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她愛吃蘋果,卻不會削蘋果。她和他談戀愛時,第一次削蘋果給他吃。她削蘋果的樣子很特別,逆著削,且削下去許多的果肉。他看了,笑著奪去她手裏的蘋果,說等她削好了,他便只能吃核了。從此他不再讓她削蘋果,其實是怕她傷著自己的手。

 

後來他們結婚了,結婚後,她才發現他是真的愛她。她不會做家務,他幾乎包攬了他力所能及的一切。她喜歡寫作,業餘的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爬格子上。每次她寫東西時,他都會放一盤她喜歡聽的CD,然後坐在一邊,默默地削一隻蘋果。他削的蘋果皮薄且連刀不斷,還仔細地去了核,切開兩半給她。她覺得他削的蘋果是世上最好吃的,因為那種特殊的愛的味道。

 

她的寫作一直不太順,寫出的作品大部分石沉大海,少數有回音的也只收到微薄的稿費,她笑自己不值,卻依然不肯放棄自己手中的那支筆。她的這種情況一直到遇到傅朋才有所改變,傅朋是一家雜志社的主編,在一次筆友聯誼會上,他們相識了。他不凡的談吐給她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而她的美麗像早春的第一枝迎春花定格在了傅朋的眼裏。

 

在傅朋的指導下,她的寫作水平飛速進步,很快她便成了圈裏公認的才女並受到廣泛的關注,不久後她的第一本書面市了,銷量極好,她沉浸在成功的喜悅中。傅朋的博學、才幹以及一個成熟男人的魅力,使她的愛發生了偏移。雖然她知道不會有什麼結果,因為他是一個有家的人。可是她還是義無返顧地愛上了他,就像當初迷上寫作一樣。為了她這份愛情,她決定和他離婚。

 

那晚,坐在電腦旁,她一個字也沒有寫出,幾次話到嘴邊又咽下。他看出了她的猶豫,正在削的蘋果皮忽然自手中斷落,他不知是在怎樣的心情下聽完她離婚的理由,手中的蘋果皮不停地斷落、斷落,一不留神,刀子紮進了他的手中,血順著指頭滑落下來,他感到心裏陣陣疼痛。

 

可是,他依然削好去了核給她。她接過,在咬下第一口的時候,淚忽然流了下來,原本好吃的蘋果在她的嘴裏竟然沒有了味道。他們終於離婚了,她在感到輕松的同時,一抹疼痛開始在她的心裏蔓延開來,她在一天天的心靈煎熬中度過。因為她以為自己是在理智的狀況下選擇了愛情而放棄這段婚姻,她以為她做到了對感情負責,但令她感到奇怪的是,她並沒因這份愛情而感到心靈愉悅。而很多時候卻是這樣,在不經意的瞬間,她總會想起他,想起他為她削蘋果的樣子,心裏有一種割裂開來的痛楚。


自從她離開他以後,她再沒有吃過蘋果,因為每次拿起蘋果,她便會想起他們的婚姻。可是,有一天她還是忍不住拿起蘋果,她學著像他那樣連刀不斷地去皮,原來是那樣難,幾次蘋果皮險些因削的力量不均而斷掉,那是一份怎樣的耐心呢?她終於理解了他對她的那份感情,明白了她想要在婚姻中得到的東西是什麼,可是她卻永遠地失去了。

 

要找到真愛,便要找一個懂妳的人。

這個人也許並不是十全十美,但因為他懂妳,所以妳就認為他是十全十美的;就是這麼一個懂字。

 

懂是什麼?

當你遇到挫折時他不說一句損妳尊嚴的話

當你意氣用事時他絕不遷就而會娓娓解說事理給你聽

當你心情不好時他絕不和妳一般見事而大吵大鬧

當你遠隔千里難得見面時他也深信妳;當你愉快時他也愉快而且會告訴你

當你煩惱時他也煩惱但不會輕易告訴你……

懂是需要多少的瞭解多少的體諒多少愛心?

要找一個懂妳的人也許很難,但要有信心;找一個懂妳的人,也期許自己做一個懂他人的人。

不是每顆星星都能許願但是流星做到了,不是每朵花都代表愛情,但是玫瑰做到了,不是每個人都讓我分秒想起,但是你做到了。 流星到底多久才會有一次,是否值得我去追求,日木的櫻花到底美在哪裡,是否值得我去揣摩;生活的殘酷到底現實在哪裡,是否值得我去奮鬥,而你到底好在哪裡,卻值得我去用分秒時間去想你! 情緣象櫻...

每個人都有自己心中的愛,只是這樣的人是否存在,卻在於你的那些所謂的緣分是不是找到,同樣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所謂心結,如同心中被一把鎖鎖上了心門一樣不肯輕易的開啟,除非遇到一把合適的鑰匙去打開,這把鑰匙就是心靈的知音,愛情的伴侶,在沒有遇到那把合適的鑰匙之前而遭遇了所謂的愛情,受傷或者傷害別人就成為了必...

生命中人們總在找尋,每天忙碌的身影。每天過著同樣的生活。每天穿流不息的車輛,每天熙熙攘攘的人群。尋找,尋找,不知在尋找什麼。一個,兩個,三個。經過。當人們要找尋的東西就在手中的時候,發現世界也開始停止了。城市就像座空城。沒有了那麼多的身影,很多的人都選擇了離開。生活是該這樣嗎?有人離開,也有人無意的...

寒冬的天氣,已經冷得入骨,零落的葉子片片飄飛,灑下一地金黃的落寞。花兒用最美的姿態枯萎,以便能夠博得最後的一絲欣賞和憐惜。 風從四面八方吹來,吹落滿身的塵埃,莫名地,輕鬆。天氣微微的冷,而心情,卻比以往都感覺到暖融融,因為,這個冬天,不孤單。 一個人給一個人的溫暖,不需要海誓山盟的誓言,如溪水般潺潺...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