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反擊十大愛情偏見 !!其中有些也太好笑了

 

偏見一:結婚不買房,就是耍流氓
“結婚不買房,就是耍流氓”,是上海樓盤的流氓廣告。“妳可以不買房,除非妳擺平丈母娘”,是杭州樓盤的無賴廣告。“房價上漲,是因爲丈母娘需求。”中國房地産研究會副會長如此說。在溫習《上海丈母娘爲婚房棒打鴛鴦,200萬天價逼走女婿》這般新聞標題後,我們終于知道了口水歌《男人流淚爲了誰》的答案。


丈母娘幾乎成了年度十大惡人之首。這有冤枉的成分:她是男人的最佳假想敵,但絕不是男人的真正敵人。如果想嫁給妳的女人把房看得比什麽都重要,即使妳滿足了她,婚姻也只是一個圈套。


婚姻不等于房地産,愛情也不是經濟學,物欲時代也有心跳加速的愛情和心靈合一的默契,有才加1分,有貌加5分,有車加10分,有房加50分……有愛才可以給滿分。

偏見二:甯做二奶,不嫁80後
永遠不要相信女人說妳是潛力股,因爲女人口中的潛力股其實不如現貨。婦聯的《2010中國人婚戀狀況調查報告》告訴妳,女性更願意嫁給成熟男。


“小組不接受徵友帖,大家不要騷得那麽幼稚。”這是“北京80後靠不靠譜青年陣地”在豆瓣的自我介紹。問題是,其實不是那麽多的人對80後感興趣:新俗語雲,“甯做二奶,不嫁80後”。看過《奮鬥》後,80後就跟“繼續奮鬥”挂鈎——考上大學就貶值了,熟讀成功學卻遇到階層板結,生于物質社會卻要雙方父母合力才能付個首期——不濟者淪爲蟻族,中庸者淪爲房奴,佼佼者都是富二代。韓寒、李想、茅侃侃這種白馬王子,孩子都有了。
盡管如此,真與年齡相仿的80後戀愛又何妨?老男人也可能很幼稚。張小娴說過好男人早就給人擄走了,誰知道留給妳的那一個是不是僞裝得不錯的“老男孩”?


競爭殘酷的城市,欠我們一個童年——成功學已經奪走我們的青春,拜金主義又奪取了我們的浪漫。老男人縱然是現貨,但年輕男人卻仍留有一份理想、一份純真。縱使當了老男人的二奶有了奔馳,卻換不回一個與戀人的共同話題,一個坦然的家庭與一個一起走過的、被延長的“青春期”。

偏見三:最好的人是下一個
球王貝利有一句格言:“最好的球是下一個”。對于那些把分手當吃飯的剩男剩女來說,最好的愛人也是下一個。


貝利的話是成功學,卻不是幸福學。不斷尋找下一個,並不會比珍惜眼前人更加讓人快樂。理想情人,世上並無現貨。他或她,拒絕標准化,反感貨幣化,不能數據化,需要栽培、孕育與等待。


愛的次數越多,就越不懂愛;戀愛成功的次數,往往與婚姻失敗的次數成正比。初戀情人其實不是最好的,因爲當初失去他或她,是因爲他或她對妳其實不重要;下一個也不一定是最好的,因爲在妳遇到下一個的時候,妳已經失去了現在的這一個。

偏見四:我愛妳,關妳什麽事
“現在,請反方一辯林××同學起立。請反方一辯告訴我,妳有男朋友嗎?請回答有還是沒有。” 2010年12月,廈門大學一場新生辯論賽時,一男孩讀完情書後,還要看著反方一辯說,“那好,我默認妳的答案是沒有。那麽請反方一辯告訴我,做我的女朋友,好嗎?”
這段表白視頻點擊量很快就超過100萬。

 

無論是上《非誠勿擾》還是QQ徵友,勇敢表白已成現代人美德。雖然有情人大多不能終成眷屬,流行的說法是:我深深地愛著妳,妳卻愛著一個傻B,傻B卻不愛妳,妳比傻B還傻B,喔,妳還給傻B織毛衣。這就是人生。
于是怯于表白的草食男便要說“我愛妳,關妳什麽事”。

 

心中明明熱愛,卻知條件不足,于是從不表白。當收入夠不夠高、是不是有房有車、是不是名牌大學畢業成爲擇偶標准,當我們的愛情要如數學題般滿足條件才可以成立,“我愛妳,關妳什麽事”終于讓愛情由一種行爲變成了一種意淫。

偏見五:不要嫁給B型男
據說在北京奧運會上奪冠的日本女子棒球隊,曾依各人血型制定不同的訓練方案。血型可以是科學,可以是迷信,也可以是歧視——有40%的韓國女性表示不會嫁給B型血男人。皆因流行文化表明,B型血的男人自私、幼稚、花心、魯莽且善變。電影《我的B型血男友》裏, B型男子與女友約會時最愛就是東張西望瞄美女。


事實上,B型男並不是那麽不堪。百度知道告訴我們,A型女選B型男最優生優育,萬一生出AB型子女,還有智商高、易成大事的天賦;科學研究告訴我們,亞洲是世界上B型人集中的地區,不找B型男就是謀殺戀愛機會;俗語告訴我們,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不試一試,又怎麽知道B型男不是妳的那杯茶?

