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今天陪朋友出去買東西,他要開車的時候我突然發現他的側鏡貼了好幾層膠布,問他為什麼,他氣憤的告訴我,昨天他在超市買東西,買完回來的時候才發現側鏡已經被人A到了,我聽了也只能摸摸他的肩膀,安慰他一下,沒想到朋友越來越氣 “連個聯絡方式都不留,這樣就跑了,真的很可惡耶!” 我愣了一下,笑著問他 “如果是你撞到別人的車,你會留你的聯絡方式嗎?” 他不好意思的摸摸頭 “不會……..可是是我的車耶!” 



這樣的故事其實很常在日常生活中出現,每當我們覺得自己遭到不平等待遇時,總會怨嘆是其他人不對。 一個考試考差的學生說,還不都是教授太機車,不然我一定考好;一個剛被炒魷魚的員工很氣的說,平常老闆不把人當人,老要加班什麼的,現在年終沒工作,真的不知道該如何生活才好………….或許聽他們的一面之詞,我們會覺得他們說得沒錯,但反過來以別人的立場想一想,或許那個教授正在看著那個學生的考卷,一邊搖頭 “這麼簡單的題目都不會寫,唉……….” 同樣的,那個老闆很可能說 “最近公司都已經做不太好了,你還在那邊混加班又怎麼樣? 你加了班做出來的東西連人家不加班做出來的東西還要差!”



大家總是覺得“自己”跟其他人與眾不同,應該要享有特權,但仔細想想,這世上又有哪個人不是獨立的呢? 如果每個人都需要特權,那是誰需要提供這些特權? 當然沒有,每個人都要自己努力活下去,如果不加把勁,很可能就會被時代的洪流給吞沒。 很多的事情都能當作是對自己的磨練,因為你不可能去改變無法改變的事實,,一昧的栽贓別人有什麼用,有誰會理你? 沒有人,大家都自顧不暇,怎麼會有這時間來當你的大恩人,就算他們真的幫你,那推託的性格能夠改得了嗎? 會不會到最後又說是那大恩人根本就幫倒忙,其實一點用也沒有? 每件事都有它背後的意義,就算一開始一直沒辦法上軌道也沒有關係,只要用正確的態度來看這個世界,這算失敗了也有它獨特的樂趣。



成功的果實,只有公平看世界的人才擁有

很多年前,我讀到李叔同在杭州出家的一段西湖邊楊柳依依、水波灧灧,沒有比西湖更合適送別的場景了。1918年的春天,一個日本女人和她的朋友,尋遍了杭州的廟宇,最終在一座叫〝虎跑〞的寺廟裡找到了自己出家的丈夫。38歲的他原來是西湖對岸浙江省立第一師範學校的教員,不久前辭去教職離開學校,在這裡落髮為僧。十年...

~1~   二○一○年九月二日,晚上十點十四分 她有點昏沉。感覺不錯,像包裹在剛由烘乾機取出的熱毯子裡,但她清醒之後才驚覺自己身在何處,這裡絕對不是好地方。 她坐在廁所隔間裡,身體往前彎倒,臉上滿是淚痕。她在這裡多久了?她緩緩站起來走出廁所,在劇院擁擠的人群中推擠,十九世紀水晶吊燈璀璨輝煌...

相關連結:第一章試閱  ~2~ 二○一○年九月三日,凌晨四點十六分 這是哪裡? 怎麼回事? 我淺淺吸氣,試著想移動,可是我的身體不聽使喚,連手指和手掌都動不了。 我終於睜開雙眼,感覺很乾澀。我的喉嚨好乾,甚至無法吞嚥。 很黑。 有個人和我在一起,也可能是東西。那玩意發出巨響,像是鐵鎚敲鋼板...

如果妳的另一半開始這樣對妳,那...不要再留戀了,分手吧... 冷處理分手第一階段:他突然很忙 他突然很忙,當你還沉浸在熱戀的喜悅中的時候。 你的反應就是:我要乖一點/或者他怎麼那麼忙,你克制自己減少聯繫頻率 而他不會一點也不理你,偶爾也給你發發短信,打打電話 可惜已經不會有像聲詞,比如原來的&ld...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