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些情侶雖然分手了,但還是可以當很好的朋友。那種情形有點像是兩根曾經發熱發燙地燃燒過、一起為某個重要場合奉獻了自己的裡裡外外、但現在卻已經焦黑變冷的木炭,於是可以很人畜無害地擺在一起的那種感覺。

滿足又知足,知道彼此都不會再燃起對方的燃點了。應該是可以繼續當朋友的最大原因吧。

看到或聽到這種情形,朋友們總會露出一種異於常態、慈眉善目的表情,然後說聲「真好」。有時候乍聽之下,還以為跟聽到打噴嚏要說「God Bless You」是一樣的社會禮貌。

但不知不覺地,我和她就變成了這種分了手以後,依然還是可以好好地聊天的朋友。也可以一前一後來到老朋友聚會的場合,互相輕輕拍拍對方的頭,或者敲敲啤酒瓶,在嘈雜的Pub音樂中低頭湊在耳邊說:

「嘿,頭髮該剪了,看起來很沒精神喔!」或者:

「妳今天睫毛膏刷這種湖綠色,真的很閃閃發亮呢。」

諸如此類的、關心度與親暱度都拿捏得精準到無懈可擊程度的話。

但坦白說,這是什麼樣的「垃圾話」啊。

我很清楚自己心裡真正盼望的是,也許有那麼一天,我會真的狠下心來,像偶像劇裡的主角們老是站在屋頂、天橋的中間、或是海邊的岩石上,用很笨拙的斷句法這樣跟她咆哮:
「我—不—想—再—見—到—妳—了……也—不—想—再—聽—到—任—何—跟—妳—有—關—的—事—情—了……高—興—的……悲—傷—的……還—有—其—他—的—什—麼—的—都—不—想—了。」

可能是覺得越蠢的方法,有時說不定會比較有用吧。

好朋友第一次聽你絮絮叨叨地說分手的事,會無比用心地聽。

第二次,還會和你一起罵兩句、勸告,並且加上更多安慰的話。

第三次他出現後,每一個動作都會讓人覺得在演出這句話:

「你應該自己爬出來了吧。」

「你還沒爬出來麼?像不像男孩子啊你!」

原本以為是如同羊水般舒適的傷痛,在那一瞬間我才驚覺,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時間、有興趣、有體力,願意陪你沈溺在那個遺失了愛的陰溝裡面。他們希望你趕快好起來,趕快恢復正常人的生活,趕快交下一個女朋友,趕快變成一個幸福的人。

這樣,才有餘力來接受他的問題,而不是永遠在聽你的抱怨。……



摘不到的星星,總是最閃亮的。 

但是很多人一但摘到..遇到了..卻不懂得珍惜.. 

世上的感情事就是那麼矛盾 

摘不到的星星,總是最閃亮的。 

溜掉的小魚,總是最美麗的。 
錯過的電影,總是最好看的 

失去的情人,總是最懂我的。

這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有個想要尋找的人。 


歲月流逝,流不走我心中的你,將萬千思念託付那吉祥鳥,帶去我深深的祝福;時間阻擋不了那份執​​著,不管未來之路多麼崎嶇,你是我今生的牽掛。 有一支心曲,是我們所共有的,它用歡樂作曲,用理解作詞,用真誠和弦,用記憶塵封,時常用友誼打開共奏,朋友,你的友誼是我今生的幸福! 望著天望著地,就是無法望到你,說...

有些人很堅強,喜歡在流淚的人面前,開導逗笑;又無所不能,總是輕而易舉地幫助別人解決難題;為了理想,再苦再累也心甘情願。但面對自己的創傷,他們只會躲在角落裡看著傷口變大;只有面對最信賴的人時,才會丟盔棄甲,委屈地流下眼淚。在哭過之後,笑著擦乾眼淚,說,沒關係,我可以做得很好。 孤單不是與生俱來,而是...

有的人與人之間的相遇就像是流星,瞬間迸發出令人羨慕的火花,卻注定只是匆匆而過. 有時,愛也是種傷害.殘忍的人,選擇傷害別人,善良的人,選擇傷害自己. 有誰不曾為那暗戀而受苦?我 ​​們總以為那份癡情很重、很重,是世上最重的重量。有一天,募然回首,我們才發現,它一直都是很輕、很輕的。 有些的時候,正是...

如果你不愛一個人,請放手,好讓別人有機會愛她。如果你愛的人放棄了你,請放開自己,好讓自己有機會愛別人。有的東西你再喜歡也不會屬於你的,有的東西你再留戀也注定要放棄的,愛是人生中一首永遠也唱不完的歌。人一生中也許會經歷許多種愛,但千萬別讓愛成為一種傷害。 曾經認定的一切,在年華匆匆而去的時候,只能搖...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