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發覺到了嗎?

愛的感覺,總是在一開始覺得很甜蜜,總覺得多一個人陪、多一個人幫你分擔,

你終於不再孤單了,至少有一個人想著你、戀著你,不論做什麼事情,

只要能一起,就是好的,但是慢慢的,隨著彼此的認識愈深,

你開始發現了對方的缺點,於是問題一個接著一個發生,

你開始煩、累,甚至想要逃避,有人說愛情就像在撿石頭

總想撿到一個適合自己的,但是你又如何知道什麼時候能夠撿到呢?

她適合你,那你又適合她嗎?

其實,愛情就像磨石子一樣,或許剛撿到的時候,你不是那麼的滿意,

但是記住人是有彈性的,很多事情是可以改變的,只要你有心、有勇氣,

與其到處去撿未知的石頭,還不如好好的將自己已經擁有的石頭磨亮磨,你開始磨了嗎?

很多人以為是因為感情淡了,所以人才會變得懶惰。

錯!

其實是人先被惰性征服,所以感情才會變淡的。

在某個聚餐的場合,有人提議多吃點蝦子對身體好,這時候有個中年男人忽然說:

「十年前,當我老婆還是我的女朋友的時候,她說要吃十隻蝦,我就剝二十隻給她!

現在,如果她要我幫她剝蝦殼,開玩笑!我連幫她脫衣服都沒興趣了,還剝蝦殼咧!」

聽到了嗎?明白了嗎?難怪越來越多人只想要談一輩子的戀愛

卻遲遲不肯走入婚姻。因為,婚姻容易讓人變得懶惰。

如果每個人都
懶得講話、
懶得傾聽、
懶得製造驚喜、
懶得溫柔體貼,

那麼夫妻或是情人之間,又怎麼會不漸行漸遠漸無聲呢?

所以請記住:有活力的愛情,是需要適度殷勤灌溉的,談戀愛,更是不可以偷懶的喔!

有一對情侶,相約下班後去用餐、逛街,可是女孩因為公司會議而延誤了,

當她冒著雨趕到的時候已經遲到了30多分鐘,他的男朋友很不高興的說:

「妳每次都這樣,現在我甚麼心情也沒了,我以後再也不會等妳了!」

剎那間,女孩終於決堤崩潰了,她心裡在想:或許,他們再也沒有未來了!

同樣的在同一個地點,另一對情侶也面臨同樣的處境;女孩趕到的時候也遲到了半個鐘頭,

他的男朋友說:「我想妳一定忙壞了吧!」

接著他為女孩拭去臉上的雨水,並且脫去外套蓋在女孩身上,此刻,女孩流淚了!

但是流過她臉頰的淚卻是溫馨的。你體會到了嗎?

其實愛、恨往往只是在我們的一念之間!

愛不僅要懂得寬容更要及時,很多事可能只是在於你心境的轉變罷了!

懂了嗎?

當有個人愛上你,而你也覺得他不錯。那並不代表你會選擇他。

我們總說:「我要找一個你很愛很愛的人,你才會談戀愛。」

但是當對方問你,怎樣才算是很愛很愛的時候,你卻無法回答他,因為你自己也不知道。

沒錯,我們總是以為,我們會找到一個自己很愛很愛的人。

可是後來,當我們猛然回首,我們才會發覺自己曾經多麼天真。

假如從來沒有開始,你怎麼知道自己會不會很愛很愛那個人呢?

其實,很愛很愛的感覺,是要在一起經歷了許多事情之後才會發現的。

或許每個人都希望能夠找到自己心目中百分之百的伴侶,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 『在你身邊會不會早已經有人默默對你付出很久了,只是你沒發覺而已呢?』

所以,還是仔細看看身邊的人吧!他或許已經等你很久嘍!

有人說,喝酒的時候,六分醉的微醺感是最舒服的。

肌肉可以得到鬆弛,眼中看到的一切都是可愛的,如果你還繼續喝,很可能隔天你會頭疼欲裂,全身不舒服完全喪失了喝酒的樂趣。

吃飯的時候,七分飽的滿足感是最舒服的。

口中還留著食物的香味,再加上飯後甜點、水果,保持身材和身體健康絕對足夠。

如果你還繼續吃,很可能會腸胃不適、吃太飽想睡覺,完全喪失了吃飯的樂趣。

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愛到八分絕對剛剛好。

所有的期待和希望都只有七八分;剩下兩三分用來愛自己。

如果你還繼續愛得更多,很可能會給對方沉重的壓力,讓彼此喘不過氣來,

完全喪失了愛情的樂趣。

所以請記住,
喝酒不要超過六分醉,
吃飯不要超過七分飽,
愛一個人不要超過八分喔!

那天朋友問我:「到底該怎麼做才算是愛一個人呢?」

我笑著跟他說:「其實每個人的愛情觀都不一樣,說對了叫開導,但就怕說錯反倒變成誤導。那就糟糕了! 」

如果你也正在為愛迷惘,或許下面這段話可以給你一些啟示:

愛一個人,要了解,也要開解;
要道歉,也要道謝;
要認錯,也要改錯;
要體貼,也要體諒;
是接受,而不是忍受;
是寬容,而不是縱容;
是支持,而不是支配;
是慰問,而不是質問;
是傾訴,而不是控訴;
是難忘,而不是遺忘;
是彼此交流,而不是凡事交代;
是為對方默默祈求,
而不是向對方諸多要求;
可以浪漫,但不要浪費;
可以隨時牽手,
但不要隨便分手。


如果你都做到了,即使你不再愛一個人時

個叫普莉希拉·陳的徐州女孩,最近引起了一大群女人的嫉妒,因為她剛剛嫁給了臉譜網的創始人扎克伯格,那可是身價上億的主兒啊,是真正的豪門。 這不,我一個家在徐州的朋友就開始憤憤不平:“你知道大家都叫她什麼嗎?小胖妹,你說一個既沒臉蛋又沒身材的女人,著裝品位也不咋地,怎麼就能嫁那...

我在金錦花園對面蹲了半個小時。如我所料,一點過兩分,她走出小區的大門往左直走,通常一個小時後回來。兩分鐘後,我就站在了她家的客廳。 書房裡的筆記本電腦竟然是開啟的,有QQ滴滴滴的聲音傳出來,動動鼠標就看到她剛瀏覽過的網頁,右下角有一枚藍兔子的頭像在閃爍:我想見你,週五晚9點在咖啡之翼,我等你。我用了...

妻子死了。這是他腦海裡唯一記得的事情。就在五天前,妻子從外地回來,坐的車被一輛卡車追尾,她當場死亡。酒精讓他忘記了白天黑夜。他只知道,喝醉了就能在夢裡見到美麗溫柔的她。每當他在夢裡抱著妻子說出“我愛你”時,夢境就會破碎,他被無情地打回現實中來。第七夜,是妻子的回魂夜。像前幾夜...

兩個人每天面對面上班。她有時候會看著他走神兒。他有張好看而略微頹廢的臉,看得多了,他會注意到她,便總是沖著她笑。她低下頭,臉突然就紅了。很快,周圍的同事也窺測出她的心事來,頻繁開起他倆的玩笑。一來二去,他和她竟真成了戀人。 他們都到了結婚的年齡。那天一起吃飯的時候,她猶豫著,提到了婚事當時他愣了一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