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別在最後一刻說愛我

打開門,映入眼的是白的牆、白的花瓶、白的窗廉、白的櫃子、白的床和蒼白著臉,手上插滿細細導管的你。

靜靜的挺立在花瓶裡的天堂鳥,是你最喜歡的花朵;即使,它只是塑膠作的,你依然愛它不變。

夏天又快到了,窗外的枝芽漸漸茁壯茂密,而你在這裡,大約也過了半年了吧!

自從你住進醫院後,我從未停止每天來探望你,不厭其煩的為此一遍又一遍的穿上防菌衣,

戴上那總是會讓我的頭髮變得卷曲的手術帽,和比我的雙手還要大上許多的手術用手套,

這一切一切的不方便,全是為了你;為了看你,我甚至可以天天來這個我向來最討厭會聞到藥味的醫院;

只是,你從未用你的健康來回應我的付出。



你說你愛天堂鳥,因為,你想飛。

你想像那自由的鳥兒一樣翱翔漫遊在天際,你不要孤獨,也不要枷鎖,

只想做真正的自己,那個喜愛夢想,喜愛玩樂的自己。

但你總未曾替我想過,你只顧著追求著你的理想,不顧那遠遠跟在你的步伐後追得辛苦賣力的我。

我不高,跑得不快,就算我有再大的毅力,我也趕不上那永遠跑在前端的你…你自私…

「妳愛我嗎?」幾個月來,這句話已經成為你每天必問的問題了。

「愛。」答案一直是千篇一律,因為,這是我心中自始至終唯一對你的感覺。

但,我卻不曾問你同樣的問題,我懂你不願承諾,不給未來,

所以,我選擇當個聰明的女人,將自己擺在你心中的第二位。



我們的愛情向來比別人苦。打從我們開始交往之前,我早知道你已是血癌末期了…

我不在乎我們是否能天長地久,也不在乎朋友、家人的反對,

我只希望,在你生命的這段旅程中能留下我的足跡。

你的病,拖過了一天又一天,從你骨瘦如柴的手腳中,我看到了你條條分明的血管。

那原該是用來傳遞營養生命的血液,此時,卻讓我感到萬分厭惡,如果不是它的變異,

現在,你肯定是快樂活潑的和我在學校的各個角落記錄著我們的青春歲月,

而不是將你的人生全都砸在這間絲毫不帶生氣的病房。

你說:如果有一天,你死了,我會為你而哭泣嗎?

微微的笑笑,我的答案是不哭。

理由很簡單,我從不為不愛我的人而哭,你不說愛我,我不哭。

淩晨二點多,一通由醫院打來的電話,吵醒了我的美夢,緊緊忙忙的套上外衣、抓起皮包, 

顧不得自己身上穿的是家居服,也顧不得外頭下得正大的雨,我攔了部計程車火速的趕往醫院。

你的病發作了,來勢洶洶,呆呆的站立在急診室外頭,儘管裡頭正忙得昏天暗地,

此刻,我的腦子是異常的清醒。

終於還是走到這一天了,努力的撐了這麼久,你不說,我也知道,其實你心裡非常的痛苦,

你恨不得能趕快結束掉這折磨的一生,現在,你應該高興了吧!



時間,是靜止般的緩慢,好不容易,紅亮的手術燈熄了,

陸續走出來的醫生護士們,臉上全是一付惋惜的神色,

怨嘆著你的旅程如此的短暫…放棄了救援,主治醫師示意我們可以進去見你最後一面。

你的父母著急的衝進了手術室,淚流滿面的悲傷溢出深深的不捨。

是呀,是該不捨的,花了泰半輩子的時間,好不容易將孩子拉拔著這麼大,

想不到卻患了癌症,讓他們白髮人送黑髮人,任誰不傷心,不哀悼。



跟著踏進手術室,迎面而來濃郁的藥水混著血腥味讓我不禁一陣噁心,

走到你身邊,你沾著血絲的臉,不見生氣。

握住你顫抖伸出的左手,很冰…很冷…想到你就要變成一具沒有靈魂的空軀,

我的眼,變得灼熱,是淚即將湧出吧…我要忍…垂下眼瞼,我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妳愛我嗎……」他還是這句話。

重重的點點頭,不懂,他究竟想要的是什麼,證明他對我的重要性嗎?抑或是承諾。

「妳…會為我的死…而…哭嗎…」硬是擠出這句話,有氣無力的語調…他的堅持,常讓我覺得莫名其妙。

「我不知道。」不再是不會,而是不知道,其實,我沒有自己想的那麼堅強吧。

「妳…會…的…」木然張大眼,他的話讓我一陣不安…不…他不會的…他怎麼能這麼忍心,

不讓我平平靜靜的接受他的離別。

「不…不要…」別說…千萬別說那個字…

「…愛…妳…我…愛妳…」隨著他的話落、心電圖的停止,我的淚也如雨般撒下。

你怎麼能這麼殘忍,非要讓我為了你的逝去而哀傷…你…

「大笨蛋……你這個懦夫、王八蛋、混蛋,你怎麼能這麼做,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用力的搥打著他已失去知覺的軀體,我的哭聲似乎顯得有些歇斯底里,沙啞著喉嚨,

我盡每一分力大聲得哭喊著…先前的那場美夢,原來只是暴風雨前的一場寧靜…



。。源自網路轉貼文,若有侵權煩請告知。。

男人的真愛只有一次,男人的愛一生只有一次,每一個男人都是這樣,他可以對每個女人說“我愛你”,但他一輩子隻會愛上一個女人。而當她遇到另一個更好的男人時,她會拿兩個人來比較,她會覺得遇到更好的是她的幸運。但男人不是這樣,當他愛上一個女人,真真正正的愛,他不會再愛上任何一個人。當這...

花謝了有再開的時候,月落了有再升的時候,只有人死了沒有再生的時候, 所以每個人應珍惜自己短暫而又光輝的一生。 ...

有些人看起來討厭,但不厭相,因為他討厭得可愛招人喜歡; 有些人厭相而且討厭,因為他厭相得可惡討人嫌棄。 ...

很多人看世界都會走向兩個極端,不是把世界看得絕對的好,就是把世界看得絕對的壞。 有時因一件小事可把世界抬到高空,同時也會因一件小事可把世界貶到地獄。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