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很多時候,很容易被“我們很相愛”感動,慢慢經歷了一些事情,對於相愛這事兒多少存了一點疑心。如今,倘若一對男女決定在一起,我更希望聽到他們自信滿滿地說,我們在一起,真的很合適。

只有愛情不代表就能結婚
當初愛得深,是因為太過想像。在愛情中,惺惺相惜最重要,而婚姻考驗的卻是相容性。兩個同樣高品質的零件,不在一台機器上時,彼此傾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放到一台機器上,運轉起來,卻往往因為雙方的功能都過於強大與張揚,而你磕了我,我磕了你。

沒有愛情的婚姻是有風險的,然而,如果覺得只有愛情就可以結婚,恐怕風險更大。“如果覺得合適就結婚吧”,這是無數母親面對女兒的終身大事時的態度。她沒有說愛,而說合適,不是因為“愛”這個字眼太黃色太肉麻,她說不出口,而是在潛意識裡,經歷了漫長婚姻生活的母親們,看重的不再是愛,而是合適。

先磨合到“合適”再談論婚姻
大仲馬說:“爭吵與傷害,正是試探愛的手段。”每一個有過深愛的人都應該清楚,當你很深很深地愛著一個人,往往是無法容忍平淡的。隔三岔五就要製造事端, 讓雙方的情緒陷入穀底。從穀底掙紮起來的痛疼感是對愛最好的證明。所謂愛恨交織,沒有恨,也就沒有愛。愛得死去活來的戀人,在老輩人看來,多半不宜走入婚姻,所謂“深愛不壽”。或者乾脆來個愛情馬拉松,先磨合到“合適”,再談論婚姻。

所謂合適,代表的是一種比較舒適的狀態。很可能因為舒適,便產生習慣,因為習慣,而造就平淡。沒有了三天一吵,兩天一鬧,也就沒有了刻骨銘心的愛與恨。它的前提是,兩人在性格上能夠容忍、互補,最好是生活中,女強男弱,事業上,男強女弱。不合乎常理的愛情最美麗,合乎常理的婚姻才最長久。無論如何,婚姻都是對愛情最嚴重的磨損,愛的昇華也好,親情的建立也好,總之是跟愛情沒什麼關係了。隨著磨合的加劇,相愛時被刻意忽略的性格上的不和諧會越來越明顯,那些自認為已經愛到相知的男女,此時才發現,他竟然與自己一樣孤芳自賞,一樣自我,一樣不切實際,一樣貪玩,一樣不求上進,或者一樣地不甘平庸。愛情講究的是“共性”,而婚姻則講究和諧的“差異性”,惟有取長補短,才能避免磨合得皮開肉綻。

你能跟誰談一輩子戀愛呢?
而那些曾經讓我們欲仙欲死的憂鬱的人、浪漫的人、多情的人、超酷超屌的人,他們適合與大多數女人戀愛,卻不適合與大多數女人結婚。如果你不是大野洋子,絕對不能指望降伏約翰•列儂。

“我覺得你們在一起不合適。”當有親朋好友如此評價你們的關係時,絕對不要一笑置之,甚至暗忖,關於我們的事,你又懂多少。你不妨想想,我們究竟哪兒不合適,是可以克服的,還是很難克服的,是旁人的錯覺還是果有其事。

女人當然是理智越少越快樂,談一輩子戀愛更快樂,問題是,你能跟誰談一輩子戀愛呢?

有一種愛,掛著淚珠,但很淒美,它叫做放棄!放棄真的是另一種愛,放棄真的是另一種幸福?確切的說,放棄是另一種方式的擁有!自己狼狽地退出,這不是偉大,而是因為在放與不放之間我明白了。感情是不能勉強的,也勉強不來,就算我死死地抓住,抓住的是什麼?是傷痕,是痛苦!把手握緊,裡面什麼也沒有,把手鬆開,我擁有...

你愛他嗎?茫然地問自己,特別是同時有幾個男人愛你時,你回答不了時,你的身體知道。孟京輝說,愛情就是一頭怪獸,不知道什麼時候從你的身體裡跑出來,它就像犀牛,一頭奔跑的犀牛。你看,他說的是從身體裡跑出來。   先是你的心。 你心跳嗎?愛情是隻見了一個人心跳。見到別的人也許還插科打渾無動於衷,...

有些人一直沒機會見,等有機會見了,卻又猶豫了,相見不如不見。 有些事一別竟是一輩子,一直沒機會做,等有機會了,卻不想再做了。 有些話埋藏在心中好久,沒機會說,等有機會說的時候,卻說不出口了。 有些愛一直沒機會愛,等有機會了,已經不愛了。 有些人是有很多機會相見的,卻總找藉口推脫,想見的時候已經沒機會...

有個男孩一直喜歡一個女孩,可是女孩有男朋友,男孩就從來不表白也不說。只是默默的幫助女孩為女孩奉獻… 有一天他看到女孩感冒了,就不知不覺得給女孩買了Yao放在了女孩的自行車裡!女孩以為是男朋友給她買的。   男孩跟女孩只是普通朋友,所以女孩從未注意過他,女孩上班錢包忘帶了,中午...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