偏見六:好男人都是gay
好男人不是結婚了,就是gay。王爾德是,埃爾頓·約翰是,白先勇是,張國榮是,蔡康永是——時尚節目上出現一個精致英俊的男人,我們首先就要懷疑他是不是gay;女人有閨蜜還不夠,還要有gay蜜。


專家說消費社會以女性作爲消費訴求對象,陰柔的男色也是消費訴求。但對愛情來說,其實只有唯一真理——不能愛妳的就不是好男人,gay再好,他愛的終究不是妳。

偏見七:女碩士是李莫愁,女博士是滅絕師太

《信息時報》曾做調查,九成女博士認爲擇偶難。有女博士成爲南開大學的形象代言人,新聞標題就變成了《誰說女博士是滅絕師太?》。本科生是黃蓉,女碩士是李莫愁,女博士是滅絕師太;世上有三種人:男人、女人和女博士。


參加《非誠勿擾》的女博士許賀曾說:我不是美女,我很自卑。但其實亦有網友爲她祝福:“期待有人把許賀帶回家,愛情不是美女的特權!”女博士並不都是不解風情的滅絕師太,大家不滿的不是女博士,而是扼殺童年、剝奪青春期、耽誤擇偶期的教育體制——我們不是想說女博士變態,而是想說中國的教育變態。

偏見八:沒有分不開的情人,只有不勤奮的小三
小三說:當小三投資少見效快;幹一行愛一行,做個好小三。正妻說:女人何苦爲難女人?網上有“小三論壇”,小三與大婆發起了口水仗。當愛情、婚姻、性三權分立,小三就站出來說要其中的2/3。


“三個人同時陷入一個泥坑裏,最終都會遍體鱗傷,沒有一個人會快樂。”有心理咨詢師如是說。最近,最高法院公布的《婚姻法》征求意見稿中有不支持第三者索賠的“棒打小三”的規定,社會再開明,小三都不會成爲榮譽稱號;小三再勤奮,終極向往也不過是明媒正娶。

偏見九:我甯願坐在寶馬車裏哭,也不願意坐在自行車上笑
“我甯願坐在寶馬車裏哭,也不願意坐在自行車上笑”語出馬諾,化用的是Gucci創辦人妻子帕特裏齊亞·雷賈尼的名言“我甯願坐在勞斯萊斯裏哭,也不願坐在自行車上笑”。當然,1989年香港電影《偷情先生》也有一句台詞,就是“我情願坐在勞斯萊斯裏面哭,也不願意睡在天橋底下裝開心”。


請不要讓愛情變成非“錢”勿擾。男人強烈反對女人爲嫁個有錢老公而結婚,但與此同時,又強烈贊成自己有錢之後才結婚。我們的錯誤是:結婚前,把現實主義說成浪漫主義;結婚後,又想用浪漫主義的手段,爭取現實主義收益。相親的時候,女人又看外表又看收入,其實這些都是婚後不需要的東西。妳希望婚姻帶來愛情、互助、寬容與快樂,但問題是,妳之前從來都對這些不屑一顧。

偏見十:我是宅男我可恥,我爲國家浪費紙
“我是宅男我可恥,我爲國家浪費紙。我是處男我驕傲,我爲國家省塑料。”這是新近的網絡流行語。在網絡時代,不出家門的宅男真的就泡不到妞嗎?
“嫁給宅男的好處,永遠不用擔心家是一個空宅。”有人在接受訪問時這樣說。網上有《嫁給宅男老公的四大好處》,分別是宅男實惠(不會應酬交際晚歸,花銷幾爲零),宅男殷實(有殷實的家底才可以宅),宅男悶騷(不浪漫卻溫暖),宅男好用(宅在家中順便做家務)。更何況,世界上最環保的人其實是宅男—— 他們既不愛送花浪費玫瑰,又不愛出門節省汽油,更不會出門在外留下垃圾汙染環境。

1960年,美國因貧富相差懸殊,產生了許多社會矛盾。窮人不但仇恨富人,還對政府有牴觸情緒,這些不好的因素就像一枚枚潛藏在暗處的炸彈,令政府不安。為了構建一個和諧的社會,政府部門曾經想了許多方法:比如給富人增稅,給窮人提高福利;比如提高汽車豪宅等奢侈品的售價,在窮人密集地設廉價超市等。但收效甚微。⋯⋯...

她 頭頂白紗,雪白的禮服櫬得肌膚瑩瑩生輝, 禮服底下,纖細柔軟的身段顯得體態曼妙輕盈, 她偏著頭,微微笑了,全身洋溢著幸福的光暈。 她的幾個朋友突然間湧了進來, 一瞬間只得聽見女孩們愉悅的笑聲和雜七雜八的喜慶賀詞,響在大廳的每一個角落。 她和朋友們笑鬧著、取笑著,然後,突然都安靜了下來。 她們眼對著...

某導演在街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坐上車、報了公司地址後,就安靜思索著接下來要處理的事情。導演曾經有段時間很迷大提琴的音色,覺得那像是男人之間 man's talk的聲音,所以他注意到了司機正聽的是《巴哈無伴奏》,而且一曲聽完竟接著下一曲,可見得並不是「愛樂電台」剛好播放的曲目,而是從車上的CD唱盤播出來...

愛情之花凋謝了,遺憾的心在時光的隧道裡依然潮濕,而斑斑駁駁的日子竟一張沒有回程的票--------題記祥子習慣性的扶了扶領帶,接著走出了清華大學的校門,大街上車來車往,遠處的霓虹燈散發出亮麗的光澤。夜風吹來,祥子有種心裡頭說不出的輕鬆。“馮教官,請等一下”,一個甜美而悅耳的聲...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