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台灣的法官該學學!

 

一位在印尼的法官,Marzuki,帶著難過的心情審判著一宗偷竊案。
 
一位老奶奶被控偷竊木薯。這位老奶奶訴說著自己的狀況,她的家境貧窮,孩子病了,孫子挨餓,不得已的情況之下才偷木薯的。
 
可是木薯園的經理堅持要把她控上庭,以示懲戒。
 
這位法官讀了控詞,吸了一口氣,看著老奶奶說:「對不起,奶奶。我不能夠不遵守法律,法律終究是法律,所以我要判你有罪,你需付罰款一百萬印尼盾(大約等於台幣3800元),否則必須坐牢兩年半。」
 
老奶奶付不出來,哀傷無力的低下了頭。卻擔心自己坐牢期間,孩子和孫子該怎麼辦。
 
突然間,法官把法官帽摘下,從錢包裡掏出了100萬印尼盾,放進了法官帽。
 
然後對著法庭裡所有的人說:「在公正的名義之下,我也要判處這裡的所有人有罪,罰款是每人5萬印尼盾(大約台幣200元),因為在這個城市生活的你們,竟然讓一個人挨餓,以致她必須偷竊食物給她孫兒吃。」
 
法官把帽子傳了出去,在場的每個人都付了五萬印尼盾,包括了木薯園的經理。
 
在退庭之前,已經獲得了三百五十萬印尼盾的罰款。這些錢用作替老奶奶繳付罰款,老奶奶帶著快樂又感動的心情,把剩餘的錢帶回家。



1、老王辛苦了一年,年終獎拿了1萬,左右一打聽,辦公室其他人年終獎卻只有1千。老王按捺不住心中狂喜,偷偷用手機打電話給老婆:親愛的,晚上別做飯了,年終獎發下來了,晚上咱們去你一直惦記著的那家西餐廳,好好慶祝一下! 2、老王辛苦了一年,年終獎拿了1萬,左右一打聽,辦公室其他人年終獎也是1萬,心頭不免...

我喜歡胸罩,因為它能讓我的胸部看起來更好,而且我的胸有40D或者38E,這樣的尺寸不穿胸罩真的太可怕了。從13歲開始,如果不穿胸罩我就不會出門,因此我真的很懷疑自己能不能堅持一個星期。   ▼第一天:在大庭廣眾之下不穿胸罩有種犯罪的感覺。 這是我第一次不穿胸罩出門,走進辦公室時就像坐車沒有...

  電話響起時,她正在泡澡.她知道是他打來的,那是專屬於他的特別的鈴聲,可是,她不願意爬起來.此刻的她,懶懶的享受著茉莉花香的擁抱,不接受任何人的打擾,包括他。半個小時以後,她給他掛去電話:「剛泡澡呢,睡了吧?」他的聲音慵懶著:「嗯,累了,睡吧。」「好,晚安。」她掛下電話,將自己扔進柔軟...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