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不應該否定自己的善,稱頌他人的惡。


“好人”這個詞,是一個抽象概念。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內涵、不同的標準。什麼樣的人是好人呢?關鍵是看以什麼為參照,用什麼做標準,站在什麼立場看問題。我認為,縱觀人類幾千年的文明史,好人首先應該是一個能夠努力生存且不危害他人和社會的人。這是“好人”最起碼的標準和道德準則。只有對“好人”有了清醒的認識,我們才能做一個清醒的“好人”,才不會在做不做與怎樣做“好人”這個問題上內心糾結。


做人難,人難做,我們祖先的祖先就發出過這樣的感慨。但既然出生為人,就必須做人,即使為僧為道,也仍然是人,無法逃離現實而在“真空”中生活。對於做“好人”的困惑,不只是現今這個社會存在,歷朝歷代這個問題都一直左右著人們思想和行為的進退。比如自古就有“好人難留種、孬人世上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惡人逞一時之勢、好人修萬世之福”,“好人沒好報”,“好人不吃虧”等等互為矛盾的民間俗語。儘管如此,好人還是得到社會上絕大多數人的推崇。沒有人一出生,父母就希望或教他做一個“壞人”或“惡人”。


在我看來,不管時代怎麼發展、怎麼變遷,社會需要的還是“好人”。因為人是群居動物,生存的競爭是局部的片段的,相互間的依存是長遠的全面的。我們要努力做個“好人”,不去有意損害社會和他人的利益,但是我們更要做個頭腦清醒的“好人”,面對紛繁複雜的人際社會,不盲從、不幼稚、不衝動,主動避免或防範社會和他人對自身造成的傷害。


要以平常之心對待局部利益得失,不以功利思想去衡量做“好人”的結果。既然有心做了某件對他人和社會有益的事,就不要在主觀願望上考慮所帶來的回報。有了這種心理,我們才不會在遭遇“好人無好報”之時,僅憑個別事件或現象而否定社會的主流,使內心失衡,引發過激的言論和行為。


要正確看待“惡人好報”現象,不以他人和自己一時一事的得失,否定社會,進而否定自己的善心。雖然社會上有不少人不擇手段獲得了不少好處,但這類人中不是也有不少人昨日耀武揚威,今日卻身首異處;昨日飛揚跋扈,今日成階下之囚;昨日光宗耀祖,今日家破人亡。相反,社會上那些本本分分、善良勤勞、忠厚誠信的大多數人,他們生活得幸福安寧,樂享天倫,更有事業有成、功勳卓著、彪炳史冊、流芳千古者,讓我們世世代代敬仰愛戴,口碑相傳。歷史證明,好人經得起時間的檢驗,經得起良心和道德法紀的考問。


要用辯證的是非觀念去做好人,不以助紂為虐、為虎作倀體現好人心腸。做好人之前,要分清善惡,否則有可能自食惡果。因為在惡人面前充“好人”,要么惡人把你當作惡人,要么你反被惡人咬上一口,有苦難言、有冤難申。 《伊索寓言》中有一則寓言叫《農夫和蛇》,那是我們小學就學過的。寓言講道,冬日的一天,農夫發現一條凍僵的蛇。他很可憐它,就把它放在懷裡。當他身上的熱氣把蛇溫暖以後,蛇很快甦醒了,露出了殘忍的本性,給了農夫致命的傷害。農夫臨死之前說:“我竟然去可憐毒蛇,就應該受到這種報應啊!”


時代呼喚好人,時代擁戴好人!我們不應該否定自己的善,反而去稱頌他人的惡。好人會有委屈之時,但好人決不會被社會淘汰和淹沒,決不會為人民和歷史所唾棄。惡人可能會有風光之日,但惡人終究不會有好的下場。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並非是迷信的勸諫,而是唯物辯證法物極必反的必然結果。好人是社會文明進步的希望,是人類和一個民族強大的基石。當然,在有些時候,我們做好人之前,還要量力而行,擇機而行,視情而行,既要把好人做實,又不要好心無意做成壞事,或造成自身的不必要傷害。

 



生活總和我們開著玩笑,你期待什麼,什麼就會離你越遠;你執著誰,就會被誰傷害得最深。做事不必太期待,堅持不必太執著;學會放下,放下不切實際的期待,放下沒有結果的執著;凡事要看淡、看開、看透一些,什麼都在失去,上一秒已經過去;什麼都留不住,過去的就別再翻回去,唯有當下的快樂與幸福。 ...

要學著懂事了,不要總讓父母擔心;我們長大了,就別什麼事都悶在心裡。真的有什麼傷心事,就和朋友講講;我們長大了,要學會關心人。不要任何事都要叫別人幹;真的,長大了,別再任性了,要明白,總有一天我們會擔起所有的責任。 ...

 想念以前的朋友,卻害怕重逢。不知道闊別多年後的重逢對大家來說是好還是壞,怕自己太念舊,怕他們改變太多,怕時間給了我們不想要的。所以、選擇把他們刻在我最美麗的回憶裡,放在心裡最柔軟的部分。這樣仍然可以保持曽經那樣的微笑,用曽經那樣的語氣,輕聲的問候一聲,嘿,你好嗎? ...

多希望有一天突然驚醒,發現自己在高三的一節課上睡著了,現在經歷的一切都是一場夢,桌上滿是你的口水。你告訴同桌,說做了個好長的夢。同桌罵你白痴,叫你好好聽課。你看著窗外的球場,一切都那麼熟悉,一切還充滿希望。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