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一回我到澳洲訪友,在居所附近的公園,遇上一個在河邊垂釣的中年男性。他很客氣主動與我招呼,我先是腆靦了一下,在台灣,陌生人的招呼是很不尋常的。他又主動問我從何處來,我說是台灣,他豎起大姆指說,那是一個富有的地方,他的熱情消除我的戒心,於是我們愉快地聊了起來。 

原來,他以前是私人公司的主管,因為經濟不景氣,最近失業靠救濟金過生活,然而,從他悠閒從容的神情,實在看不出失業對他的生活有何壓力。他啃著漢堡喝著脾酒,他調侃說,一天兩個漢飽、四罐脾酒,不到台幣二百元就解決了,一個月台幣兩萬元的救濟金還可以存著呢! 

「可是,沒錢花你快樂嗎?」我提出在我們國家失業的人必定的疑惑。 

「為什麼不快樂?我每天安排不同的娛樂,今天到河邊釣魚,明天到海邊抓蝦蟹,後天到山上採野果,這些都是免費的食物與享受,為什麼一定要花錢?難道你們國家不是這樣嗎?」 

說著同時,魚竿猛然往下拉,一翻激烈的博鬥,一尾肥美的鱸魚就上鉤了,這尾起碼有五斤重,在台灣至少要台幣四、五百元,而這裡卻是在小公園的河邊就唾手可得,他一天的娛樂與美食不就解決了嗎?沒錯!要那麼多錢幹嘛? 

「不!在我們的國家沒有錢就沒有快樂,因為所有的快樂都是要花錢的,而且失業沒有救濟金,河裡釣不到魚,海裡抓不到蝦蟹,山上沒有野果,連公園裡的小水池都很髒,有錢人最大的快樂就是shopping,窮人就只能關在家裡看電視了。」我看著那隻生猛的魚沮喪說著。 

「那麼你們賺的錢都花到那裡去?」他驚訝地問我。 

這真把我給問倒了,沒錯!我們辛苦賺的錢,繳稅後都到那裡去了?為什麼這位老外的生活喜樂在我們國家都沒有? 

我告別他後,望著那裡蒼鬱的林木、紛飛的野鴨、河流清澄的社區小公園想著,如果我可以選擇,我寧願在這裡做領救濟金的無業游民,也不願在台灣當有錢人。 

王永慶能呼吸到像這裡甘鮮甜美的空氣嗎?能在淡水河釣到鱸魚嗎?能到北海抓海碗大的螃蟹嗎?失業時還能悠哉地啃著漢堡、垂釣加菜嗎?這樣看來,台灣首富生活品質還比不上澳洲的無業遊民。如果連王永慶都不能,我們市井小民又如何能在這塊土地安居樂業,享受生命呢? 

近年來,我們的確富裕了,眼看著高樓大廈一棟棟由平地竄起,無數公路如一道道刀疤般切割過美麗的田園,五光十色的商業繁榮迷眩我們的眼睛,大街小巷被豪華車塞滿……。感覺上生活是富裕了,然而我們居家環境卻越來越亂,海岸線越來越醜,空氣品質越來越惡劣,我們的富裕似乎沒有給島民相同的生活品質與生命的快樂。 

國民生活的富有,不在於有多高的國民所得,而是他們可以享受多少國家的公共建設、優良的居住環境與健全的福利制度。其實,市井小民最大的生活樂趣,不是在賺錢,而是在一個優美、乾淨、自然、原始的生活環境中享受生命,而不在醜陋的水泥叢林享受金錢堆砌出來的粗糙娛樂。 

生活環境好,即使是窮人都覺得生命富裕,生活環境差,連富人都覺得一貧如洗。不同的是,富有的人厭惡台灣環境差,可以把破壞這個島嶼賺到的大筆鈔票用來移民,可以三天兩頭往國外揮霍享受,而市井小民就只能留在這個被榨乾的垃圾之島像溝鼠野狗般生活,這樣公平嗎?能忍受嗎? 

停下為刺激經濟成長的各種破壞國土、犧牲環保的開發計劃,把這些錢花在河川整治,森林復育,美化海岸的環保工作,把過去因為為賺錢所造成的環境破壞慢慢修補回來。畢竟,美麗家園的喜悅,不是人民口袋有多少錢可以買到的。 

好好彌補對這母親之島五十年來的壓榨蹂躪吧,讓這片土地生活的子民,不論是窮人或有錢人都能平等享受這美麗國土的一切,讓我們恢復「福爾摩沙」子民的驕傲與光榮。我希望,那天在國外談起我的祖國,台灣時,他們誇讚的不是「有錢的島」而是「美麗的島」。

台灣富人與外國窮人

真愛是什麼 大家會很困惑吧 真愛是 讓一個人變好 真愛是 不是虛情做假 一時玩玩 而是 真心相待的 我相信 真愛 是要培養的 不是嘴上說說而已吧 選擇自己心中的真愛&n...

又香 又甜 又純 的感情 愛情 又苦 又澀 又亂 的感情 也是 愛情 愛情的多樣 令人眼花撩亂 愛情的甜蜜也令人為之心動 當愛情接近時 那股喜悅是無法言語的 當愛情離去時 那股痛苦卻也是無法言語的 ...

此刻,你一定自認是最快樂的人。 你愛的人,就在你前面,打開你送的禮物,詫異的驚喜,讓你開心,突如其來貼在你額頭上的吻,讓你一時間知道鬆脫地心引力原來會昏眩。 你說「我愛你」,對方也在你耳畔輕吐「我愛你」。愛情詞典中最簡單的三個字,道盡了全天下最快樂情侶心中最複雜的化學變化。&nb...

不管是情人還是夫妻 兩個人在一起,不就是要互信、互諒、彼此尊重、互相珍惜 說來簡單、其實很難 溝通才是愛情與婚姻的基礎橋樑 別讓幸福成為愛情裡的奢侈品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顧、兩者皆可拋 你要的自由、我已給了你 我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