分手吧親”。

 

其實掛掉電話,我也有點失落的。我是多想再抄傢伙吵一次架,多想有那個力氣再揪著對方一個字一個詞用得不對不好而勃然大怒,多想有那個執著去翻兩個人的短信記錄然後指著某段某句說你明明是如何如何,多想抱著電話糾結是不是要打過去道歉,糾結到頭痛欲裂人格混亂。

 

多想再為了愛情,失魂落魄一次。

 

可惜怎麼可能呀,我喊多了喉嚨會啞,哭多了眼睛會腫,氣到睡不著皮膚會差,打到沒力氣頭髮會亂,我哪裡捨得讓自己形象全無地跟你那麼辛苦地吵架呢?我眼睛裡全都是自己,哪裡看得到你的好,你的壞,你的體貼,你的霸道呢?

 

這就不是愛情了麼?得體有度,不哭不鬧因為早上起來都要去上班,吵到天翻地覆不如兩個人一起出門喝碗紅豆沙,這樣就不是愛情了麼?不懂也不想懂,只是希望不要有人再打著愛情的名義,互相傷害。懷念那種失魂落魄,無非是懷念一種跳崖似的破壞性刺激,經歷一次,仍然大難不死,足矣。別跟我講奮不顧身的愛情才是真愛,好的關係(這裡不知道該不該用愛情)和感情,就是什麼都是對的,是會給你源源不斷地能量,而不是讓你覺得哪怕地球在這一刻滅忙,也要吵出個你死我活的,分出誰對誰錯。

 

“後來,我總算學會瞭如何去愛”。沒錯,我學會了不砸電腦,學會了不動菜刀,學會了好好愛著自己,再在這紛亂有趣的世界上,找個人來紅塵作半。

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戀愛了。女人有一次看到人家手上戴的白金戒指很漂亮,就羨慕地說:「要是我也有」男人看在眼裡,可是他實在太窮,買不起好看的白金戒指。 不久,在女人過生日時,男人送給女人一個用那種透水油紙包著的「紙戒指」,很別致,重重的,正在戀愛中的女人戴在手上,左看右看,就覺得自己真的好幸福。 女人後...

因為這個世界的運轉方式,所以有些事情不能講。 有錢不能講,因為會被搶;沒錢不能講,大家怕你來借。 工作順利不能講,會被嫉妒;工作不順不能講,人家會覺得你能力不足。 運氣好不能講,會破功;運氣不好不能講,會被當成掃把星。 愛情順利不能講,走在路上會被很多人怨恨;...

親愛的,你會記得我多久?記住我的什麼?或者該說,怎樣的事物,會讓你馬上想起我?是聲音,容貌,氣味,微笑的表情,或是我的喜好?我並不是你,更無法猜測你的內心世界,但,卻早在心中,已滿滿的記住你。寒冷的清晨一推開落地窗,風馬上就灌進了外套裡,好冷,她心中猶豫著真不想出門。但無論如何,她是非得離開被窩的,...

「你好!」我抬頭一看,是一個戴著眼鏡,綁著馬尾的女孩子在跟我打招呼。她發現我正以疑惑的眼神看著她時,緊張的說...「那個...那個...能不能擔誤你一些時間...幫我作個問卷?我放下手邊的工作,站起身,接過她遞來的問卷和筆。我一邊作問卷,一邊問她:「妳...是第一次做這種問卷調查嗎?」問完後,我偷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