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出遊也可以很時髦Céline的時髦旅行新義

text/吳國瑋  pic/Céline

我希望打造出一個適合女性四處旅行,且穿著起來感到舒適愜意的系列。它也必須適合收納,符合女人渴望優雅的天性。──Phoebe Philo

 

丹麥藝術家FOS可說是世界上最了解Phoebe Philo的人之一,身為親密摯友,Philo多次邀請FOS操刀全球Céline旗艦店的空間設計,這回更進一步請他打造春夏秀場。堅實的沙土地面上,FOS掛起橙橘、鵝黃和水藍色布幔,形成一個縱橫交錯、活力律動卻又簡約純淨的空間。畢竟關於旅行,Philo設想的永遠和其他人不同,沒有大張旗鼓的景物取材,沒有恣意奔放的繽紛色調,Philo顯然將她的旅行意念拉高到心靈出遊的層面,而FOS的布置是很能相互呼應的。

一個女人旅行途中各種場合和心情所需的穿著是Philo本季的樣式範疇,以最私密的維多利亞風襯衣洋裝開場,從蕾絲、針織毛呢、絲緞到皮革和佳績紗,從中性褲裝、優雅長洋裝到帥氣的風衣不一而足,連續三季標榜的不對稱結構這回完全不見蹤影,顯見實穿主義是Philo本季的設計理念。雖然垂墜肩線、收腰輪廓和落肩、羊腿袖等剪裁,都為系列注入柔美曲線,然而Philo終究是Philo,她仍以黑白雙色搭配沙褐土色貫穿系列色調,堅守一貫的簡約冷靜路線。畢竟,知性而優雅的女子,才是Céline最本質的樣貌。

本文出處

1913年,日本精工(Seiko)打造出第一支國產腕錶Laurel,以英文「桂冠」或「勝利」命名,帶有如同進口品般高品質的意味,反映出當時深受西方影響的風氣,以及國際化的腳步,同時對於大和製錶歷史而言亦是里程碑。2013年是精工製錶100周年,已在國際鐘錶市場中自成一派風格,而面對未來100年的期許...

1913年,日本精工(Seiko)打造出第一支國產腕錶Laurel,以英文「桂冠」或「勝利」命名,帶有如同進口品般高品質的意味,反映出當時深受西方影響的風氣,以及國際化的腳步,同時對於大和製錶歷史而言亦是里程碑。2013年是精工製錶100周年,已在國際鐘錶市場中自成一派風格,而面對未來100年的期許...

最近的天氣真的是冷到爆炸,每天都好想要裏棉被出門,沒有帶上暖暖包真的是會冷到吱吱叫,((暖暖包變成必需品了每天都在想要穿什麼才不會冷?要怎麼穿才不會像包肉粽,還好前一陣子失心瘋了敗了一堆毛衣和外套,才能讓我順利的在這陣子渡過冷到爆的日子,((不致於感冒最近好多人都在感冒,真的超可怕的啦!!也因為這些...

緞面上衣、千鳥紋短外套、羊毛長褲、 羔羊毛大衣,Lady Dior包,all by Dior。 馬甲洋裝、皮草外套、雙色高跟鞋、 金色弧形項圈,all by Dior。 羊毛針織上衣、千鳥紋褶裙、漸層染色 狐狸毛短大衣、信封手拿包,all by Dior。 羔羊毛馬甲洋裝、拼接皮草大 衣、水鑽網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