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已經是夜裡十一點,我還在逐浪酒吧里瘋狂。我已記不清這是多少個夜晚,只是記得,蘇小茉已經離開一個月,而我就是在用這種笨拙的方式證明自己失戀了。

蘇小茉是校花,追求她的人很多。我也喜歡蘇小茉,為了從眾多追求中脫穎而出,我精心為她設計了許多意想不到的浪漫。尤其是畢業那天,我在好哥們劉石的幫助下,用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在蘇小茉的寢室樓下,鋪設成一顆大大的紅心。我站紅心的中央,大聲地喊著:蘇小茉,我喜歡你。一遍又一遍。所有的寢室窗戶都打開了。一時間,尖叫聲迴盪在整個寢室上空。當耳朵戴著MP3的蘇小茉被室友拉到樓下的時候,她整個人都呆住了。那一刻我心裡說不出的得意。我走到她面前,剛想說些浪漫的情話,卻看見蘇小茉的眼中有淚,而我也讀懂了其中的含義,那不是感動,而是憤怒。蘇小茉就這樣拒絕了我,之後一個人去了陌生的城市工作。

手機上第六次顯示劉石的來電時,我按了接聽鍵:“哥們,你在哪,能來接我嗎?”之後,眼前一黑,什麼也不知道了。

早上起來,劉石不在,桌子上放著一張字條,上面寫著:志洋,昨天你喝醉了,我來不及和你說,我弟弟出了車禍,我得趕回家裡一趟。還有,別再喝那麼多酒了,如果蘇小茉在,她一定不願意看到你變成這個樣子。我給你整理了一些招聘單位的資料,在抽屜裡,你有空的時候看看。

男兒有淚不輕彈。我抬起頭,用力地吸了吸鼻子,能交到這樣的兄弟,我何其有幸。大學四年的上下舖,讓我和劉石成了最好的朋友。畢業後,我們一起合租了這間公寓,劉石很快就找到工作,而我把全部的時間都用來療傷。劉石知道我所有的感情,但他什麼也不說,只是在我喝醉酒的時候把我接回來,然後靜靜地聽我說著醉話。

這時,公寓的電話響了,我急忙接聽,不等我說話,電話那端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態度很是惡劣:“劉石,你的手機為什麼關機,是不是存心躲著我?我看你叫劉石真的沒錯,心比石頭還要硬。”這丫頭是何許人,竟然敢這麼說我兄弟。我沒好氣地說:“你才認識他多久,他是什麼樣的人你了解多少,憑什麼說他的心比石頭硬?”女孩顯然愣了一下:“你不是劉石,你是誰? ”

“我是誰你管不著,還有,人家的心是不是石頭,跟你有什麼關係?”說完,我狠狠地掛斷電話,心裡說不出的暢快。女孩隨即又打來電話,這次她的語氣明顯改善了許多:“剛才是我態度不好,很抱歉,我是因為有急事找劉石,又聯繫不到他,所以情緒比較激動。”見她態度好轉,我也不好再為難人家,只好如實告訴她劉石的弟弟出了車禍,他趕回老家去了。

“弟弟?車禍?”電話那端的女孩開始喃喃自語。我有些不耐煩,問她找劉石到底什麼事?她猶豫了一下,告訴我,她是大力網絡公司的老闆,叫安雯,前幾天和劉石簽了一個設計遊戲軟件的合同,說好今天劉石要去公司拿遊戲腳本,可到現在也沒看見劉石的影子,電話也打不通,如果因為劉石方面的原因,耽擱了這款遊戲軟件的完成,公司損失會很大的,劉石也要按合同賠償違約金。

我一聽,賠償違約金可不是鬧著玩的,口氣也不像剛才那樣理直氣壯了,忙說劉石家裡有事,暫時回不來,我和劉石學的是同一專業,要不,我先替他設計怎麼樣?安雯有些為難,但權衡利弊,還是同意了。什麼是死黨,就是在關鍵的時候為他兩肋插刀。我換了衣服,急匆匆地趕到大力網絡公司。

