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刪掉我的時候,你心疼了嗎

也許,你永遠都不知道....
當真心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永遠不會告訴你我很忙
即使在忙也告訴你很清閒...
希望你能陪我,希望你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來短信的時候,總會莫名的激動
到最後會給你發了一條短信,會魄不急切地等你回信
我會不停的翻開手機看看你回了沒有
即使鈴聲沒有響手機沒有振動,甚至會懷疑手機是不是出了問題

但是,也許你根本就不明白...
當你把我信息永遠的刪除的時候
心是否疼了一點點,有沒有一絲的不捨


其實做朋友真好,沒那麼多的壓力,友情昇華一步變成了愛情
但愛情退後一步以後,我們再也不能做回朋友
就像別人說的那樣,有些東西,有些人一不小心就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想你,只是有點想你....
因為我不能也不敢把這種感覺叫成「愛」
永遠不能,我把你的來電鈴聲設成我最喜歡的歌
對那首歌甚至到了迷戀的地步,真的從來都沒這麼癡
總是對自己說,算了吧,忘了吧
埋葬不了別人,至少可以埋葬自己
埋葬不了過去,至少可以埋葬現在

那句「眼不見為淨」的苦訓,到底還是可以把某些人某些事從記憶中淡去
可是,如果刪掉了就可以把他從腦裡刪掉了嗎
我捨不得,真的捨不得.....
留著吧,至少曾經的每一段事情
每一個回憶都可以在記錄裡找到,我又不想刪去了
就算永遠不說話,默默的看著你的名字也會感覺很安心
就讓你靜靜的呆在我的手機裡,證明曾經存在過吧,只能這樣...

如果你想刪除我,請順便把記憶一起刪了
如果可以,我也想從記憶裡永遠的把你刪除
也許我會心疼,也許會很淡然,也許...沒有也許...

卡內基負責人黑立言的父子故事,刊登於《商業周刊》。 黑立言畢業於耶魯企管碩士,曾於安侯會計事務所擔任會計師。家境好,學歷佳,長的帥,家庭美滿,一路順暢。用黑立言的話:「人生打得一手好牌!唯一的煩惱只有如何與強勢的父親相處。」人生走到四十中年,他遇見最不幸的事,年僅六歲的兒子罹癌,七歲結束生命。 黑...

不想丟了你,所以讓你做我特別的朋友。做不成男女朋友,做個特別的朋友。 兩個可能是彼此相愛、喜歡的人,但是,又不屬於友情、愛情、親情中的任何一種,彼此不能成為男女朋友,只能做個特別的朋友。 也許是為了朋友之間的義氣,不能歸屬。也許是為了顧及家人的意見,不能歸位。 也許是為了自己的前程,不能承諾。也許是...

一直不知道,心的背面是什麼? 有的人喜歡把快樂存在心的背面, 在冷的時候、孤獨的時候,轉身看看, 去感受昔日的溫情,也許感到溫暖,也許感到力量。 然後,告訴自己,生命如此美好,走過去就有燦爛的陽光。 有人喜歡把傷痛留在心的背面, 慢慢舔舐,也許,時間終於沖淡了一切, 於是,慶幸自己當初沒有放在心上...

我一直這樣認為,婚姻是愛情發展到了一定階段成熟的過程,它是愛情收穫的季節。沒有婚姻的愛情只是一個模糊的畫面,而婚姻是畫中真實的美景。有了婚姻才有了美好而充實的生活,才有了兒女繞膝的天倫之樂。 如果愛情只是一種單的愛,不摻雜家庭的成分,很難體會愛在兩個人心中的深愛程度,很難體會愛的真諦,因為處在愛情中...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