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來好男人,有時廉價的只值400元。

女人的愛情觀:好男人有時只值400元

七月中午,熱浪滾滾,太陽彷彿要把南京這個火爐烤紅了一般,拼命的往外散發著熱量,公司旁邊的大娘水餃店裡,我閉著眼睛,倚著椅背,這樣的一個夏日,空調涼氣中的小寐,比桌上那碗水餃,顯得更有誘惑。

突然,耳邊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我可以坐這嗎?"

我嚇了一跳,有點惱的望過去,卻觸到一對清澈如水的眼睛。

我打量她,修長的身材,穿著一身無袖的休閒杉和七分褲,給人的感覺清爽而不清涼,我唇角一彎,壞壞的笑到:"當然可以,這是我特意為我女朋友留的"

"那我就坐了,不過好像只是半個小時的女朋友哦"她大方的坐在我的面前,肆無忌憚地盯著我說:"我最喜歡吃水餃了,半個小時就可以把這些全部吃掉!"

我笑了,這個女孩的聰明而又詼諧的回答,讓我很高興,我們便開始邊吃邊聊。

就這樣,我認識了紫葉,一個精靈一般的女孩子。

我們第二次見面,她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宛如黑夜中獨自綻放的一枝夜百合,我醉了。

第三次在北郊,其實那天是我最最敬愛的爺爺過世,因為種種現實的原因,我不能離開南京,在這最後的時刻,都不能陪伴在爺爺的身邊。

下班後,我們去了北郊,當年爺爺曾經戰鬥過的地方,如今建了一座小小的烈士陵園。

當然裡面沒有爺爺的名字,但是我知道,今天,爺爺的靈魂會來到那,所以,我,在那給他送行。

整個晚上我都沒有說話,也沒有哭,只是抽煙。

她只是靜靜的坐在我的身旁,靜靜的。我突然發現她是那麼的聰明。

其實男人悲傷的時候,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給他一些寧靜,就夠了。

她是精靈嗎?否則為什麼她懂得我的悲傷?

第四次我們去紫金山,到達山頂的時候,雖然大家都很累,但是幸福的空氣緊緊的包圍著我們。

她掂起腳尖,為我細心地擦去額頭的汗珠。那一刻,我暗暗對自己說:我一定要好好愛她。

與紫葉戀愛兩月後,一天晚上我沒有讓她回去,激情退去後,我將她摟在懷裡,問她:"葉子,我可不是有錢人,就連這個房子,都是租的。你會愛我嗎?"

她把頭埋在我的懷裡,勾著我的脖子,就像在抱著一隻可愛的小狗:"傻瓜,把我看成​​了什麼人,還問這麼掃興的問題,我在乎的是你是不是個好男人。"

 

我快樂的吻了他一下,又將她壓在身下:"葉子,我真是太、太愛你了。"

 

第二天,紫葉提著她的行李,搬進了我的小屋。我們開始了同居。

 

同居的日子如飽含雨露的鮮花,美麗動人。

每天清晨,當陽光濾過白色的窗幔,我就穿著拖鞋,去廚房為紫葉準備早餐。

十五歲就開始自己做飯的我,自然做的一手好早餐。

煎蛋餅、熬粥、溫牛奶,做好一切後,再叫她起床。這個時候,紫葉總邊啃著香香的雞蛋餅邊說:"安傑,你真是這世界上最優秀的丈夫。"

 

幸福的就像空氣中瀰漫的雞蛋牛奶味,香香的,甜甜的。

 

一天我們路過一家房屋中介,門前掛著一個信息牌子:精美小別墅,出售或短租兼可。

我笑著說:"聽說女人都喜歡有錢的老公,喜歡鑽戒,喜歡別墅,要不把我給賣了,買個小別墅住住?"

紫葉歪著腦袋,看著我說:"我可捨不得把你給賣了,再說,就算把你賣了,能賣幾個錢啊?

嘻嘻!其實有沒有錢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對我好。

只要有進取心,我們就一定會有出頭之日的。"

我又一次感動的像小狗一樣,緊緊的把她摟在懷裡:"老婆,我一定會好好對你一輩子的。"

 

大半年之後,我帶她去常州老家,見了我的父母。

開明的父母一眼看穿了我們的關係。

臨走時,爸爸塞給我一個存摺,打開看,是我的名字,裡面有三十萬。父親對我說:"該結婚就結婚吧,好好對人家。至於你們想在南京還是常州,隨你們的便吧,爸媽也只能幫你們這些了。"

 

父母的開明和支持,讓我感到萬分的欣慰。

我用三十萬付了新房的首期,用我工作後存的幾萬塊錢,買了一些家電,我們搬進了新房。

我開始憧憬與紫葉的未來:等天涼一些,到十月份就結婚;每個月她兩千工資交付房款,我現在能拿到三千多,除了日常開銷,還能小存一點;十年就能還清房屋所有的欠款,那時我們的小寶寶正好進小學……

