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記得從小開始,因為我只有一個人,
沒有兄弟姐妹可以幫忙,所以我必須懂得自己照顧自己。

因此四歲的時候,我就常常一個人看家,我非常懂得和自己相處。
沒想到上了小學以後,我一直被冠上「自私」的形容詞。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一直不了解為什麼,我檢討自己哪裡做錯了?
有什麼地方不對?直到念了心理系,開始接受諮商輔導的訓練,
才明白問題出在哪裡。

我都做得很好,只在一個地方出錯,就是「把自己照顧得太好了」!

例如參加活動,到了活動會場,我一定找一個自己覺得坐起來很舒服的位子,
給自己倒一杯水,然後就安安靜靜的等活動開始。

但是別人不是如此,他們一定到處打招呼,幫忙端茶水、分送資料
在我眼裡,我覺得這種人很無聊,要喝水,自己倒就好了,幹嘛要別人服侍呢?
更何況,又不是每一個人都要喝茶。

等我了解原來照顧、關心他人,是人際之間很重要的一種潤滑劑時,
已經是大三以後的事了。



嘗試由不同的途徑發現樂趣

有一位離鄉到台北工作的朋友告訴我,她曾經有一段時間非常厭惡台北,
討厭台北的人、台北的吃、台北的一切。她在台北,就是為了賺錢,
每天的生活就只是在公司與租來的房子之間來回奔波。
這樣的感受持續了二、三年。

有一天,因為道路整修,她必須改走其他的路線,竟然在灰色的都市森林裡,
看到一座自小就熟悉的土地公廟。第一次經過時,在廟前拜了一拜,
以後就常常特意繞過來探望土地公。但也經由這樣一繞,她繞出興趣來,
放假時不再只是待在屋裡「補眠」,她忽然發現是「自己」活在這個都市裡,
她要去多認識、了解這個都市。現在仍然未婚的她,有時會打電話來告知親朋好友,
她發現了哪裡有好吃、好玩的。



疲憊的世界需要不斷的活力

這是一個需要活力的世界。電視上的廣告不斷告訴您,喝了什麼可以增強您的活力,
連廣告裡的演員也是停不住的在跳舞,因為這是一個疲憊的世界。

有一次,代朋友的班,去一家美容院上課,由於他們工作時間的關係,
所以課程是從晚上十點開始。雖然從事美容工作的人都很年輕,體力應該不錯,
但一天下來也是頂累的。望著這一群睡眼惺忪的孩子,我還是跟承辦人建議,
不需要把工作人員逼得這麼緊。

也曾經聽過有一家公司辦理員工在職進修,地點選在市郊的名勝山莊,
可是課程的安排是從早上八點半到晚上九點鐘,理由是避免員工下課後玩得太兇,
所以乾脆上課久一點。因此,我常覺得,員工會變笨,都是被公司逼的。



一花一世界,事事都可以活化生活

心理學上有一個實驗,將老鼠養在可以通電的籠子裡,籠子分左右兩邊,
中間有一個隔板。當右邊通電時,老鼠會跳到左邊;
電擊左邊時,老鼠會跳到右邊。

請問,兩邊一起通電時,老鼠會怎麼樣?
剛開始,老鼠會兩邊亂跳,等牠發現不管怎麼跳都沒有用的時候,牠就不動如山了。

這個研究的結論叫「習得的無助」,用在人的身上,就叫做「皮」或「疲」。
試想,在一個動輒得咎的組織裡,在一個用無限多法規管制員工的單位裡,
工作人員不是一動不如一靜嗎?不是很容易就失去熱忱嗎?


別被習慣限制了自己,廿一世紀是屬於有創造力的人。
如果您的工作是呆板、無趣的,不用急著換工作,因為您反而更有時間、
精力去活化您的生活。一花一世界,願意讓自己去碰觸不同的事物,
這個地球才是在運轉的。 

生命,不會只是一帆風順有高潮,當然也會有低潮的時候;但是,不管是怎樣的情況總是不會逗留太久;於是,學會去接受它解決它放開它,不管喜不喜歡,它都只是個片段。我有位女性朋友,非常地會賺錢,在目前這樣不景氣的情況下,她每月依舊保持著月入百萬的紀錄,只是這些賺進來的錢又輾轉的送到別人的口袋去了。因為前幾年她...

愛是需要說對不起的。世上除了親情之外,並沒有不需要說對不起的愛。一句「對不起」,曾經是多麼難以啟齒也好,有一天,你知道如果你不說,你便會失去很多甜美的幸福。當你做錯了事...當你傷害了他...當你固執得不可理喻之後...為甚麼還要堅持不肯道歉呢?你不道歉,他不會知道你心裡的歉意。你有多少歉意,就有多...

有一天在捷運站, 看到一對 正在爭吵的情侶, 可能已經糾纏了不少時候。 只見那個男的 氣急敗壞大聲嚷嚷: 「妳到底真正要什麼?」 那個女的低著頭、抽泣著:「你為什麼總是不知道?」 突然感覺,這個畫面怎麼那麼熟悉?&nbs...

註:本文為以前年度文章。祁六新是國軍松山醫院的義工、邱光明是牧師、任將達是水晶唱片負責人、劉俠是知名作家,他們在受傷、負債、生病的絕望關頭,都想自殺或曾自殺,然而他們都站出來說,只要活著就有希望,一定有好事情發生。祁六新在十八年前擔任陸軍中校時,一次部隊演習意外造成第三、四、五頸椎受傷而癱瘓,連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