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一個人在公車上遇到一個婦人和一隻狗,
不巧的是這隻狗還佔了一個座位,他因不忍疲倦,
所以便開口跟那位婦人說:「可不可以把妳的狗的座位讓給我?」
此時婦人裝作沒聽到。

那個人開始有點不高興了
但還是再問了一遍說:「可不可以把妳的狗的座位讓給我?」
這回這個婦人是拼命的搖頭。
那個人一火大,便把這隻狗丟到了車窗外去。

此時旁邊的說道:「不對的是那個婦人,而不是那隻狗。」
人們不也常犯了像那個丟狗的人一樣的錯誤嗎?
在盛怒之下,對錯誤的對象發脾氣,不僅無法改變現狀,也往往傷害到無辜的人。

狗只是聽主人的話,乖乖坐在座位上,牠並沒有錯,牠只是奉命行事,真正錯在那位婦人,但其下場卻是被丟到窗外去。

仔細想想,不也有許多情況與此類似嗎?

有許多小職員只是奉命行事,而他們並不具有對事情的決定權,
真正有決定權的是他們的上司,但卻常常遭到不明究理的無情指責或是辱罵,不僅無法讓事情解決,也讓小職員們委屈萬分。

反觀之,人往往也總是欺負弱小勢微者,
真正遇到有決定權者又是另一個180度截然不同的態度。
真讓人不禁感嘆,每個人都有一把秤,
有人用金子當作秤陀,有人用權勢當作秤陀,卻極少有人用心當作秤陀。



我有一陣子很刻意地去觀察身邊的男孩或男人錢包裏面都裝些什麽,鈔票是必然的,每個人擁有的多少不同罷了,但我最關心的是他們的錢包裏會夾著一張誰的照片。 第一次與那個男孩見面是很多人圍在一起吃飯,大家要散去時,男孩拿出錢包來埋單,在他合上錢包的那一剎那我發現一張照片,照片中的長發女子,雖不漂亮卻有幾分氣質...

我想我會喜歡一個人, 默默聽著陌生的歌曲猜測陌生的歌詞。 我想我會喜歡一個人, 等待著雨季來臨澆濕窗前的一株株小花。 我想我會喜歡一個人, 對著冰冷的屏幕打著冰冷的字懷著冰冷的幻想。 我想我會喜歡一個人, 靜靜窩在床邊看著那些痛到心裏的小說。 我想我會喜歡一個人, 望著遠方等著一份不知名叫什麽的期待...

頭發清香。 淡淡的。是你喜歡的味道。 月光微亮。 透明的。是我愛的色調。 一片雲。一朵花。 一棵就快要枯萎的樹。 說不清。道不明。 我愛上這樣的場景。 就像遇見你。 是我無法勾勒出的不知所措。 而擁有你。 像是一個永遠都無法醒來的夢境。       ...

結婚的日子定下來,他卻病了。是腸癌晚期。之前沒有任何征兆。所以來得太突然,突然得讓他和她都無法相信。可是。現實就是事實。 所剩的日子不多,醫生不無遺憾:盡量讓他開心地走吧。原本計劃了一輩子的攜手,如今只剩下可數的短短日子,又如何開心得起來? 知道結果之後,他細心地準備紅燭,給她備下了一頓簡單卻情意...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