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兩種老公 兩種人生

A:她:「老公。我晚上不想刷牙了。」
他:「隨便你,等你有了蟲牙可不要叫疼。」
她靜靜的沒有說話,我有了蟲牙你不會心疼嗎?

B:他們坐在一起看韓劇吃零食。她困了要睡覺。他說「剛吃了糖,刷牙再睡!」
她:「我困,不想動,不刷了。」
他起身,拿來擠好牙膏的牙刷,漱口水,還有可以盛水的空盆,端著盆哄著她把牙刷好,再把東西都收好。

女人多可憐。她對男人唯一的要求就是「疼她」。你可以什麼都沒有。只要你疼她。她就有足夠的勇氣把自己的下半輩子交給你。


A:他晚上下班。給她打電話「寶貝兒。我晚上和朋友出去吃飯。」
她:「你不是答應我陪我逛街的嗎?」
他:「改天吧!」
她默默地流淚。為什麼每次都是這樣?

B:他下班的時候打電話給她:「親愛的。別人給我一張奧運會的票。巴西隊啊!一會兒我去看球了啊。」
她:「哦。這樣啊。好吧。」
他:「怎麼不高興了?」
她:「你忘了。上週說好今天我朋友和她男朋友請我倆吃飯啊。」
他:「哎呀。對不起親愛的。我忘記了。那我把票給別人吧。我陪你去吃飯。」
她:「不要了。吃飯可以改天。或者你先去看。我們等你。」
他:「那不行。答應你的事情必須得做到。再說你自己跟他倆在一起像電燈泡似的。你肯定不舒服啊」
她:「沒事……」
沒等她說完。他很強勢的告訴她「好了。聽我的。你收拾一下。我一會兒去接你。」

其實女人不是不懂事。只是。她需要碰上一個懂事的男人。其實。情侶之間。是可以互相的。


A:他:「我晚上出去吃飯了啊。」
她:「幾點回家?」
他:「九點之前肯定回家。」
九點半,她:「你怎麼還不回來啊?」
他:「十點。肯定回家。」
十一點。十二點。一點。兩點……
後來。她不再打電話催他。因為她知道。對於不守承諾的男人。一切「肯定」都是「未必」。

B:他:「我晚上出去吃飯。九點之前肯定結束。然後我倆去看電影。」
她:「你能那麼快就結束嗎?」
他:「放心吧。我答應你了就一定能!」
快到九點的時候。他:「收拾一下吧。我馬上就到你家了」

信任。是在一件一件小事中建立起來的。


A:她生理期。身體不舒服。頂著疼痛洗衣服。收拾屋子。他坐在電腦前面玩網絡遊戲。
她幹完活。躺在床上。長出了一口氣。
他看了她一眼:「寶貝兒。辛苦了!」然後轉過頭。繼續玩他的遊戲。

B:她生理期。很難受。起身準備洗衣服。
他拽住她:「你去床上躺著。我來!」
她:「你會做家務嗎?你自己洗過衣服嗎?」
他:「不會做可以學著做啊。以後你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我當然得獨擋一面!」

女人需要的不只是甜言蜜語。哄她幾句。她也許會給你一個微笑。但是實實在在的呵護。她會對你一輩子的感恩。並且會回報給你一個溫暖的家。


A:她給他拿了一包榛子。然後她去洗衣服。
回來的時候。榛子已經被他吃得所剩無幾。

B:她拿給他一包榛子。然後自己去收拾屋子。
回來的時候。她看見電腦前面放了一堆剝好的榛子仁。

女人很感性。她炫耀你對她的體貼。就好像炫耀克拉鑽一樣。這麼廉價的買賣。用一點心思就能收穫無比的財富。


A:他說:「你是最好的。」
她問:「我哪好?」
他:「學歷高。能力強。長得漂亮。對我又這麼好。」
她笑了。

B:他:「你是我所遇到最好的女孩兒。」
她:「我哪好?」
他:「你對身邊的每個人都很友善。很無私。對人對生活總是很感恩。一個人有一顆善良的心。會讓周圍的人感覺到溫暖。你是我見過最善良的女孩兒。傷害你的人都應該下地獄!」她哭了。

一個人。是因為你對他好。所以覺得你好。
一個人。是因為懂得你的好。所以想要對你好。
幸福的戀人。首先應該是一對彼此欣賞的知己!

看完了,瞭解了嗎?其實大部分女人的要求其實很簡單,一份小小的心意,一個大大的感動...你怎麼就是不懂?

愛情其實只是有無意願 於是在分開之後你開始細數 細數你們之間每一個契合的個性與興趣 然後搞不清楚到底發生甚麼事情了 或是細數你們之間其實每一個不契合的個性與語氣 然後搞不清楚之前的你到底怎麼了 然後你才慢慢發現 其實在這世界上 你很難找到真的完全與你契合的人 你們總需要經過彼此的了解跟磨合 才能適...

我說過,我不要再想你,不僅僅因為你遠在天涯,而且因為,在你的身旁早已有了她。 但是我卻忍不住地總是想起你,在清晨的每一掬清水裡,在十字路口的每一次回眸裡,在不經意間打開的一扇窗戶裡,在我隨處可以看到的,你留下的點點滴滴裡。 我說過不要再想你,想你是一種痛,灼傷了我美麗的哀愁,連笑容也帶著一絲淒苦的憔...

穿著光鮮,神情憂鬱的女人,她的男人一般是事業成功,外帶小秘者。 一個潑婦型的女人,她背後的男人,也許就那種不善言語的老實人。 一個女強人的老公,必定是個普通人。 一個為錢奔命的女人,她的老公必定是個無能者。 一個精神出軌的女人,她老公肯定在思想上和她不是同一個水平。 世上的每個女人都是純情少女,一...

   你是我的過去,你會變成我,我卻無法變成你。如果不是那年你的白襯衫太耀眼,我怎會卑微地想要為你改變?     遇見你,是我生命裡甜美的一種憂傷,多少了夜裡,我站在窗前思念那個見過幾面的你,我知道,我只是你的過客,只是裡沿途風景裡的旁觀者。忘記時光...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