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很多時候,很容易被“我們很相愛”感動,慢慢經歷了一些事情,對於相愛這事兒多少存了一點疑心。如今,倘若一對男女決定在一起,我更希望聽到他們自信滿滿地說,我們在一起,真的很合適。

只有愛情不代表就能結婚
當初愛得深,是因為太過想像。在愛情中,惺惺相惜最重要,而婚姻考驗的卻是相容性。兩個同樣高品質的零件,不在一台機器上時,彼此傾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放到一台機器上,運轉起來,卻往往因為雙方的功能都過於強大與張揚,而你磕了我,我磕了你。

沒有愛情的婚姻是有風險的,然而,如果覺得只有愛情就可以結婚,恐怕風險更大。“如果覺得合適就結婚吧”,這是無數母親面對女兒的終身大事時的態度。她沒有說愛,而說合適,不是因為“愛”這個字眼太黃色太肉麻,她說不出口,而是在潛意識裡,經歷了漫長婚姻生活的母親們,看重的不再是愛,而是合適。

先磨合到“合適”再談論婚姻
大仲馬說:“爭吵與傷害,正是試探愛的手段。”每一個有過深愛的人都應該清楚,當你很深很深地愛著一個人,往往是無法容忍平淡的。隔三岔五就要製造事端, 讓雙方的情緒陷入穀底。從穀底掙紮起來的痛疼感是對愛最好的證明。所謂愛恨交織,沒有恨,也就沒有愛。愛得死去活來的戀人,在老輩人看來,多半不宜走入婚姻,所謂“深愛不壽”。或者乾脆來個愛情馬拉松,先磨合到“合適”,再談論婚姻。

所謂合適,代表的是一種比較舒適的狀態。很可能因為舒適,便產生習慣,因為習慣,而造就平淡。沒有了三天一吵,兩天一鬧,也就沒有了刻骨銘心的愛與恨。它的前提是,兩人在性格上能夠容忍、互補,最好是生活中,女強男弱,事業上,男強女弱。不合乎常理的愛情最美麗,合乎常理的婚姻才最長久。無論如何,婚姻都是對愛情最嚴重的磨損,愛的昇華也好,親情的建立也好,總之是跟愛情沒什麼關係了。隨著磨合的加劇,相愛時被刻意忽略的性格上的不和諧會越來越明顯,那些自認為已經愛到相知的男女,此時才發現,他竟然與自己一樣孤芳自賞,一樣自我,一樣不切實際,一樣貪玩,一樣不求上進,或者一樣地不甘平庸。愛情講究的是“共性”,而婚姻則講究和諧的“差異性”,惟有取長補短,才能避免磨合得皮開肉綻。

你能跟誰談一輩子戀愛呢?
而那些曾經讓我們欲仙欲死的憂鬱的人、浪漫的人、多情的人、超酷超屌的人,他們適合與大多數女人戀愛,卻不適合與大多數女人結婚。如果你不是大野洋子,絕對不能指望降伏約翰•列儂。

“我覺得你們在一起不合適。”當有親朋好友如此評價你們的關係時,絕對不要一笑置之,甚至暗忖,關於我們的事,你又懂多少。你不妨想想,我們究竟哪兒不合適,是可以克服的,還是很難克服的,是旁人的錯覺還是果有其事。

女人當然是理智越少越快樂,談一輩子戀愛更快樂,問題是,你能跟誰談一輩子戀愛呢?

兩個生命同時在窮苦小鎮的一條幽僻的胡同里降生了,一個男孩,一個女孩。或許是因為緣份,更或許是因為聽信了算命先生說要生下來就定親才能保住娃娃的命的話,兩家大人給定了娃娃親。 男孩媽媽指著女孩說:“以後她就是你媳婦了。”男孩咯咯的笑了,女孩卻哇哇的哭了,那年他們什麼都不懂。 在笑...

1960年,美國因貧富相差懸殊,產生了許多社會矛盾。窮人不但仇恨富人,還對政府有牴觸情緒,這些不好的因素就像一枚枚潛藏在暗處的炸彈,令政府不安。為了構建一個和諧的社會,政府部門曾經想了許多方法:比如給富人增稅,給窮人提高福利;比如提高汽車豪宅等奢侈品的售價,在窮人密集地設廉價超市等。但收效甚微。⋯⋯...

她 頭頂白紗,雪白的禮服櫬得肌膚瑩瑩生輝, 禮服底下,纖細柔軟的身段顯得體態曼妙輕盈, 她偏著頭,微微笑了,全身洋溢著幸福的光暈。 她的幾個朋友突然間湧了進來, 一瞬間只得聽見女孩們愉悅的笑聲和雜七雜八的喜慶賀詞,響在大廳的每一個角落。 她和朋友們笑鬧著、取笑著,然後,突然都安靜了下來。 她們眼對著...

某導演在街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坐上車、報了公司地址後,就安靜思索著接下來要處理的事情。導演曾經有段時間很迷大提琴的音色,覺得那像是男人之間 man's talk的聲音,所以他注意到了司機正聽的是《巴哈無伴奏》,而且一曲聽完竟接著下一曲,可見得並不是「愛樂電台」剛好播放的曲目,而是從車上的CD唱盤播出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