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是在朋友生日聚會上。

  和朋友們一起聊天時,我突然感到口渴,於是一邊用水果刀削蘋果皮,一邊繼續聊天。也許聊天的話題太具吸引力了,結果眼睛沒注意到手上的動作。突然,我感到一陣鑽心疼痛。低頭一看,手指被鋒利的水果刀割出了一條長長的口子,殷紅的鮮血頓時像泉水一樣湧了出來。我趕緊用另一隻手緊緊捏住受傷的那根手指。手忙腳亂時,一聲溫柔略微急切的話語傳進了耳朵:“流這麼多血?必須趕緊消毒止血,以免感染。”

  抬起頭,迎接我的是一雙溢滿關切的大眼睛。因為她那一聲問話,朋友們才注意到我大量失血的手指。她拿過一瓶白酒坐到我身邊說:“必須先消毒再止血。消毒時有點痛,你忍忍喲!”說話間,她將白酒灑倒在我被割傷的手指上,而後從隨身小包裡掏出一根繡著梅花的小手絹給我包紮起來。在外力擠壓和酒精浸洗下,我被割傷的手指更疼了,忍不住喊起來:“好疼!”

  聽到我的喊叫,她眼睛裡有痛苦一晃而過,隨即包紮得更加細心輕微。看著她的一臉專注,我在心裡想:“這個女孩真有意思,受傷的又不是她,她幹嘛會痛苦呢?”我和女孩第一次見面,她是朋友女友的姐妹,是愛德華醫院的一名護士。沒想到最先註意我受傷的是她,給我包紮的也是她。

  包紮完畢,我看見她小巧的鼻子上冒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珠。看著那些在燈光下顯得晶瑩的汗珠,我忍不住心裡一動:“真是好有愛的女孩!”在我想著女孩心地善良的時候,旁邊關注著她給我包紮傷口的朋友們一臉怪像地問她:“受傷的又不是你,你幹嘛那麼著急那麼關心?你是不是喜歡她喲!”

  聽過這話,她白皙的臉頰突然變得緋紅。“她會怎麼回答呢?”我想。緋紅了臉的她辯解道:“別忘了,我是愛德華醫院的一名護士。不管誰受傷了,我都會這麼關心。”

  她的話讓我期待的心裡有些失望,因為我希望她回答說“我就是喜歡她”。儘管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是她的那句“不管誰受傷了,我都會這麼關心”,依舊深深地打動了我。我知道,她關心傷者,並非因為她是什麼愛德華醫院的護士,而是因為她擁有一顆純真的關愛之心。

  吃飯時,朋友們把我和她安排在了相鄰兩個座位上,說我和她是一對優質股,有發展前景。事情真像朋友們所說那樣,我和她在不久後便以戀人的身份一起參加聚會。當然,我和她成為戀人,是我追求的緣故,我不能讓一個內心真正洋溢關愛的女孩從我身邊悄然走過。

  是啊,面對“受傷的又不是你,你幹嘛那麼著急那麼關心”這樣的問題,聽著回答者的“不管誰受傷了,我都會這麼關心”,你在心裡感動時,難道不應該伸出手去牢牢地把握住這種感動嗎?把握住這種因為感動而萌生出的情愫。愛情就是由生活中無數個這種感動串聯而成的,所以它才讓無數人為它而幸福

  把握住生活中的一次感動,也許你就把握住了一份屬於你美麗的愛情。

 

受傷的又不是你

深夜,寺裡一女人一和尚,和尚坐女人站。   女人:聖明的大師,我是一個已婚之人,我現在狂熱地愛上了另一個男人,我一天不見他都很難受!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 和尚:你能確定你現在愛上的這個男人就是你生命裡唯一的最後一個男人嗎?   女人:是的。我有很多年沒有動​​心了!遇上的這一...

看到一篇文章:你有沒有想過一輩子結不了婚怎麼辦?然後自己的話匣子又被打開了。我雖然總是跟朋友家人說,我可能這輩子要孤老了,可是也確實沒有認真的想過,如果真的孤老我這輩子會是個什麼樣子,不過又覺得沒有什麼好想的,我從來就不是一個給自己的人生定計畫的人,就算有計畫誰又知道到了那個時候我的心境是否會去實行...

我很想做個小女人   不用自己努力拼搏   在累的時候會有個人摸摸我的頭   跟我說不要太辛苦我來 … 我很想做個小女人   不用自己一個人來來往往   逛街累了的時候會有個電話打來說   我去接你吧… 我很想...

人生無須過於執著,盡人事安天命而已。   選擇了,努力了,堅持了,走過了,問心無愧就好,至於結果怎樣,其實並不重要。   人這一輩子,無非就是個過程,榮華花間露,富貴草上霜,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得意些什麼?失意些什麼?順其自然、隨遇而安,如行雲般自在,像流水般灑脫,才是人生應有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