 

九月的一天,紫葉的一個同學突然請她去玩,據說那個女生嫁了個很有錢的老公,現在住在西山鳳凰花園,西山正是我們這個城市最著名的富豪別墅區。

臨出門前,我抱著她:"老婆,你同學據說嫁了個有錢人,你去了也許會後悔,嫁給了我這個窮光蛋。"紫葉摟著我:"傻瓜,我對你的心,你還不知道嗎?盡說傻話。"

 

紫葉走了,偌大的房子就只剩下寂寞和我。

生活猶如被抽走了陽光和空氣,沉悶至極。

當夜,紫葉還沒有回來,我隱隱有些擔心,一種說不出來的煩躁困擾著我,我忍不住打了一個電話給她。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如對方是江蘇用戶,挂機後撥12591。"電信公司小姐甜美的聲音中,摻雜著絲絲的冰冷,我強迫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借助著兩片安定的藥效,我進入了沒有煩惱的夢境:我們走上了紅地毯……

紫葉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五點了,我問她怎麼這麼晚,她笑著告訴我說幾個同學難得相聚,就又體驗了一次學生時代的臥談,聊了個通宵。

儘管她說的很自然,但是她那飄忽不定的眼神告訴我,她有事瞞著我。

我咬著唇,克制自己不去亂想。父母那邊都開始準備結婚的東西了,我實在不想讓操勞了一輩子的二老再擔心,而且我愛她,愛她。

即使有一次的錯誤,如果能讓她和過去劃清界限,能讓以後的婚姻變的寧靜,那麼我可以隱忍。

 

我轉身走進了廚房,開始準備晚飯。油晃晃的煎鍋裡,我看見一個滿臉憔悴的男人,嘴唇上掛著一絲殷紅。隨手用毛巾蘸了點水胡亂抹了一下,我開始把雞蛋和麵粉和在一起……

 

晚飯是小米粥和她最愛的雞蛋餅,但是大家都吃的很無味。

 

飯後,她堅持要洗碗,我就坐在沙發上,點燃了一根香煙。片刻之後,她的手機響了。

 

紫葉在廚房喊著:"煎鍋還沒洗好呢,你拿著我說話吧,準是我媽想我了……"

 

走進廚房,在她的耳邊,我按下了接聽鍵,可是誰都沒有想到,這個電話,把我們兩個都擊倒了。

 

"餵,那位?"

 

"小葉子,猜猜我是誰?"

 

"你是?"

 

"小葉子,我是天佑啊,昨天你睡著了,我偷偷把你的手機號碼留下了,想給你一個驚喜的。"

 

"……"

 

"怎麼不說話啊?"

 

"……"

 

那邊也好像發現了一些問題,片刻的沉寂之後,通話中斷了。

 

我沒有先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紫葉垂著頭,說了他們的故事。那個男的叫天佑,是在網上認識的,也住在南京,那天所謂的同學聚會根本就是謊言,她和他在的一起,徹夜……

 

我拼命想掩飾自己的脆弱,眼淚卻不由奪眶而出:"那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紫葉望著別處,說:"他說他愛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紫葉最終選擇了分手,多日的相愛一朝化水。

 

"為什麼,是我不夠好嗎?"

 

"不,傑,你是個好人,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辜負了你,我是個壞女孩!"

 

"如果給你一次機會,你還願意回頭嗎?"

 

"不",紫葉紅著眼睛,痛苦的說:"傑,你何必如此呢?我的錯,我以後會補償你的!我也是個女人,我不可能不嚮往鑽戒,嚮往寶馬,我在你身上看不見希望。他家的那棟別墅,你拼命一輩子也掙不來的!"

 

我轟地一下震住了,回過神來,狠狠地扇了她一個耳光:"你不是說你不嫌棄我沒有錢嗎?你不是說只要我們兩個努力去創造,會有出頭之日的嗎?其實在你的心裡,我根本就是你臨時的港灣,你早就打算要飛,是嗎?"

 

我飛奔回自己的臥室,重重的把門砸上。先前不能自已的眼淚,在剎那間停滯。為這樣的女人流淚,不值得。

 

紫葉收拾完她的東西,默默的離開了。臨出門前,輕微的腳步響起在我的房門前,最後又慢慢的消逝,她沒有說話,我也沒有開門。那夜,我跑到酒吧,買醉。往事種種已成過眼雲煙,好人得不到愛情、誓言更套不住愛情。套住紫葉的最後還是那種叫做錢的東西。"愛情就是錢!錢,什麼東西!"我在酒吧破口大罵,罵女人混蛋、騙子。所有的男人都望著我,戲謔的,曖昧的,幸災的,樂禍的,什麼眼神都有。那一刻,我覺得自己一定很可憐。

 

