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犀利人妻裡的薇恩曾說過:「在愛情裡,只有不被愛的那個人,才是第三者」。

因為這句話,讓我百思不解了好一陣子,明知道這在世人所認知的是錯誤的,但卻理直而氣壯,乍看之下,好像還真有著它的道理。

我翻爛了我腦海裡那本名叫道德觀的那本書,卻找不到任何字句足以推翻這句話。

於是我轉而荼毒我身旁的朋友,得到的答案只有一個,就是它是錯的!

但卻沒有人可以說出個所以然。


甲說:「這是謬論,無一可採信。」

乙說:「你聽她在那邊胡說八道的,因為她是小三所以才這樣說,你去問正宮看看,看她認不認同。」

丙說:「那都是電視亂演的,演戲的傻,戲臺下看戲的更傻,你有完沒完呀,該醒了吧!」

我說:「或許她薇恩這樣講也沒有錯,人都是自私的,也因為立場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在第三者的角度來說,是對的,但是在原配角度又完全不一樣,只能說,感情裡沒有真正的對錯,人都是自私的。」

這句話,如果在只有YES or NO的是非題,因為世俗的眼光,它肯定是錯的,但在自私的愛情裡呢? 又有誰能真正說分明?


溫瑞凡對謝安真說:「他感覺自己在每天日復一日的生活中,自己只像個零件,只是在維持機器的運轉,再也沒有了自己。」所以他要尋找「愛」的感覺,找回原本的自己。

或許隨著步入婚姻開始,愛就不是那麼的純粹了,需要的擔心的事也隨之而來,在婚姻裡,只有愛情兩個字,是無法吃得飽,睡得安穩的。

早晨是一天的開始,打從睜開眼睛開始,柴米油鹽,通通都要錢,這就是現實!

在愛情與麵包的取捨,也許你會信誓旦旦的說,你要愛情! 以前的我,可能也會這樣說,但可能是隨著歲月的洗禮,觸礁了,這艘載著憧憬愛情的鐵達尼號擱淺了,再也划不動了,謝安真也從新婚的少婦,變成了能省則省的黃臉婆。


難怪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像牢籠,我們都被限制住,陷進了現實的框架中,所以才渴望自由,嚮往著籠外的世界。

也難怪溫瑞凡會茫然,我想,任誰都會手足無措,在遇到名為小三的催化劑,有誰能把持得住。


有個真實的案例,阿明與阿花,因為兩個人墬入情網,毅然決然的決定結婚,也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女兒,每天早上阿明上班,阿花在家照顧小孩,當個稱職的家庭主婦,日子久了,阿花發現,阿明變得不愛回家,常常應酬晚上不回家,但阿花深信,阿明為了這個家,非常努力地在外打拼,所以從來沒有過問。

直到有一天,阿明帶了個女人回家,在阿花的面前說著:我要帶她回來住,因為她有了我的小孩,我不能讓她在外面。

經過百般的掙扎,最後阿花同意讓那個女人住進她家,從此與人共事一夫,阿花相信著阿明總有一天會回到她的身邊,但阿明不但沒有回頭,甚至每晚都在那個女人那過夜。

直到有一天,阿明病了,沒辦法工作,那個女人隨便找了個理由,把阿明丟回給阿花,阿花相信這是上天給她的機會,阿明在阿花悉心的照料下好了,但是他又回到了那個女人那裡,就這樣,阿明跟阿花又回到了之前的模式,縱使這樣,阿花仍相信著阿明......


看到這裡,您一定會覺得怎麼會有這種人,想大罵,怎麼有人可以跟溫瑞凡一樣,這麼的畜......,不,是處變不驚,義無反顧,但是離開你的男人,就像潑出去的水,不會回來了,或許有人會說:我相信他一定會回來! 當然,我話也沒有說死,如果你的男人真的回來了,那我恭喜你,但,那畢竟是少數。


我並不羨慕那個讓男人流連忘返的小三,我說男人們,你們是否曾想過,在你為了工作努力打拼,背後那個默默支持你,等著你的女人,不論你在外面如何傷痕累累,受到了什麼挫折,在燈火闌珊處,總會有著一個一直等待著你、相信著你的女人,所以請別迷戀那短暫的幸福,其實幸福並沒有離你遠去,它一直都在,只是你,從未發覺。 


來源: 網絡流傳

年輕人喜歡上了在便利商店打工的女孩, 他每天都會到女孩工作的店裡面買一包香菸, 漸漸的兩人開始互相熟悉, 當女孩工作感到無聊乏味的時候,或者是心情不好的時候, 年輕人就會出現, 他會陪女孩說說話, 或是逗女孩開心. 女孩也知道年輕人似乎喜歡上自己了,可是自己已經有很要好的男友, 面對年輕人如此的關懷...

有一年的夏天,鄰居家的城裡親威來玩,帶來了他們的小孩,一個比女孩大五歲的男孩。因為年齡都小的關係,男孩和附近的小孩很快打成了一片,跟他們一起上山下河,一樣曬得很黑,笑得很開心,不同的是,他不會說粗話,而且,他注意到了一個不會走路的小姑娘。 男孩第一個把捉到的蜻蜓放在女孩的手心,第一個把女孩背到了河邊...

什麼是伴? 沒有一百分的伴,只有各五十分的你我。付出真心,才會得到真心,卻也可能傷得徹底。保持距離,就能保護自己,卻也註定永遠寂寞。通常願意留下來跟你爭吵的人,才是真正愛你的人。有時候,不是對方不在乎你,而是你把對方看得太重。 冷漠有時候並不是無情,只是一種避免被傷害的工具。如果你我之間有1000步...

他們結婚已有兩年了。他愛好文學,經常寫文章放上網絡,可是從來沒有人去看。他也會攝影,他們結婚的照片就是他自己拍的。他很愛她。她也是。她脾氣很大,經常「欺負」他,是個「辛辣小霸王」。他脾氣很大,經常讓她,是個「廿四孝老公」。 今天,她又「任性」了。她﹕「你為什麼不肯替我朋友的婚禮當攝影師?她答應價錢照...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