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向“幸福”致歉,你是否也理解錯了“幸福”

  1988年4月,霍華德金森24歲,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哲學系博士。他畢業論文的課題是《人的幸福感取決於什麼》。為了完成這一課題,他向市民隨機派發出了一萬份問卷。問卷中,有詳細的個人資料登記,還有五個選項:A非常幸福。B幸福。C一般。D痛苦。E非常痛苦。歷時兩個多月,他最終收回了五千二百餘張有效問卷。經過統計,僅僅只有121人認為自己非常幸福。

  接下來,霍華德金森對這121人做了詳細地調查分析。他發現,這121人當中有50人,是這座城市的成功人士,他們的幸福感主要來源於事業的成功。而另外的71人,有的是普通的家庭主婦,有的是賣菜的農民,有的是公司裡的小職員,還有的甚至是領取救濟金的流浪漢。這些職業平凡生涯黯淡的人,為什麼也會擁有如此高的幸福感呢?通過與這些人的多次接觸交流,霍華德金森發現,這些人雖然職業多樣性格迥然,但是有一點他們是相同的。那就是他們都對物質沒有太多的要求。他們平淡自守,安貧樂道,很能享受柴米油鹽的尋常生活。

  這樣的調查結果讓霍華德金森很受啟發。於是,他得出了這樣的論文總結: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最幸福。一種是淡泊寧靜的平凡人,一種是功成名就的傑出者。如果你是平凡人,你可以通過修煉內心、減少慾望來獲得幸福。如果你是傑出者,你可以通過進取拼搏,獲得事業的成功,進而,獲得更高層次的幸福。

  他的導師看了他的論文後,十分欣賞,批了一個大大的“優”!

  畢業後,霍華德金森留校任教。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如今,霍華德金森也由當年的意氣青年成長為美國一位知名終身教授。2009年6月,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又翻出了當年的那篇畢業論文。他很好奇,當年那121名認為自己“非常幸福”的人現在怎麼樣呢?他們的幸福感還像當年那麼強烈嗎?

向“幸福”致歉,你是否也理解錯了“幸福”

  他把那121人的聯繫方式又找了出來,花費了三個月的時間,對他們又進行了一次問卷調查。

  調查結果反饋回來了。當年那71名平凡者,除了兩人去世以外,共收回69份調查表。這些年來,這69人的生活雖然發生了許多變化(他們有的已經躋身於成功人士的行列;有的一直過著平凡的日子;也有的人由於疾病和意外,生活十分拮据。),但是他們的選項都沒變,仍然覺得自己“非常幸福”。而那50名成功者的選項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僅有9人事業一帆風順,仍然堅持的當年的選擇——非常幸福。23人選擇了“一般”。有16人因為事業受挫,或破產或降職,選擇了“痛苦”。另有2人選擇了“非常痛苦”。

  看著這樣的調查結果,霍華德金森陷入了深思,一連數日,霍華德金森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

  兩週後,霍華德金森以《幸福的密碼》為題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了一篇論文。在論文中,霍華德金森詳細敘述了這兩次問卷調查的過程與結果。論文結尾,他總結說:所有靠物質支撐的幸福感,都不能持久,都會隨著物質的離去而離去。只有心靈的淡定寧靜,繼而產生的身心愉悅,才是幸福的真正源泉。

  這篇文章,引起了廣泛的關注。《華盛頓郵報》一天之內六次加印!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霍華德金森一臉愧疚:20多年前,我太過年輕,誤解了“幸福”的真正內涵。而且,我還把這種不正確的幸福觀傳達給了我的許多學生。在此,我真誠地向我的這些學生致歉,向“幸福”致歉!(文章來源:新浪博客,文/朱國勇)

最近常常跟你發脾氣,覺得過意不去,請原諒。­   說實話,這些天,很苦很苦。也許你身邊經常發生這種事情,女人流產不過是稀鬆平常的事。­   可是這一次我真的很寒心。這一次對你而言不比你從朋友那裡聽說一次流產經歷稀奇多少,­一樣的無足輕重。­ &nb...

上了我男人房間的女人 我叫婉娟,和男朋友馬克在新竹的園區認識之後, 開始交往,今年算下來,已經是第五年了,只不過,這段時間內, 我們聚少離多。   開始交往之後,我就因為工作的關係, 搬到了台北,這樣的感情,要維持起來總是不容易的。 我常常向馬克抱怨,可否換個在台北上班的工作, 但是總是被...

二十八、九歲那年,很想結婚,只是苦無合適的對象, 你問我:什麼叫「合適」?我想,或者說,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我認為,不太需要把擇偶條件1234...... 列張單子, 貼在浴室的鏡子上,每天照本宣科一番。選擇對象的標準並非放諸四海皆準,而是因人而異的。曾有人問我:假如有一天,真有一位這麼好的弟兄...

一位教授給他的學生出了這樣一道選擇題:她深愛著他。但突然有一天,他遭遇意外,不幸毀了容,還失去了一條腿。她還會一如既往地愛他嗎 答案:A.會,B.不會,C.沒想好。         結果,38%的同學選A,43%的同學選B,29%的同學選c。 教授接著說:&l...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