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其實,我一點都不介意你喜歡我啊

這個世界,總有你不喜歡的人,也總有人不喜歡你。這都很正常。而且,無論你有多好,也無論對方有多好,都苛求彼此不得。因為,好不好是一回事,喜歡不喜歡是另一回事。  

刻意去討人喜歡,折損的,只能是自我的尊嚴。不要用無數次的折腰,寂寞的夜晚你可能會需要她漠然的低眉。紆尊降貴換來的,只會是對方愈發地居高臨下和頤指氣使。沒有平視,就永無對等。

也不要在喜歡不喜歡上,分出好人和壞人來。帶著情緒傾向的眼光,難免會陷入褊狹。咬人的,你不能說它是壞狗。狗總是要咬人的,這是狗的天性和使命。也就是說,在盯著別人的同時,還要看到自我的缺陷和不足。

當然了,極致的喜歡,更像是一個自己與另一個自己在光陰裡的隔世重逢。願為對方毫無道理地盛開,會為對方無可救藥地投入,這都是極致的喜歡。這時候,若只說是脾氣、情趣和品性相投或相通,那不過是淺喜;最深的喜歡,就是愛,就是生命內裡的粘附和吸引,就是靈魂深處的執著相守與深情對望。

這是一場詭秘而又盛大的私人化進程。私人化的意思就是,即使無比錯誤,也無限正確。有時候,你的無數個回眸,未必能看到一個擦肩而過。有時候,你拿出天使的心,並不一定換來天使的禮遇。如果對方不喜歡,都懶得為你裝一次天使。誰也不需要逢場作戲。儘管,一時的虛情假意,也能撫慰人陶醉人,但終會留下搪塞的痛,敷衍的傷。

所以,這個世界最冒傻氣的事,就是跑到不喜歡的人那裡去問為什麼。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了,沒有為什麼。就像一陣風刮過,你要做的是,拍拍身上的灰塵,一轉身沉靜走開。然後,把這個不喜歡自己的人寂然忘掉。

 

 

一個人,風塵僕僕地活在這個世界上,要為喜歡自己的人而活著。這才是最好的態度。不要在不喜歡你的人那裡丟掉了快樂,然後又在喜歡自己的人這裡忘記了快樂。

勉強不來的事情,不去追逐。你為此而累的時候,或許對方也最累。你停下來了,你放下了,終會發現,天不會塌,世界始終為所有人祥雲繚繞。

誰都在世俗的泥淖裡扑騰著。有的人天生是來愛你的,有的人注定要來給你上課的。你苦心經營的,是對方不以為意的;你刻骨憎恨的,卻是對方習以為常的。喜歡與不喜歡之間,不是死磕,便是死擰。然而,這就是生活,有貼心的溫暖,也有刺骨的寒冷,不過是想讓你的人生,變得更加豐富,更加完整。

在遼闊的生命裡,總會有一朵或幾朵祥雲為你繚繞。與其在你不喜歡或不喜歡你的人那裡苦苦掙扎,不如在這幾朵祥雲下面快樂散步。天底下賞心快事不要那麼多,只一朵,就足夠足夠。

多年前的一場意外,使我由正常人一變而為暗啞殘障,其中的人情冷暖,常令我垂淚。坦白地說,我對人性是有些失望的,尤其在工作上受到的排擠和冷漠,使我幾乎已提不起求職的勇氣,但生存的問題,逼得我必須再三地去懷抱希望,再次接受被拒絕的打擊和刺傷。 輾轉多次之後,我透過社政單位的安排與推薦,進入一新聞...

有位高傲的富婆,在一家昂貴的餐廳裡,一直抱怨這樣不對,那樣不好。侍者耐著性子直賠不是。但這位富婆的氣燄反而越發囂張,隨而指著一道菜對侍者說,「你說,這叫做食物?我看連豬都不會吃!」,侍者終於按捺不住,對這位富婆說:「太太,真的是這樣嗎?那麼,我去替妳弄點豬吃的來。    一個是「...

“ 朋友是我們選擇的家人。”一段好的友情,值得我們去享有、呵護。而一項澳大利亞的實驗發現,擁有好的朋友比好的家人能幫助我們更長壽。那麼,怎樣才能讓你的友誼長存,乃至保持一生呢? 正如作家Edna Buchanon說的:“朋友是我們選擇的家人。&rdqu...

你發覺了嗎? 愛的感覺,總是在一開始覺得很甜蜜, 總覺得多一個人陪,多一個人幫你分擔, 你終於不再孤單了,至少有一個人想著你, 戀著你,不論做什麼事情, 只要能一起,就是好的.... ....但是慢慢的,隨著彼此的認識愈深, 你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