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十月下旬,我去參加了國中的同學會,見到許多久未謀面的老同學與在國中當主任的班導師。近十年未見了,稍有成就的同學不在少數,有當老師的、當律師的、當會計師的、當竹科工程師的,努力點的,孩子都會叫叔叔、阿姨囉! 

席間,我見到了許久不見的初戀情人,但她是坐著輪椅而來的,說實在的,我非常驚訝!她怎麼了呢?是生病嗎?還是出了車禍呢? 一大串的問號在我腦海裡轉呀轉地,雖然分手也快十年了,心中仍是無法忘懷她的。

七年的感情,從青澀的年紀到大學生活,人生精華時代,是單親而早熟的她讓我懂得為別人著想的,
將心比心地待人處事。七年來,牡羊座的她從未跟我吵過一次架,發過一次脾氣,她總是會靜靜地讓著我發完脾氣,再好好地跟我講道理。 

國中畢業後,我的性情開始成熟,反過來換我鼓勵她、讚美她,她懂得激發我的潛力與長處,而我一直在她背後當她的最佳後盾及最佳軍師。在考完大學後,因為分數相近,我們決定選填同一所大學,
她深信以後會像李艷秋一樣坐上主播台,要求我陪她一同讀大傳科系,我沒意見,我們就從政大一路填到文化,但落點分析會在輔大。但後來她父親執意她要讀法律系,為了孝順,她只好把法律系擺在第一志願,她也只填了這所學校的法律系,而且她認為分數上不了,要我放心。 

放榜了,事與願違地,她考上了原本認為考不上的法律系,而我卻因差零點零幾分到了一所原本就以傳播聞名的學院。 

她難過地哭紅了雙眼,一直向我說對不起,我生氣嗎?並沒有,取而代之的是我拼命地找理由安慰她,跟她理性分析彼此不在同一所學校的好處,若不如此,否則依她的個性絕對會重考的。 

畢竟天秤座的深思熟慮是別的星座比不上的,但優柔寡斷、想太多的態度是需要牡羊座的積極與衝勁來調整的。所以我常說我與她是最完美、最幸福的一對,更編織美麗未來。

總而言之,我們是同學與朋友眼中最令人羨慕的組合,在上了大學後,面對沉重的學雜費及租屋費用,我不想給父母太沉重的經濟負擔,所以我要求家裡只提供學雜費,生活費我靠打工來賺取,也因如此,彼此見面的時間越來越少。 

大學的生活是多采多姿的,依她姣好的外貌,身邊的追求者越來越多。雖她早已宣示過名花有主了,我也不定時地陪她上下課,但厚臉皮的大有人在,不時地來糾纏她,該來的還是會來,大一下快接近學期末時,她經常有意無意的提及有個學長對她很好,她很無奈,希望我多陪陪她,不要給學長機會,她期末考結束後,她每天都來學校陪我唸書,
當時的我正在期末考,一天因為有堂課教授對我成績的計算方式不甚公平,與教授據理力爭無效後,心情大受影響,怕這學期拿不到獎學金。 

那天晚上接到她的電話,她說學長跟她表白,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當然拒絕他呀!」「有啊!可是.... 」與她講了2個小時的電話,也發現書還沒唸完,只想趕快收線,錯就錯在我最後講了不該說的話,「既然學長對妳很好,那妳去跟他啊!」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開始有啜泣聲傳來,她掛了電話,本打算隔天期末考結束後,好好地去跟她陪罪,但找了兩天找不到她,家裡電話沒人接,在她家樓下站了2天的崗,我想我真的傷她很重。 

兩天後,因為大專集訓上了成功嶺,我電話每天打卻沒人接,信每天寫也沒有回,最扯的是她竟沒來台中看我。 一個月後,下成功嶺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她,但她出國了,她去遊學,學長有跟。
她回國後,主動來找我,她說是她太任性,故意氣我,要我不要生氣,但我問她學長之事時,她卻沉默了。我直覺彼此有可能會結束,第一次有這種感覺,但我害怕這種感覺,為了下學期的生活費及學費,我還是必須每天忙於打工,到了開學時,中午我去學校找她,我發現她和學長在一起吃飯。 

