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一種朋友,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心裡完全沒有負擔,
不需要刻意地討好他;無論行、走、坐、臥,都覺得很自在。
不在一起的時候,你知道他絕對沒忘了你,他也沒有停止關心你;
他並不見得天天與你見面或通電話,
但你知道你們的友誼不會有什麼變化,
何以為證呢?簡單!只要你有了為難的事,他似乎永遠在那兒,
在一個令你放心的位置、不變的位置,等你奔向他。
甚至不需要你開口,他已經從你一舉一動之中,嗅到了某些端倪,主動把溫暖的手伸

來;
而且,他會做得不露痕跡,不讓你感到背了很重的人情債,
反讓你覺得,這樣的「助他修行」的好機會
你肯「賞」給他,那真是太給面子、太看得起他了。
他用一顆真心與你交往,你自然不能怠慢,也要掏出真心來相待。
好在能結為朋友的,通常也性情相近,不難互相掬誠以待。
久而久之,你便擁有一項珍貴的財產,千金不換的寶物。
不管是分離的雲淡風輕也好,相聚時的風雲際會也罷;



氣質與時尚,從來無關年月。 Linda Rodin今年65歲,雖然一頭銀髮,皺紋也已爬上面頰,但她優雅洗練的穿衣風格,以及自信灑脫的時髦態度,卻會令每一個見到她的人由衷折服。 Linda年輕時做過模特,後來又成為造型師,現在她則專注於她本人創立的護膚品牌。在時尚圈長期浸染的經歷,讓她由始至終都沒有...

很多年前,我讀到李叔同在杭州出家的一段西湖邊楊柳依依、水波灧灧,沒有比西湖更合適送別的場景了。1918年的春天,一個日本女人和她的朋友,尋遍了杭州的廟宇,最終在一座叫〝虎跑〞的寺廟裡找到了自己出家的丈夫。38歲的他原來是西湖對岸浙江省立第一師範學校的教員,不久前辭去教職離開學校,在這裡落髮為僧。十年...

~1~   二○一○年九月二日,晚上十點十四分 她有點昏沉。感覺不錯,像包裹在剛由烘乾機取出的熱毯子裡,但她清醒之後才驚覺自己身在何處,這裡絕對不是好地方。 她坐在廁所隔間裡,身體往前彎倒,臉上滿是淚痕。她在這裡多久了?她緩緩站起來走出廁所,在劇院擁擠的人群中推擠,十九世紀水晶吊燈璀璨輝煌...

相關連結:第一章試閱  ~2~ 二○一○年九月三日,凌晨四點十六分 這是哪裡? 怎麼回事? 我淺淺吸氣,試著想移動,可是我的身體不聽使喚,連手指和手掌都動不了。 我終於睜開雙眼,感覺很乾澀。我的喉嚨好乾,甚至無法吞嚥。 很黑。 有個人和我在一起,也可能是東西。那玩意發出巨響,像是鐵鎚敲鋼板...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