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一天在捷運站, 

看到一對 

正在爭吵的情侶, 

可能已經糾纏了不少時候。 

只見那個男的 

氣急敗壞大聲嚷嚷: 

「妳到底真正要什麼?」 

那個女的低著頭、抽泣著:「你為什麼總是不知道?」 

突然感覺,這個畫面怎麼那麼熟悉? 

這個場景不是常常在我生活中發生嗎? 

母親曾說:「妳哥哥啊!有口無心, 

問我要什麼生日禮物,我說不用了, 

他就真不買了,他太太生日就送了顆鑽戒。」很後悔的口氣。 

我在娘家附近的學校教書時,祖母曾說: 

「中午,妳就回來吃飯吧!」我真的就回去吃。 

結果父親告訴我,祖母在抱怨: 

「我那麼辛苦,每天還要為嫁出去的孫女忙一頓。」 

因為白天只有她一人在家,原本可以將就前一晚的剩菜吃一頓的。 

可是,她為什麼又邀我回家吃飯呢? 

年輕時,總為丈夫忘了結婚紀念日生氣,他說: 

「生什麼氣?妳不就為了要禮物?錢不都在妳那裡嗎? 

我也沒限制妳花用,自己去買就是!」 

女兒讀書時要幫忙洗碗,我說:「不用了, 

妳快點做功課,早做完早睡,每天拖那麼晚,身體都搞壞了。」 

後來自己忙不過時,就嘆氣: 

「生女兒有什麼用,一點家事也不幫忙。」 

自父親往生,長居香港的妹妹怕母親獨居寂寞,接了母親去住。 

母親打電話告訴我:「其實我想住台灣,我也想念台灣的鄰居。 

可是妳妹那麼孝順,我不好拂她的意。」 

我們總是這樣:為了客氣,隱藏真心; 

為了面子,委屈真意; 

可是又希望別人關心、細心,察覺自己的真情。 

一定要弄得別人左也不是、右也不行嗎? 

一定要別人暴跳如雷吼出「你到底真正要什麼」嗎? 

我有一位老師,他和他的母親感情相當的好。即使在他的母親在國外任教多年,亦不曾影響他們的關係。「因為我的母親從小就養成我寫信的好習慣,我可以一天寫好幾封,即使天天見面,我也可以寫上幾封信給我的母親。」於是他也是用這個方法,追到他美麗的校花老婆。 我曾經在一個幼教的刊物上,看見一個小學生寫信給...

遇見的時候,或許下著雨,或許放著晴, 我們有同樣的慌亂,同樣的驚喜。 城市很大,世界也不小, 我們卻從來沒有想過相遇的問題, 好像相遇這件事情,理直氣壯得毫無道理。 妳想過嗎? 為什麼億億萬萬人擁擠的藍色小星球裡,能夠遇見? 我們...

我很喜歡吃巧克力,不管是白巧克力、黑巧克力、苦巧克力、加料巧克力……通通來者不拒,我已經喜歡巧克力成痴了。 浩譋,一個我青梅竹馬的男朋友,認識了十幾年,他也明白我對巧克力異常的執著。他總是揉揉我的頭,笑著說:「這麼愛吃巧克力,小心變成小豬了!」 我也總...

一個人的孤單雖然空虛但是簡單 兩個人的寂寞又酸又苦又澀 一個人自由自在是很快樂但是很空虛 兩人在一起的束縛雖然不自由但是卻暖在心裡甜在心頭 空虛的自由和束縛的甜蜜,各有各的優缺點 遇見不同的人也有不一樣的生活 遺世而獨立好?? 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