當時的我認為一切都結束了,沒告訴她我來就離開了,自此倔強的我不再與她接觸,電話不接、信不看、面也不見,任朋友與同學在怎麼努力撮合與規勸,我總是無動於衷。我開始寄情於課業與工作上,甚至在畢業以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不想再碰觸任何感情。就這樣過了快十年,期間陸續聽到她與學長在一起的傳聞,傳聞中學長對她很好,也幫助她考上了律師高考。鼓起勇氣去跟她打了招呼,她果然有律師風範,臉上充滿了自信,話雖如此,但我還是看到她的笑容中帶著一絲尷尬,同學會結束後,她主動要求我送她回家,我義不容辭。 

途中,我們先回到了母校,我推著輪椅陪她走校園,她說這幾年都會有我的消息,甚至知道我正準備教書去了,她告訴我年底要結婚了,對象就是那個學長,也知道去年的一場車禍,讓她現在還必須坐著輪椅與復建,這段期間,是學長陪她走的,她決定接受學長感情。那一天,我去學校找她,看到她和學長一起吃飯,是因為學長要去當兵了,所以她請學長吃飯。她怕我誤會,不敢在校外請學長吃飯,多年來,學長為她付出很多,甚至協助她考上律師,但她始終沒有接受學長,因為她倔強地在等個人,直到她發生了車禍後。 

自此才發現,原來是我錯怪了她,送她回到家,在我上車前,她說:「你以前常說天秤和牡羊是最完美的一對,學長和你一樣是天秤座的,也是同一天生日喔!」

我只覺得胸口一緊,眼框也濕了,原來這就是心痛的感覺,我沒有讓她看見我的模樣,我沒有那個資格。多日來,心情仍是難以平復,但在一位同學的話中,我釋懷了,過去的讓它隨風而逝吧! 

她的話讓我明白,有緣遇到好女孩,我不會再讓她心痛,我暗自發誓。 


陽光再次灑下它的愛的時候,我在陽光下想你。安靜的夏天,沉悶,躁熱,還有我對你的思念。我用手遮住濃重的陽光,讓眼睛稍微瞇起,彷彿看到你的樣子。我告訴你說,每到夏天,我就會想到你。我說寂寞的時候,請伸出你的手,我在這裡,會感受到,溫暖的手,和你寂寞的心靈。我會千里迢迢趕來,來走在你的後面,告訴你,我愛你...

終於,我找到你了,像在冰雪覆蓋的荒原裡,發現了一間燃著爐火的小屋。 我從來沒有感到這麼溫暖。 可我找你找得太辛苦。我的心裡已滿是傷痕。 如果以我生命中的空白來計算,我等了你2年。 如果從我出生那天算起,那麼,我等了你21年。 如果只有一天,我就想你24小時,如果只有一月,我就想你44640分鐘。如果...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不太幸運的人,也是一個不太快樂的人。十八歲那年,我高中畢業,滿以為可以考上一所重點大學,誰知因為一分之差,我被錄取到了一所普通大學裡。儘管這所大學的環境相當不錯,也是不少同學夢寐以求卻求而不得的,然而我依然感到十分失望。接到錄取通知書時,我沒有絲毫的快樂和興奮,有的只是與重點大學...

她是一條鮭魚。秋天來了,她要回到她的家鄉。阿拉斯加東南部的冰川灣上,此刻正生機勃勃。森林裡有一條緩緩流淌的小溪,那就是她的家鄉,那就是她出生的地方。現在,她感到自己的身體中湧動著一種使命,刻不容緩,那是一種想要回家的強烈渴望。在這種渴望裡,她常常回憶起自己在小溪里的童年。現在,她將回去,回去把自己的...

Facebook留言板