幾個月後的一個傍晚,我去蘇果超市採購食物。因為想等著超市九點以後半折的麵包和水果,就在裡面轉悠,幾圈下來,竟遇上了她。紫葉也在麵包櫃檯前,不時的望著對面牆上的時鐘。見了我,她臉色訕訕的,我不知道是不是一個叫做愧疚的詞左右了她的情緒,不知道。因為那次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一點都不了解她,不了解。

大約是我的出現,她說了聲再見之後,變匆匆離開了。望著她的背影,我的心隱隱的疼。

 

走出超市,鬱悶無處發洩,便狠狠朝前踢飛了一個易拉罐。沒想到驚動了路邊的一隻野狗,發瘋般的追著我,嚇的我落荒而逃。

 

半月後的一天,一個老友打電話來:"安傑,我被調到城北的分部了,這幾天忙的團團轉,這不,房子都沒時間去找……"

 

"你小子,升職了吧,可得請客啊!至於房子,我過幾天去中介看看吧,也不知道上輩子欠了你什麼,攤上你這個朋友,我算是倒霉了。"

 

"好好,房子搞定後,請你去百歲魚莊。哦對了,還有,她好像上當,那個天佑根本就是個騙子……"

 

"我還有點事,就這樣吧,我過幾天去幫你看看,我掛了。"

 

"……,再見!"

 

我已經不想再提起以前的事情了,更不想因此而影響自己的心情,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我們就像是兩顆軌道完全不同的行星,偶然一次的擦肩而過已經叫做緣份,不可能再有以後了,不可能了。

 

幾天后的一個週末,我去幫朋友選房子。這是一家口碑不錯的仲介公司,服務熱情,信息也比較豐富,很快我就在城北幫朋友選定了一套房子,服務小姐熱情的招呼我坐會,合同一會就好。我隨手翻著信息手冊,打發著無聊的時間。

 

突然間我呆住了,那份精美的房源信息薄的倒數第三頁,白底黑字的寫著這樣一行信息:房源所在地:西山鳳凰花園B1-B9座代理方式:出租。小姐抬頭看了我一眼:"西山鳳凰花園因為投資糾紛,三個開發商誰也不同意出售,但大家又不願意耗下去,所以三家開發商都把別墅進行短租!"說完,她又低下頭去起草租賃合同。

 

西山鳳凰花園,不正是他網友的家嗎?原來那天朋友說的是……

 

我不記得是怎麼走回家的,沒有開燈,黑色籠罩,一片混沌。抽出一支煙,卻不由再次想起了朋友的那句話,香煙是唯一不會背叛你的東西!我努力抬頭望著那片黑色的天空,掏出打火機,伴著輕微的一聲響,一種熟悉的味道瀰漫在我的周圍,緊緊的。黑暗中那我真想放聲大笑,那個天佑可是家財萬貫的富家大少爺啊。但心頭暗湧,卻是晦晦的酸澀。我想起當初與紫葉走過的那個中介公司,"精美小別墅,按日出租,只要400元。"那個天佑,精明的只用了400元,1個晚上,就毀掉了我與紫葉的過去和未來。

 

原來好男人,有時廉價的只值400元。

50%女青年在16歲前有性行為78%以愛的名義上床

原文是這樣的,故事的經過很平常。一個男士,結了婚,有很成功的事業。女的很優秀,留過學,條件優越,認識的、結交的男人也比較多,但是沒有一個真正讓她動心的。很無聊的日子,兩個人認識了。女的就喜歡上這個男士,不在乎他結了婚,決定從他的老婆手中把他搶過來。於是就尋找巧遇的機會。 有一天,兩個人外出辦事的時候...

  七等老公:奴役你+傷害你+吃定你不思進取、昏天度日,靠你生活。打你罵你,拿你的錢賭博、泡妞,還能吃定你,哄你、騙你、嚇你、感動你,他深諳女人心事並熟練掌握了所有技巧,讓你毫無辦法,渾然不覺得奉獻青春和感情。這樣的老公,不是人,是魔鬼,百里無一。女孩遇到趕快躲,小心來不及。 六等老公:...

一天中午,我下班回家,熱得滿頭大汗。打開冰箱一看,裡面竟然冰著半個西瓜。我喜出望外,拿出來沒兩下就啃了個乾淨。正在這時,妻子也回家了,一進門就嚷嚷:“渴死了!熱死了!”打開冰箱一看,她愣住了。我告訴她那西瓜我吃了。她的臉上掠過一絲不快,連忙拿杯子去倒水。一提水壺,裡面也是空空...

「倦怠期」是很多情侶都有可能碰到的問題,有時不是真的兩人感情產生變化,而是某種令人提不起勁的氛圍所導致。如果是大家面臨到這樣的狀況時,你會怎麼做呢?最近在南韓網友就分享了「3個克服倦怠期的方法」...1.「承認陷入倦怠期」總是用「沒關係」的話語來安慰自己的話,只會讓你們之間那牆越來越高;如果雙方都...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