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時候,我會好想緊緊的抱一抱一個人,那是因為高興、難過或跟他有著感同身受的感覺。有時候,我會好想摸摸一個人的頭髮、拍拍他的肩膀,那是因為心裡有一份憐惜、一份心疼。有時候,我會好想撥個電話,只想告訴他,我沒有忘記他,帶著微笑輕輕掛上電話。

只能想念你

生命如風,十幾年的時光隨風悄然飄散。遇見你的時候,我圍襲在你的周圍,沒有來得及把你帶走。沒有方向,吹著的卻全部是你的氣息。 我的名字是風,偶遇你在一個夜風柔媚的楊柳河堤。你如太息一般,帶著恬靜的風。我浮想聯翩,你走近我的身旁,醉人的身影,留下一副沁人心扉的畫卷,一襲白色的裙染著撒下的月光,輕盈的腳步...

有時說自己沒人愛,但卻有人表示好意 有時想自己應該有人緣,但欣賞的人卻總擦身而過 身旁的朋友,失戀了卻很快容易的找到新的伴 而自己距離上一段情已很久了,卻還是遇不上愛情 朋友不只一次勸我,有人喜歡你就接受啊 別挑了沒魚蝦也好,有更好的再換 ...

有一些人活在記憶裡,永遠走不開;有一些人活在身邊,卻很遙遠。如果,清風有情,那麼明月可鑑,抹不去的,是幽幽飄灑的孤單,解不開的,是裊裊纏繞的前緣,斬不斷的,是纏纏交織的思念,轉不出的,是瀉瀉而逝的流年。如果,紅顏有夢,那麼來去匆匆,總難留,揮不去的是對凡塵的情愁眷戀,不計夢醒花落知多少,飄零在眉間愁...

很多女人都有一到冬天就手腳冰涼的毛病,徹夜難眠的毛病,尤其是身體單薄的未婚女人。她們渴望有一個溫暖的家,一份溫暖的愛情,一種溫暖的情愫,一種想起來就溫暖的感覺,一個暖暖的被窩,說白了,她們需要溫暖,他們需要感情和愛心,需要一個滾熱的身體來暖著自己每一個漫長冬夜。愛情就像熱水平袋,幾乎每個北方人都用過...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