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間咖啡店,門上掛了一串風鈴。 每一個客人入到店裡,風鈴都會「叮叮」作響 。 一天,有一個三十多歲,穿著西裝的男人進入這間小小的咖啡店,年輕的老闆娘親切地招呼他坐下。 
「一杯咖啡呀,唔該。」 「好呀!等一等。」老闆娘微笑地說。跟著就磨咖啡豆,煮咖啡。 男人坐在椅子上,一直帶著笑容地望著老闆娘。
不多久,老闆娘將一杯香純的咖啡放在他的桌上。 「唔該晒。」 「你第一次來?覺得這裡如何?」老闆娘問。 「是呀。這裡氣氛很好呀!」 「我都好喜歡這裡的氣氛,所以即使生意不境,我和丈夫也不捨得將它結。」
兩人沉默了一會。
「我可以請教妳一些事嗎?唔......請教妳之前,先說一個故事。」男人打破沉默。 「好呀!你說啦!」老闆娘也有興趣聽聽故事。 男人就說了一個很久以前的故事。
「我以前有一個女朋友,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我們的愛情雖然很平淡,沒有什麼風浪。但是,我很愛她,我覺得這已很足夠。只可惜幸福,實在太短暫。後來發生了一件事。
「在我們定婚前一個月的一個晚上,我因為有事做所以未能送她回家。就在這一晚,她被幾個歹徒強姦了。(「跟著如何?你對她的感情有動搖嗎?」老闆娘的面上充滿同情。)
「我對她的感情並沒有因為這件事而動搖。我倆繼續我們之間的定婚。可惜,她實在看不開。就在我們定婚那一天,她上吊自殺。
「幸好我們發現得早,挽回她的生命。但因為腦部長時間缺氧,呈現了昏迷的狀態。甚至有成為植物人的危險。終於,她醒了。我得知她醒了的消息,趕去看她。她父母卻阻止了我去看她。他倆跪下求我,說女兒受了太大刺激,現在變了選擇性失憶。醫生說當人受了太大的刺激之後,就會逃避性地收起一些不開心的記憶。
「她父母求我暫時不要在女兒面前出現,不想女兒記起那些傷心的事,怕她又再會自殺。我應承她父母,十年不去見她。即使在街上碰到,也要詐作陌路。這樣的日子叫人多麼痛苦,想愛,卻不能愛;想見,卻不能見。
「到今天,終於十年了。」
「恭喜你呀!你捱了十年,今天終於可以去見她了。」 「唔。但愈接近這一天,我就愈驚。十年,我的心意沒改,但她呢?如果對她說以前的事,她記不起我,那怎樣好?又或者她已經結了婚,那又如何了?」「所以我就想請教妳,妳有何看法?如果我這個女朋友已經結了婚,我還應否舊事重題?」 老闆娘嚴肅地說:「如果她已經有男朋友,那都不打緊。男未婚,女未嫁;但如果對方已經結了婚,那你就不應去破壞別人的家庭了。」 男人聽完之後,很失望地說了一聲:「是呀......」
「叮叮......」就在這時,有客人入來 。 「我要招呼客人了,你自便啦!」
她行了兩步,忽然轉身問:「是呢!你第一次來我這裡,與我又不熟,為何會告訴我這個故事?」 「因為以前那女孩曾經說過想在結婚之後,要與我一起開間這樣的咖啡店。」 男人想了一想答道。 「原來如此。」老闆娘釋然地轉身行去。
望著老闆娘的背影,男人的眼裡面慢慢地流了一滴眼淚。他決定不再告訴她,他真正來這間咖啡店的目的。當年他的女朋友,就在五尺以外,但是彼此間的關係,變得如此的疏離,距離是如此的遙遠。
望望手上的咖啡,不知何時已經變凍了。

「為何這種長相卻能男友交不停?」妳身邊是否有這種女性存在呢? 雖然很失禮,但的確有那種長得不漂亮卻很受男性歡迎的女性。 這種女性就算已婚了也相當受歡迎,其實這種女性已婚成為「人妻」後更能受到男性歡迎呢。 經手過5,000多件戀愛・結婚諮詢的筆者在觀察過這類女性後發現一項共通點,這次我們就將告訴大家...

(圖片翻攝自sina) 他的妻子因為意外事故離開他身邊已經四年了,他因為無法兼顧父母雙親的角色而感到挫折。 有一天晚上回到家,他只是很簡短地和孩子打個招呼,就因為身體疲累,不想吃晚餐,脫掉西裝之後就直接往床上躺下。就在那個時候,砰的一聲,紅色的湯汁跟泡麵瞬時弄髒了床單和被單,原來有碗泡麵在棉被裡!...

以下圖源:via 女人若不老,該有多美好? 這位姑娘名叫依莎貝爾·普瑞斯勒(Isabel Preysler),1951年出生於菲律賓。也就是說,這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姑娘,今年已經64歲了。她的身體比年齡年輕了四十歲。   她是雜誌編輯,是賢妻良母,是女性企業家和慈善家,是社...

(圖片翻攝自 幼兒教育圈 ) 是這樣的,我們公司財務室有個女的26歲,懷孕五個月了,很自豪,天天在他們辦公室裡談有了孩子怎麼怎麼著的,有時還到我們辦公室來,讓人誇獎一番就走了(我們辦公室女多男少),因為我剛調到這個辦公室來,有個大姐說,你千萬別說她肚子裡的孩子像女的(我暈,我也看不出來啊) ,否則...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