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如果讓我選擇做一隻什麼樣的動物,我說是蝸牛,一隻快樂生活的蝸牛。蝸牛走路很慢很慢,但自得其樂,身邊的美景看得比走馬觀花的人清楚多了。它們活動的天地小,所知道的事情也少,然而“不知道”不也是一種幸福嗎?

 

一隻脆弱的蝸牛經受不了資訊的大爆炸﹔它們“不知道”南山不老鬆在靜觀雲卷雲舒、花開花落中活得那麼久遠,不知道時間是如何催人變老,所以它們活得沒有煩惱,沒有恐懼。它們的需求降到最低,快樂卻隨之變得寬闊。

 

看法國經典自然紀錄片《微觀世界》,兩隻被陽光照射得晶瑩剔透、潔淨無瑕的蝸牛相親相愛,難舍難分,那一刻我極其感動,有愛、有幸福、有陶醉、有偎依的溫暖、有生命的圓滿存在,時間也會緩慢下來,而不是變成催迫的鞭子,生命的短暫又算得了什麼呢?應有的快樂,我已享有過,繁華過後,我在返璞歸真中自由自在,藐視死亡和喧囂的沸騰——我從蝸牛“波瀾不驚”的沈默中讀出這種“生活宣言”。

 

陽光不會將蝸牛的頭腦曬得發熱,我在院子裡的牆壁上、草叢中從來沒有看見過一隻為欲望發狂的蝸牛。因為頭腦的平靜撫平了狂跳的心,它們生活在溫潤當中,時間永恆的信念也平穩了它們忙亂的腳步,它們簡直具有貴族的氣質。當其他動物倍感迷茫的時候,蝸牛永遠知道自己從哪裡來,又要到哪裡去。

 

一隻蝸牛牽著另一隻蝸牛去散步,那種舒緩的優雅、高貴的寧靜,非常動人﹔我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我祇是知道時間在慷慨地回報我,因為心靈和情緒重新獲得澄澈純粹、悠遠綿長。在蝸牛那裡,無所謂孤獨、寂寞,即使祇有一隻蝸牛,也悠然自得。

 

它們常背負外殼走出來,朝身邊看,留意身邊的細節和故事,看似遲鈍、實在敏銳地看待這個紛雜的世界。跟陌生的蝸牛擁抱,用真誠的觸角交談,或者各走各道,沒有窺探和僭越的想法,這是一個井然有序、快樂隨意的小小世界。所有的蝸牛都活得謙虛而有意義,可能連意義都沒有,但一定覺得這樣生活著也是有意思的。

 

蝸牛教會我慢慢地靜下來,能夠瞭解到一朵花怎樣紅艷燦爛了周圍的時空,懂得一群螞蟻發生在地底下的迷人故事﹔

 

它們告訴我,祇是拍拍朋友的肩膀,一言不發,心湖上也會水波瀲灩﹔

 

我從蝸牛那裡希望自己以後不再迷信速度,緩慢也有所抵達,可能還別有洞天,認真品味就抓住了生活的要害,生活也許真是一場比賽,但最快的人並不一定總是贏﹔

 

我學了不少課程,但是都沒有告訴我如何做一個快樂的人。是蝸牛,讓我選修了人生的快樂。不給自己後悔的機會,祇要覺得正確,就流暢自得地向前行走,捨得用生命的“濃墨”去書寫所有的軌跡,不曾藏掖隱瞞,永遠銀白如雪,那其中的快樂自然就升華成為一種幸福。

如果真愛一個人,你會陷入情不自禁的旋渦中,情不自禁念他的好,情不自禁回憶和他一起走過的時光,情不自禁為他做一些事情,情不自禁在乎著他的一切。同樣,他愛不愛你,愛你有多深,你也是能夠感覺到的,而且這種感覺是相當真切和準確的,你不用騙自己,更不用勉強自己,如果真的不行,你要學會轉身。 ...

當有人說我愛你時,他不一定愛你,只是想得到你。當有人說我懂你時,他不一定懂你,只是想騙你。當有人說養你時,他不一定會養你,只是需要你的柔情。我們的一生,都活在謊言和面具中。所以,別聽他說什麼,而是看你得到了什麼。 ...

不要太愛一個人:愛一個人不要愛到十分,八分已經足夠了,剩下的兩分,用來愛自己。太愛一個人,會無原則地忍受他,慢慢的,他習慣於這種縱容,無視你為他的付出;不要以為你愛對方十分,他也會愛你十分,很多時候,愛都是沒道理可講的。 ...

上帝關上了一扇門,必然會為你打開另一扇窗。你失去了一種東西,必然會在其他地方收穫另一個饋贈。關鍵是,我們要有樂觀的心態,相信有失必有得。要捨得放棄,正確對待你的失去,因為失去可能是一種生活的福音,它預示著你的另一種獲得。大捨大得,小捨小得,不捨不得。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