安雯比我想像的還要年輕,大方漂亮,給人一種精明幹練的感覺。我暗自為劉石捏了把汗,有這樣厲害的女老闆,劉石的壓力可想而知。拿起遊戲腳本,我就要告辭,沒想到,安雯叫住我,邀我中午一起吃飯。

這女人又想幹什麼?我禁不住有些納悶。席間,她一直在問我劉石的事情,原來她喜歡劉石,我心裡暗暗偷笑。只是劉石這小子口風也太緊了吧,竟然一個字都沒跟我提過。我仔細地打量著安雯,各方面的條件都不錯,也應該是劉石喜歡的類型,我決定幫劉石確認一下:“你是不是喜歡劉石?”

安雯剛喝的一口咖啡差點噴在我的臉上,怔怔地看了我半天,說:“如果我說是,你會幫我追求他嗎?”這女人真爽快,這點我非常欣賞。於是,我做了個OK的手勢,包在我身上。

僅僅隔了一天,我就後悔了。這個安雯簡直就是野蠻女友,天天打電話追問我劉石回來了沒有,不然就是問我工作進展得怎麼樣了,還不斷地打擊我,說如果沒有把握,就別浪費時間,趕緊打電話讓劉石回來。面對她的精神壓迫,我欲哭無淚,可為了兄弟,我忍住了。劉石的手機一直關機,我只好給他發短信,詢問他弟弟的情況,對於這邊工作的事,我隻字未提。

到後來,安雯更加變本加厲,為了催我抓緊工作,竟然還跑到我的公寓來監督。一進門,她就捏緊了鼻子,說屋子裡有股怪怪的味道,還有公寓的擺設品味太差。見她囂張的模樣,我靈機一動,說:“劉石馬上就要回來了,為了給他一個嶄新的環境,要不,你幫我們收拾收拾怎麼樣?劉石那還有一堆衣服沒洗呢。”末了我又補充說:“你也知道,我現在工作比較忙嘛。”

安雯白了我一眼,再次環顧了四周,終於無可奈何地收拾起來。安雯忙了一下午,我的公寓頓時煥然一新,為了犒勞她辛勤勞動,我特意親自下廚,煮方便麵請她吃。安雯在電腦前興致勃勃地聊天,我湊近一看,她竟然上的是劉石的QQ號碼!劉石連密碼都告訴這丫頭了,我頓時有些醋意。

突然,安雯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我以為電腦出了故障,仔細一看,不禁呆住了。安雯打開的正是劉石與蘇小茉的聊天記錄,從他們的聊天記錄上看,蘇小茉喜歡的人是劉石,而劉石似乎也喜歡蘇小茉,只是因為我的關係,一直不敢接受蘇小茉的感情。他們竟然還相約,等我找到喜歡的人,他們才會考慮在一起。

我承認,那一刻,我很失落,但想想安雯,她那麼喜歡劉石,該會比我更傷心吧。我顧不得自己心酸,想說些什麼安慰她,卻不知從何說起。

從那天以後,安雯沒有再打來電話,也沒有來我的公寓。我每天都在打劉石的手機,終於有一天,劉石的手機開機了,他說他馬上就要回來了,我告訴他,說我已經知道了一切,讓他別有負擔,要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別讓你的天使再流眼淚。掛斷電話,劉石給我發了一個短信:你,會怪我嗎?我回他: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兄弟。

遊戲軟件終於完成,我迫不及待地把它送到安雯的公司。說實話,她一直也沒再催我設計軟件的事,這讓我心裡毛毛的,其實我更擔心這丫頭會不會想不開。安雯坐在辦公室里辦公,似乎料定我會來,表情有些得意:“你終於來了?”

“你最近怎麼樣?”我問。安雯看著我,答非所問:“你呢?”我點點頭:“很好,精力充沛。”安雯點點頭,從桌上拿起一沓文件遞給我,我定睛一看,是一份要和我簽訂的勞務合同書。

我頓時吃了一驚,那劉石怎麼辦,以這丫頭的刁蠻脾氣,會不會是因為劉石喜歡的是別人,她就這樣報復他?安雯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扑哧”一聲笑了:“好了,你別胡亂猜了,劉石真跟我的公司沒什麼關係,這個工作本來就是針對你的。”

見我疑惑,安雯繼續說:“其實劉石是我的表哥,我知道你們是很要好的兄弟,而我也知道,劉石喜歡蘇小茉,因為兄弟情誼,他不敢接受蘇小茉的感情。有時我真挺氣你的,你究竟有多大的魅力,竟然讓我哥放棄喜歡的人。那天,我得知蘇小茉出了車禍以後,就給他打電話,問他的心到底是不是石頭做的,為什麼就不肯去看看蘇小茉,沒想到,這次,他真的開竅了,居然一聽到消息就跑去了。後來我一想,接電話的肯定是我表哥的好兄弟,因為之前我哥說讓我幫你介紹工作,我就索性臨時給你'安排'了一份工作,想考察你的同時,也想讓你慢慢接受他們相愛的事實——劉石的聊天記錄是我故意讓你看到的。”

我這才恍然大悟,竟然被這丫頭設計了:“你就不擔心我跟劉石因此斷交?”安雯嘴裡“哼”了一聲:“我倒寧願我哥放棄你選擇蘇小茉,那可是我哥一輩子的幸福,是你給不了的。況且,我覺得你不是真的喜歡蘇小茉,只是能追到校花,會讓你很有面子罷了。”

我有些不甘心:“餵,你怎麼知道我不是真的喜歡她?”安雯嘻嘻一笑:“因為你喜歡上了我呀。”“不可能,你少自作多情了。”我騰地站起來,慌亂地辯解著。安雯走近我,附在我耳邊悄悄說:“你別因為覺得吃虧,就不好意思承認,告訴你,我喜歡你,早就喜歡了,這下咱們扯平了吧。”

幸福就這樣從天而降,我再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順勢拉住安雯的手……



出處來源:http://www.xiaogushi.com/

李敏英家暴後再出發!緯來戲劇台今晚(23日)9點將推出由李敏英、鄭盛煥、宋在熙、韓多敏主演的【只屬於你】(原名:只屬於我的你),劇中李敏英慘遭婆家虐待,雖然嫁給律師老公卻被背叛,劇中的淒慘讓她覺悟要再度出發找回自己的幸福!李敏英說,她沒演過復仇戲,第一次接這種戲演得很過癮!她也提醒女性朋友,婚姻中如...

對家的嚮往 原生家庭對我而言,一直是我生命中的幸運。在我童年的記憶裡,雖然爸媽經常吵架,但隨著時間推移,他們竟也相知相惜地走過了大半個世紀,我非常感謝他們盡全力維持這個家的完整。 小時候,爸媽正全力衝刺事業,而我與哥哥姊姊年紀相差十歲,因此,我的童年幾乎是自己一人成長,也造就了我獨立的個性。從小我就...

  40歲是一個無奈的年齡界線,它是春天裡最後的一朵玫瑰,讓人眷戀,讓人遐想。曾經的青春,已經漸漸地遠離了我們,容顏、生理、身體各方面在40歲以後都會發生越來越大的變化,這個時候我們就不能再像青春少年時一樣肆意揮霍自己的青春,只能更加地呵護自己才能維持好的狀態。 以下圖片來源1、男人四十,...

  出自靠北婆婆原文: #‎靠北婆婆1435‬ 我真的受不了了 要來靠北一下我婆婆! 我跟我老公結婚五年要六年了,我婆婆一開始就不喜歡我 說我認識我老公沒多久就懷孕,所以懷孕時要求羊膜穿刺 但我拒絕 那有一定的風險.在加上我是原住民 她更討厭我,跟公婆出去還規定我不能說我是原住民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